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公园的中心,有一座仿制华夏古建筑而建造的小凉亭。

远处的灯光淡淡的洒在小凉亭中,可以看出那里面站着一个身穿黑色风衣的男人。

这个男人,一头的银发,双手抱着膀子动也不动的倚在立柱上,好像一根木头。

在2012中,有一个部门,叫做采购部。

采购部的性质,类似于华夏的国安局、美国的中情局。这个部门中的成员,基本都是本国的优秀特种兵或特工。

这个银发男人就是采购部中的一员,他最主要的工作就是向下面的人下达高层命令,其性质类似于军队中的‘传令兵’。

别人都因为他有着一双小而圆的眼睛、下巴留着一撮小胡子、一头银发的特征而叫他‘银鼠’,反而忘记了他本来的名字。

对这个名字,银鼠很满意,因为他觉得他就是一只喜欢躲在暗处窥探别人的老鼠。

看到谢妖瞳走进花园后,银鼠做了个老鼠遇到大米时习惯性的吞咽动作。

谢妖瞳快步走进了小凉亭。

“深夜打搅你的休息,很不好意思。”银鼠很绅士的道了个歉后,才很随意的坐在木质排座上,说话时的声音有些沙哑:“妖魅,你这样和目标光明正大的处在一起,是不是真心喜欢上他了?”

谢妖瞳款款的走到银鼠对过,却没有坐下而是背对着他望着远处的夜色,淡淡说道:“银鼠,你这个问题是上面人的意思吗?”

银鼠看着谢妖瞳那窈窕的背影,圆圆的小眼里闪过一丝狂热的摇头:“不是,是我自己的意思。”

“那我就没必要回答了。”

“可我想知道。”

谢妖瞳极快的反问:“凭什么?”

银鼠眼睛微微一眯,嘎声说道:“因为我喜欢你。”

谢妖瞳霍然转身,冷笑很明显的挂在嘴角:“可我不喜欢你!”

“那个男人哪儿比我好?我可以帮你……”

银鼠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谢妖瞳打断:“你没法和他比,真的,你根本无法和他比!他也许是个混蛋是个流氓,可他却是个人!而2012中的所有男人,却都是垃圾!嘿哦,也许你不是垃圾,你在他面前最多算是一只癞蛤蟆,想吃天鹅肉的癞蛤蟆!你觉得我这样的女人,会稀罕一只癞蛤蟆喜欢我吗?”

“你!”银鼠的整个身子,都被谢妖瞳这些话刺激的开始发抖,他腾地从排椅上纵起,左手闪电般的挥出,对着她的衣领抓去!

“怎么,想动手么?我劝你还是省省吧,因为你不是我对手!”在银鼠的左手将要抓到谢妖瞳时,她双脚一磕身子蹭地向后滑出一米,攸然顿住,微微歪着下巴的望着银鼠,远处的灯光映的她眼神清洌,却带着冷森之意!

“嘿嘿,我就不信你为了那个男人敢和我动手!”

银鼠嘿嘿的冷笑一声,身形一展欺近谢妖瞳,右手闪电般探出,五爪如钩挂着风声的向她左肩头抓去!

“那就试试吧!”谢妖瞳左肩一晃,身子再次后退至凉亭边缘,右脚脚尖后翘一蹬排椅,身子腾然跃起,纤腰扭动中娇叱一声,左脚呼的一个侧踢,对着他的下巴就狠狠的撩去

“你真敢反抗!?”银鼠头迅速后仰,在谢妖瞳的脚尖擦着他下巴飞过去时,他抬起的右手中已经多了一把手枪。

银鼠忽然亮出手枪的举动,谢妖瞳根本不在乎,甚至连话都懒的说一句,左脚刚落地,右脚已然腾起准确的踢在他的手腕上!

谢妖瞳既然被2012培养成新一代的杀手之王,连商离歌在初次和她交手时都没有占到多少便宜,何况银鼠这个‘传令兵’呢?

所以,在谢妖瞳兔起鹘落般的飞起右脚后,随着啪的一声闷响,银鼠手中的枪已经脱手而出,直直的向凉亭顶上飞去,然后撞在凉亭下面的顶子上,迅速反弹的坠下。

根本就没有抬头看一眼的,谢妖瞳在一个肘击击退银鼠后,右手向上一翻,将那把手枪牢牢的握在手中,随即向前一挺手臂,黑洞洞的枪口就对准了银鼠的面门:“别动!”

从银鼠动手,到被谢妖瞳用枪指着面门,最多也就是几秒钟的工夫,由此可以看出两人实力的差距。

谢妖瞳手指扣着扳机,用枪管顶着银鼠的眉心,向前走了几步,远处的灯光映出她嘴角那丝残酷的笑意:“银鼠,别以为你喜欢我,我就不敢杀你!自从加入2012之后,这个世界上就没有我不敢杀的人!不过看在你喜欢我份上,我可以给你五秒钟的时间考虑,该留下什么遗言。五、四……”

银鼠想继续后退,可凉亭的排椅却挡住了他的去路,他只能直直的瞪着谢妖瞳,看着她的手指在一毫一毫的往下压下。

按说,一个人要是被妖魅用枪指着,应该很怕才对,就算不怕也该紧张,但银鼠却不怕也不紧张,就这样看着她的手指,这让她很奇怪,却不愿意多想,准备喊完数字后,就开枪:“二……”

谢妖瞳刚喊出这个数字,银鼠就说话了:“我说!”

