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警听到楚铮的大名后,马上就变得客气起来,并不是因为楚三太子的大名响彻到可以让世人皆知的地步。

人家执勤武警在知道楚铮的身份后这样客气,是因为在半小时,谢老爷子的秘书专门叮嘱过他们,说让他们留意一个姓楚叫楚铮的年轻人,他要是一来的话,就抓紧的通报。

武警摸起电话才说了两句,就很快的扣掉电话走了出来,对楚铮很很客气的说:“楚先生,王秘书说了,请你直接进去就行。”

“谢谢了。”楚铮道了一声谢,接过武警战士递过来的名片,大踏步的走进了合同。

他刚走到大门口,一个四十来岁的男人,和谢风云一起恰好从里面走了出来。

对于谢风云,楚铮还真没什么好感,甚至还在心里嘟囔:老子这么牛逼的人都懂得出来拜年,你小子也不出去转转?

那个四十上下的男人,可能就是王秘书了。

他在刚迈下台阶时就故意慢了一步,很聪明的突出了谢风云,借此来向楚铮表示尊重。

的确,能够让谢家九少爷亲自出门相迎的同辈中人,在京华超不过十位数。

就像是从没有和楚铮发生过任何矛盾那样,谢风云老远的就伸出手,脸上洋溢着真诚的笑容:“楚三哥,新年好!”

一年不见,这小子变得成熟了许多,能够将对老子的不满掩藏起来……楚铮笑眯眯的伸手和他握住:“九少新年好,呵呵,新年好。”

楚铮和谢风云客气了几句后,就在他和王秘书的陪同下走进了四合院。

可能知道楚铮要来了,前来谢家拜年的那些客人就闪避了,客厅里只有谢春仑老两口在。

楚铮之所以顾忌来谢家拜年,无非是去年的时候,两家发生过几件不愉快的事儿。

再加上前两天他谢妖瞳‘深入’的交谈了一番、到现在人家孩子还躺在在勾月小区的床上,他多少觉得有些做贼心虚。

当然了,谢妖瞳的事儿,谢家到底知道不知道,楚铮不敢肯定。

但正因为这样,所以他才觉得不自然,连带着给谢家长辈弯腰鞠躬拜年时,姿势都正规了许多。

谢春仑对楚铮的来拜年好像很高兴,而且还按照风俗给了他一个大大的红包。

楚铮坐了片刻后,就提出了告辞。

“呵呵,我也知道你还要忙着去别的地方,那就不留你了,等你以后有空了可以来玩儿嘛。”

看到楚铮提出要闪人后,谢春仑就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对谢风云和王秘书摆了摆手说:“风云啊,你去准备一下也出去给长辈们拜年,我去送楚铮吧。”

尽管对谢家没有好感,可楚铮听谢春仑这样说后,还是大吃一惊:“老爷子,您可别这样说,我自己走就行,哪敢劳烦您亲自送我?”

“楚铮啊,你就别客气了,走吧走吧。”谢春仑说着,当先走出了客厅。

楚铮无奈,只好对着谢风云苦笑一声的跟了出去。

在楚铮跟着谢春仑向院门口走去的这段距离中,老谢很自然的和他聊了几句家常,直到走到门口时才顿住脚步,转身上下打量着他。

面对谢春仑的打量,楚铮有些很不自然,强笑一声的:“呵呵,老爷子,您请留步,我走了。”

谢春仑点点头,然后伸手拍了拍楚铮的肩头,低低的叹了口气后,仰起脸的望着天,语气有些沧桑的说:“楚铮啊,我知道你和妖瞳、风云姐弟俩之间有过不小的矛盾……呵呵,你今天能够来我这儿,我感到很高兴。”

楚铮不知道谢春仑为什么要说这些,只是应负着傻笑了两声:“呵呵,那些都是过去的事儿了,我都已经忘记了。”

谢春仑没说什么,只是点了点头。

“那我走了。”楚铮说完,直起身子快步向门外走去。

在楚铮左脚刚出门口的时候,口袋中的电话响了,他刚想摸出来看看,却听到谢春仑忽然叫他:“楚铮。”

楚铮脚步随着谢春仑的声音一顿,他还没有转身就听老谢低声说:“以后要好好对待妖瞳。”

听到谢春仑说出这句话后,楚铮身子一晃,下意识的霍地转身,吃吃的问道:“老爷子,您、您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谢春仑嘴角抽搐了几下,随即明显的浮出一种叫做‘冷笑’的表情:“呵呵,没什么意思,就是知道你和妖瞳私下里结合了后,想劝你一句罢了,虽然她年龄比起你来说是大了些,但她毕竟是我谢家的……”

谢春仑接下来说了些什么,楚铮没有听到,因为他脑子里现在轰地响起了一个声音:你和谢妖瞳的事儿,人家已经知道啦,知道啦!

