距离京华楚家老爷子七十八岁生日,还有两天的这天上午九点,按照周舒涵的电话预约,叶盈苏和马剑,准时来到了公司的总经理办公室。

在公司担任生产副总的周和平,看到叶盈苏和马剑走进办公室后,连忙从沙发上站了起来,一脸热情的笑着和他们打招呼:“呵呵,夜总,小剑,你们来了。快,请坐。”

“周叔,才几天没见呀,你貌似变得更年轻了哈。”马剑笑嘻嘻的和周和平开了句玩笑,就走到沙发前,一屁股坐了下去。

在一年多之前,因为马剑及时调整好心态,对某个已经翘了的家伙改变了态度,从而赢得了他的信任,并死皮赖脸的利用他衙内的身份,帮着周舒涵建起了这个药厂,更是获得了百分之十的股份。

自从药厂的主导产品‘消炎生肌膏’投放市场以来,他就从中赚到了八十万的分红。

对于能够有今天这个‘辉煌战绩’,马剑很满足。所以呢,这家药厂为什么要换名字,他懒得去管。

而叶盈苏,自从踏入药厂后,就一直绷着脸,只是在周和平的谦让下坐在马剑对过的沙发上时,才勉强笑了一下,问:“周副总,周总呢,她怎么没在办公室?”

“哦,她的一个京华的朋友来了,现在可能是领着朋友去车间参观了吧。”

周和平很不自然的笑了笑,刚想再说什么时,走廊中就传来了脚步声。

三个人抬头向门口望去。

片刻后,周舒涵和一个个身高比她稍微猛点的男孩子,低声说笑着一起出现在了门口。

不过,当看到叶盈苏坐在办公室内后,周舒涵脸上的笑容,马上就凝固了,继而变成尴尬。

冷冷的扫了门口这一男一女后,叶盈苏垂下了眼帘。

这个经常来找周舒涵的男孩子,叶盈苏经过多方面的打听,已经知道他就是当年的龙腾七月秦玉关、和现任国安九局局长苏宁的儿子,秦关宁。

秦关宁的父母,都是那种足可以让叶盈苏仰视的大人物。

但叶盈苏却在刚才看向他时,眼里明显的带着不屑。

秦关宁的真正身份,马剑是不知道的。

不过,现在的马公子可不是以前那个没脑子的纨绔了,就算心里一直惊诧周舒涵为什么会喜欢一个男孩子,可他表面上却乐呵呵的主动向他打招呼:“呵呵,小秦,又来冀南找周总玩啦?”

“是呀,学校放寒假了嘛。”秦关宁淡淡的说了一句,就走进办公室。

秦关宁对周和平笑了笑,径自推开办公室里面套间的门,进去后随即砰地一声将门关上。

对马剑这种地方小纨绔,要不是看在他和周舒涵是合作伙伴的份上,心高气傲的秦关宁,肯定懒得和他说话。

秦关宁的冷淡,马剑也没在意,仍然笑呵呵的,一副没心没肺的样子。

倒是周舒涵,看到秦关宁这样后,微微皱了下眉头,随即脸上带着强笑的来到沙发前,向叶盈苏伸出手:“夜总,为了公司的事麻烦你跑这么远,真是不好意思呢。”

周舒涵站着,叶盈苏坐着。

周舒涵主动的向她伸出手,但她却看也没看周妹妹一眼,就更别提握手了。

曾几何时,周糖糖还看不起叶盈苏这个‘土包子’。

但现在,正是这个‘土包子’,却守着周和平与马剑,对她

的这个示好动作视而不见。

周舒涵的手,僵在了半空。

周和平和马剑,面面相觑,都没有说话。

周舒涵就这么伸着手的,站在叶盈苏面前。

她虽然是站着的,却感觉自己比叶盈苏矮了很多。

就像是根本没看到周舒涵伸出来的手那样,盯着地板沉默了十几秒钟的叶盈苏,从随身携带的包里掏出一份合约,扔在沙发前的茶几上,语气平淡的说:“周总,这是你分给我的那百分之十的技术股份,现在请你仔细看一下。”

“夜、夜总,你这是什么意思?”周舒涵伸出去的手,就像是她的声音,带着微微的颤抖。

叶盈苏没有说话,只是眉头微微的皱着。

“哈,哈哈,”见女儿遭遇如此尴尬,在商场上打拼了半辈子的周和平,连忙走了过来,从茶几上拿起那份合约,顺势塞到了女儿手中,打了个哈哈说:“糖糖啊,别愣着了,快看看夜总给你看的是什么东西吧。”

周舒涵咬了下嘴唇,鼻子一酸的连忙垂下头,低低的嗯了一声,拿着合约走到了办公桌后面坐下,右手抚着额头的,装作是在看合约,泪水却再也止不住的掉在纸上。

这大半年来,只要制药厂有这种场合,周和平和马剑都能看出叶盈苏对周舒涵的冷淡,他们心里也明白这是为什么。

可从没有看到像今天这样,叶盈苏半点颜面也没有给周舒涵留。

而他们却不知道该怎么做,所以只好装作没看到,借着周舒涵看合约的时候,坐在一起小声的说着闲话。

等了几分钟,估计周舒涵已经把合约看完后,叶盈苏从沙发上站了起来:“周总,我在上面已经写的清清楚楚了,你只要在上面写上你的名字,我那百分之十的股份,就可以无条件还给你了……从此,我们之间就再也没有丝毫的瓜葛。”