“说。”

“你不能杀我。”

“这就是你的遗言吗。”谢妖瞳舔了舔嘴唇,眼里全是讥诮。

“不是,这是我让你不能杀我的理由。我真的遗言是……”银鼠慢慢的抬起手抓住手枪,缓缓的说:“你今年的解药就在我手中,如果你杀了我,你就再也别想得到解药了!”

谢妖瞳一楞,脱口问出:“怎么可能?”

“哼,自从看出你喜欢目标后,上面就将你的解药交给了我,也让我当作你唯一的联系人!如果我死了,你就永远得不到解药了!”银鼠说着,慢慢的将手枪从谢妖瞳的手中拿过,然后左手一把揪住她的衣领向怀中一拽,右膝闪电般抬起,重重的顶在了她的小腹上。

“呃!”谢妖瞳闷哼一声,双手捂着肚子弯下了腰。

银鼠从来都不说撒谎,只要认识他的人都知道,也很清楚他这个好习惯的来历:在他14岁时,有一次,他那个爱酗酒的父亲问他有没有偷拿家里的钱,他说没有。可他那个父亲却不相信,愣是给了他几耳光,让他把钱交出来……

当晚的深夜,银鼠就趁着他父亲熟睡时,用斧头砍死了他,并在他临时前郑重其事的告诉他:我从不撒谎!

这就是银鼠,一个用他老子的命来捍卫他是个从不撒谎的好孩子。

从那之后,世界上就再也没有人怀疑银鼠的诚实了。

谢妖瞳也从来没有怀疑过,所以才信他的确拿着她的解药,所以才在被揍后没有反抗。

虽说楚铮曾经拍着胸脯的说他能找到解药的配方,但现在谢妖瞳不敢冒险,故而只能等着挨揍。

“臭biao子,还敢杀我?除非你也想死!”银鼠左手采住谢妖瞳的头发,甩起右手就对着她的脸蛋抽去!

“别、别打脸!”谢妖瞳一摆头,躲过了这一巴掌。

“臭美吗?嘿嘿,好啊,我不打你的脸,我不打你的脸!”银鼠桀桀的低声怪笑着,采着谢妖瞳的头发将她拎起,右手下弯,腾地一拳击打在她小腹上。

“不、不是!”银鼠的这一拳疼的谢妖瞳浑身都开始抽搐:“如果打、打脸,他会看、看出!”

“哦,我知道了,那我不打你的脸!”

银鼠嘴里说着话,却没有耽误手里的动作,一拳又一拳的,狠狠的击打着她的小腹:“打这儿可以了吧?打这儿的话,你和那个男人**时,他肯定看不出的,是吧?是吧?!”

“是!”

谢妖瞳紧紧的咬着牙关,尽量的佝偻着身子,死命的抗着银鼠的重拳……十几拳后,她的脸色已经在夜色中雪白,也有一丝鲜血从嘴角溢出,可她的眼神却愈加的冰冷!

此时的银鼠,完全将谢妖瞳当成了练功用的沙袋。

尤其是看到平时高高在上、对他待答不理的谢妖瞳好像是个玩物似的任他折磨时,他就有一种变态的成就感。

不过,银鼠好像看出要是他再不收手的话,谢妖瞳也许真会和他同归于尽,所以再次狠狠的砸了一拳后,才猛地将她推开。

“咳!咳咳……”谢妖瞳双手抱着肚子弯着腰的咳嗽了七八声,才慢慢的喘息着站直了,抬手擦了擦嘴角的血丝后,淡淡的说:“如果你叫我出来,就是只是为了问我喜欢不喜欢他,那我就回去了。”

“慢着,我还没有为你疯狂到半夜来找你的地步。”

银鼠将手枪重新装起来后,脸色因为刚才痛揍了谢妖瞳一顿,而变得好看了许多:“我这次来找你,除了告诉你今年的解药是我负责外,最主要的是二法老让我来的。”

二法老,是谢妖瞳在2012中的‘启蒙恩师’,也正是因为他的庇护,所以谢妖瞳才能躲过康坦博斯的纠缠,从而保持着她在‘失身’与楚某人之前的清白身躯。

对此,她很感激那个不知道叫啥名字的老头。

“二法老让你来的?”在听说银鼠是受了二法老志明而来后,谢妖瞳才顿住脚步:“那就说,我听着呢。”

“二法老说,目标现在已经从华夏冀南开始建造新药厂,这事我们已经摸清了。”

银鼠向后退了一步后,心态已经平静,开始说这次来的主要原因:“用不了多久,他的新药厂就能投入生产。而且,据日本分部传来的消息,日本三井财阀大总裁南诏戏雪,也对目标很感兴趣,极有可能会携资给他帮助。如此一来的话,新药厂所产生的效益将是一个无法估计的天文数字,很可能在不久之后就能收回我们耗资的那几百亿美金……”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