这肯定是谢妖瞳今早故意散布出来的,肯定是!你怎么可以这样利用我的善良?做人也太无耻了些……

等楚铮慢慢清醒过来的时候,人家谢春仑已经走进客厅了,谢风云正一脸笑容的站在他跟前:“楚三哥……哦,不对,我现在应该叫你大姐夫了。呵呵,本来在大姐离婚时我还替她担心呐,谁知道你们竟然这样快的走到一起了。嘿嘿,你们在除夕夜一起看烟花的浪漫,现在恐怕整个京城里都知道了吧?”

望着满脸‘祝福’笑容的谢风云,楚铮从牙缝里挤出一句话:“你信不信我会打碎你的脸?”

谢风云马上小鸡啄米似的点头:“信,信,大姐夫您说出来的话,我当然信啦。”

草你……姐姐的!

楚铮冷冷的扫了谢风云一眼,然后转身走下了台阶。

楚铮是怎么走出胡同口的,又是怎么钻进车里的,他在一阵急促的手机铃声响起前,根本不知道。

在这短短的五六分钟内,他就一直再想该怎么处理这件事,其中就有让谢妖瞳神永远闭嘴的办法。

但那样一来好像根本起不到任何的作用。因为从谢风云刚才的话中,楚铮已经听出:他和谢妖瞳一起在除夕夜看烟花的事儿,谢家肯定会利用他们的关系向外大力‘推广’。

如此一来,就算谢妖瞳死的无声无息,但谁都可以在第一时间想到楚铮。

“终日打雁,还是被大雁啄瞎了眼!”楚铮无声的苦笑一声,然后掏出手机,一看来电显示的是花漫语,在稍微犹豫了一下后还是接通了。

“楚铮……”不等那边的花漫语说什么,楚铮就淡淡的说

:“不用说了,我已经知道了,是谢家老爷子亲口告诉我的。”

那边的花漫语沉默了片刻,问:“那你该怎么办?”

“你去和爷爷解释一下吧,说实话,我现在也不知道该怎么办。”楚铮说完就扣掉电话,并直接关机,望着前面的一辆奥迪开始发呆。

谢妖瞳之所以在这个时候想办法将这个消息散布出来,所起到的作用绝不是只制造一点点小绯闻那样简单。

这还是个阴谋!

试想一下:楚铮刚和柴紫烟离婚没两天,他就和谢家大小姐同居了,而且还是在除夕夜……

是个人在听到这个消息后,首先的反应肯定是他们走到一起去了。从而,柴楚联盟彻底的被楚谢联盟所替代。这样一来,京华内的各大派系势力,肯定会做出一些相应的反应。

当然了,楚铮可以出来避谣,说这一切都是谢妖瞳捣的鬼。

可那样一来的话,不但直接将谢家彻底的得罪,而且楚铮也会被很多人不齿:谢妖瞳在这十多年来,可是一直蝉联京华第一美女宝座的!就算你是楚家三太子,但集容颜与权势为一身的谢家大小姐,好像也不输给你多少吧?人家会做这种自取其辱的事儿?

杀,又不能杀。辩驳只徒增别人的不齿,这的确是个很麻烦的事儿……楚铮仔细的考虑了很久后,才掏出一颗烟点上,自言自语的说:“都说树不要皮难活,人不要脸则难敌,还真是这样。呵呵,顺其自然吧,爱咋的咋的。”

无奈之下,楚铮只好暂时收起这些胡思乱想,在车载导航仪上找到花家的住址后,启动了车子。

……

京城花家的书房中,脸色非常难看的花渊博,正对刚从外面拜年回家的花残雨下命令:“你去胡同口等着,要是看到楚家那小子来见,就说我身体不舒服,已经休息了。还有,打电话给漫语,让她回家来住。她要是不回来的话,很可能得生出什么是非!”

依着花渊博对花漫语的了解,她绝不会坐视谢妖瞳这个卑鄙的做法。

花残雨微微皱了下眉头,有些为难的说:“爷爷,我感觉事情并不像是外界所传的那样,因为我很理解楚铮的为人,他肯定不会做出这样的事。而且漫语刚才也打过电话来说,楚铮是因为谢妖瞳被打伤后,才将她留在勾月小区的……”

花残雨还想说什么,却被花渊博的摆手制止住:“你说的这些我都明白,而且也相信楚铮在还没有和漫语商量的情况下和谢妖瞳发生什么。但你也别小看了现在外面的那些流言蜚语。在事情还没有彻底弄明白前,我们花家没必要在里面掺和什么。”

“可这也没必要不让楚铮进门啊。”花残雨在书房内来回的走了几步:“更何况,我估计漫语这时候也不会离开楚家的。”

“不管漫语回不回家,今天不能让楚家那小子进门。只有这样,才能让外人明白我们根本没把和楚家联盟当回事。”

花渊博冷笑一声:“呵呵,这条消息传得这样迅速,无非是谢老狐狸的一个手段而已,给人造成一种楚家那小子不顾漫语而钟情谢妖瞳的假象,利用舆论来造势,达到他所想要的一些目的。”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