用手背擦了擦脸颊上的泪水后,周舒涵轻轻的吸了一下鼻子,强笑一声的抬起头:“夜总,当初送你这百分之十的股份……”

叶盈苏挥手打断周舒涵的话,面无表情的说:“当初我之所以收下这百分之十的股份,是因为他的原因。现在我还你这些股份,却同样是他的原因。虽说这次分红,我分了八十万,但这些钱,恰好可以支付楚铮保镖公司的二十个员工,在贵公司工作近一年的薪水。所以,这八十万,我就不退还了。”

叶盈苏在说到楚铮保镖公司时,刻意的将‘楚铮’这两个字说的特别重,重到就像是一把刀子,在周舒涵的心里,狠狠的刺了一下!

呆了很久,脸色苍白的周舒涵,才默不作声的拿起签字笔,刷刷刷的在合约上签下了她的名字。

叶盈苏走到办公桌前,伸手拿起其中的一份合约,掀到最后一页,看了看周舒涵的签名,然后嘴角一翘,挑起一丝冷笑的转身向门口走去。

看到叶盈苏好像要走,周和平连忙从沙发上站了起来:“哎,夜总,你这就要走吗?”

心里虽然看不起周舒涵母女,但叶盈苏却对周和平没什多大的意见。

所以她才停住脚步,扭头冲他笑了一下:“周副总,从此之后我再也和制药厂无关了。还请你尽快安排厂子的保安人员。明天,明天我将把所有的人撤走。”

说完,叶盈苏微微摇了摇头,然后将手里的合约撕碎,随手扔在了门后的碎纸篓里,就像多

在这个房间内就会染上什么瘟疫那样,脚步极快的走出了办公室。

听着走廊中的脚步声逐渐远去,周舒涵轻轻咬了一下嘴唇,接着低头趴在在桌子上。

看出女儿根本不在状态,周和平心里重重的叹了口气,强笑着对也感到很尴尬的马剑说:“小剑呀,看来今天的会是开不成了……”

“呵呵,周叔,不要紧的。”马剑赶紧的从沙发上站起身:“那就以后再说嘛,反正我有的是时间。咳,要不,我先回去吧?”

“好吧,那我送你。”

周和平点点头,和马剑轻轻的握了一下手,刚想与他向外走,办公室套间的门却开了,秦关宁走了出来:“周伯父,我去送马公子吧。”

周和平稍微一沉吟,看了眼此时趴在桌子上肩头不住抖动的女儿,嘴角动了一下,露出一个非常难看的笑容:“好,好吧。关宁啊,那你就代我去送送小剑吧。”

本想拒绝被人送的马剑,还没有说什么,却见秦关宁当先走出了办公室,他只好向周和平笑着点了点头,也快步离开了这个让他感到压抑的办公室。

……

开着一辆黑色奥迪的叶盈苏,顺着前往市中心的车流,缓缓的行驶在公路上。

在撕掉那份股权合约时,叶盈苏心里有了刹那间的解脱感。

一年多之前,她还羡慕周舒涵。

羡慕小周妹妹有常人难及的大家闺秀气质,羡慕楚铮为了她不惜动用楚家的力量力挺凡静上位,更羡慕为了她在街头痛扁韩国人……可就在叶盈苏做梦都在羡慕周舒涵时,楚铮却死在了一场意外中。

本来,叶盈苏以为,楚铮的死,周舒涵肯定会很伤心很伤心,她应该继承楚某人的‘遗志’,不遗余力的帮助小周妹妹。

这也是周舒涵接手药厂后,叶盈苏为什么在第一时间就派去二十多名保安,却一直拒绝要报酬的原因。

对于叶盈苏的支持,周舒涵肯定心中感激,故而以‘技术股’的借口,给了她百分之十的股份。

可让叶盈苏没想到的是,楚铮在死后不久,周舒涵就和一个男孩子走得特别近。

而且,据她打探到的消息证明:在楚铮死后才半年,凡静也改投了花系,将楚家对她的恩情抛的是一干二净。

小人!

当叶盈苏探明这两条消息的确属实后,心里立马对凡静母女做出了这个评价。

不过,就像是商离歌那样,叶盈苏也对楚某人可能还活着抱着一丝丝的侥幸……

直到前几天,楚某人的周年忌日过了以后,叶盈苏的心才算是拔凉拔凉的了,遂决定还给周舒涵那些股份,算是替某男提醒一下她:你们母女最好的仔细想想,为什么能有今天吧!

“唉,如果他要是在地下知道周舒涵这样快就变心了,恐怕会很失望吧?”

驾车来到长途汽车站的十字路口时,叶盈苏自言自语的喃喃说了一句,打开了左边的方向指示灯,准备转向。

喀嚓!

一辆蓝色的玛莎拉蒂跑车,就在叶盈苏轻打方向盘,将车子向左驶去时,忽然从几辆车后面闯出,直直的撞在了奥迪车的后车门上!

出于本能反应,叶盈苏猛地一踩刹车,霍地转头。

她看到:落下车窗的蓝色玛莎拉蒂中,有个男孩子正手拍着方向盘,冷冷的望着她。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