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银鼠说话时,谢妖瞳始终都没有出声,只是静静的听着,但每隔不久就会低声的咳嗽几声。

银鼠刚才对她小腹的那通重击,使她感觉五脏六腑都好像移了位,要不是她实在不愿意在这个臭男人面前出丑,她肯定会捂着肚子蹲在那儿呕吐。

银鼠用了足足五分钟,才将2012调查到的情报简单叙述完毕:“基本上就是这些了,相信其中有很多事你都明白的。”

抬手掩着嘴巴再次咳嗽了几声后,谢妖瞳才抿抿嘴角的问:“我的工作不是研究这种经济案件,我只负责杀人。不知道二法老让你告诉我这些有什么用?还有就是,你这次来找我,真的二法老的意思,还是教主的意思?”

“是他们两个人的意思。”

银鼠晃动了一下脖子,鼻子用力嗅了嗅夜色中的空气,随即眼里带着嫉妒的无声一笑:“他们的意思是让你凭着和目标的关系,混入新药厂。凭着你们现有的关系,你在里面担任高层应该没有任何的问题。”

谢妖瞳不置可否的耸耸肩,问:“混入新药厂当卧底吗?”

“是的。”银鼠舔舔嘴唇,说:“因为现在无法得到‘MD’基因病毒,所以上面已经改变了策略,不但不会阻止目标创建新药厂,而且还会给予他一些‘有必要’的帮助。用不了多久,组织中的经济部门就会去华夏投资,和新药厂取得联系……然后,慢慢的将新药厂变成组织一个新的收入来源。”

“呵呵,”谢妖瞳冷笑一声:“上面的思路倒是不错,不过凭什么让目标按照我们所说的去做?”

“凭你。”

“凭我?”谢妖瞳一愣,随即嗤笑一声:“切,教主也太看得起我了,因为我好运气的摘得了杀手之王的桂冠,就以为我能对付得了楚铮?哼哼,你们根本不知道那个男人有多么的厉害!别说是我了,就是其他三个人一起来,也不一定是他的对手!”

“不用其他三个人,就你自己也完全可以做到,因为……有它在。”银鼠垂下眼帘,伸出了手,掌心是一枚蓝色的药丸。

“冰、冰河时代!”

看到那枚蓝色药丸后,谢妖瞳瞳孔骤然一缩,声音有些发尖的问道:“是让我给目标喂下冰河时代,从而达到控制他的目的?”

银鼠阴阴的一笑:“不错,你很聪明。”

谢妖瞳望着那枚在远处灯光下散发着蓝色光芒的药丸,久久的没有动作,只是眼角不停的在chou动。

“怎么?你是舍不得目标吗?”

银鼠站起身走到谢妖瞳面前,将药丸递到了她的下巴间,声音就像是眼神那样阴骘:“你可千万不要告诉我,你是真的爱上他了,宁可去死也不想按照上面的意思去做。”

“不、不是。”谢妖瞳猛地摇头,手有些发颤的接过药丸,紧紧的攥住后心里却莫名其妙的松了口气:也许你们根本不知道,楚铮会有法子让那个沙克库交出解药的配方。

不过,银鼠接下来说出的话,却彻底打碎了谢妖瞳心中的所想:“哦,对了。因为你在前些天曾经被目标软禁过,

所以上面猜测,目标有可能会到墨西哥寻找‘冰河时代’解药配方。呵呵,也许你早已经和他说过这些。不过看在我喜欢你的面子上,我还是早点劝你断了这个念头吧,因为那个配制解药的大祭司,在你们来美国的路上,就已经被西妖魅给解决了,现在能够配制解药的人,只有大法老和教主知道。”

“什么!?”谢妖瞳身子一晃。

“沙克库死了,是被西妖魅解决的。”

银鼠淡淡的说:“所以你不要再奢望目标会帮你,你最好的出路就是按照上面的意思去做。如果出现什么差池,这次连二法老也不会保护你的了,因为他也不知道解药的配比。更何况,你只是东西南北中的东妖魅而已,你死了,其他三个人照样可以维持住杀手之王的头衔。”

谢妖瞳木木的站在那儿,一言不发。

看着谢妖瞳失魂落魄的样子,银鼠心中腾起了极大的快意。

眼里带着嘲讽的,银鼠抬起手来替她擦了擦嘴角残余的一丝血迹:“妖魅,别胡思乱想了,一朝踏入2012,就再也没有退路了。还有就是,就算你爱他、宁可为他去死,但别人照样可以冒充目标身边的女人,然后让他服下冰河时代!所以你的死,将是一个毫无作用的悲剧!”

谢妖瞳厌恶的摆了摆下巴。

毫不介意谢妖瞳的厌恶态度,银鼠缩回手后继续说:“别忘了,既然组织上能造出其他三个和你一样的妖魅,就有把握整出第二个花漫语、第二个那夜璀璨!所以,你要是聪明的话,最好不要抱着必死之心的将这个秘密告诉他,因为那是徒劳无功的,只能让他加大对自己身边女人的怀疑。”

谢妖瞳紧紧的攥着那枚蓝色的‘冰河时代’,窈窕的身子因为一阵夜风吹来,而微微发抖。

“机会只有一次,你好自为之吧。”银鼠说完这句话,就转身走出了小凉亭,片刻后就消失在了黑夜中,只留下谢妖瞳僵立当场。

算你爱他、宁可为他去死,但别人照样可以冒充目标身边的女人,然后让他服下冰河时代!所以你的死,将是一个毫无作用的悲剧……银鼠都走了很久了,谢妖瞳脑海中仍然不停的回响着这句话。

当远处一辆夜行的汽车灯光极快的扫过小凉亭上方的时候,谢妖瞳才发出一声轻嗤:“呵,我的死,真是一个毫无作用的悲剧吗?”

自言自语的说完这句话后,她举起手看着那枚蓝色的药丸,喃喃的说:“楚铮,我该怎么做呢?”

……

谢妖瞳重新进入克雷斯顿的客厅,转身关上客厅窗户后,看了一下手机时间:凌晨四点零三分。

客厅中,依然静悄悄的,就如同她出去时那样。

无声的深吸了一口气后,谢妖瞳缓步走到客房门前,将耳朵贴在锁孔上,直到隐隐听到里面传来轻鼾声后,这才慢慢的推开了房门,蹑手蹑脚的走了进去。

客房的床上,某个那玩意硬不起来的家伙,仍然保持原样的睡的正香。

谢妖瞳站在黑暗中看着楚铮,过了片刻后才慢慢的脱了身上的衣服,从床尾爬上了床

在接下来的时间内,每隔十几分钟,谢妖瞳都要咳嗽几声。

而楚铮却睡的像是个死人。

……

叮叮。

楚铮手机中六点半的闹钟响起来时,外面的天已经放亮了,也可以听到远处偶尔会响起一声汽车喇叭声。

“哈欠!”楚铮睡眼惺忪的打了个哈欠,缓缓的伸了个长长的懒腰,然后睁开眼的发了会呆,这才向上蹿了一下身子,摸过床头柜上的手机取消闹钟,又点上一颗烟,扭头向床里看去。

床里侧,裹着一床锦被的谢妖瞳,蜷缩着双腿的背对着他,乌黑的秀发蓬散在肩头,却又能从发丝缝隙中看到她如雪肌肤。

看着这个女人的背影,楚铮的眼里闪过一丝怜悯。

“嗯,天亮了吧?现在几点了?”就在楚铮望着谢妖瞳不知道在想什么时,她也醒来了,左手揉着眼,右手揪着锦被的坐了起来。

“六点半多点了,要是在京华的时候,天还没有亮呢。”楚铮吐出一个烟圈,慢悠悠的说:“看你眼睛发红,是不是昨晚没休息好?”

谢妖瞳点点头,然后开始穿睡袍:“是啊,可能是时差的原因吧,在你睡着了很久我都没睡着。”

“怎么,这么早就起来?”楚铮望着穿着睡袍却露着一双白花花长腿的谢妖瞳从床上站了起来,接着就从他身上跨过下了床。

“是啊,这又不是在自己家里,总不能睡懒觉吧。”谢妖瞳抬手打着哈欠的向洗手间走去。

“完事后替我倒杯水来喝,我再懒会床。”楚铮说着就摸起遥控打开了电视机。

“让我替你接水喝?”谢妖瞳听楚铮让她给他接杯水后,正向洗手间走去的脚步一停。

“咋,有问题吗?”

“哦,没什么。”谢妖瞳淡淡的哦了一声,走进了洗手间。

谢妖瞳心不在焉的解决完了个人卫生后,就从睡袍的一角,摸出了银鼠今天凌晨交给她的那颗蓝色小药丸。

她很清楚,此时借着给楚铮接水的机会,绝对是一个给他下毒的绝好机会。

可她在这个绝佳机会前却很矛盾:要真的给他下毒,让他接受2012的控制吗?

谢妖瞳望着镜子中那张可以让花儿失色的脸庞,久久不动,直到握着药丸的手心出了汗后,才猛地一咬牙……

等谢妖瞳从洗手间内出来时,楚铮正和大爷似的倚在床头上看一部美国西部牛仔片,津津有味的。

“我以为你掉进马桶了呢,在里面呆了这么久,都快渴死我了。”

楚铮扫了一眼化了点淡妆的谢妖瞳,点点头:“嗯,不错,这样看起来精神好多了,最起码看不到黑眼圈了。看来女人不化妆没法出门这句话,还是有着一定道理的。”

“我要是不出来,你是不是真得渴死?”

对楚某人的讽刺,谢妖瞳也没介意,只是取了一个杯子走到饮水机前,替他接了小半杯的矿泉水走到床前,递给他后就坐在了床沿上:“你和花漫语在一起时,也这样把她当使唤丫头一样的用?”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