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是在家的话,人家根本不用我吩咐,早就给我端过水来了,哪儿像你,这样不情不愿的。”

楚铮端起杯子放在嘴边,嗤笑一声后又说:“嘿哦,好好学着点怎么伺候男人吧,就算你谢大小姐是真正的天之娇女,但在男人面前也最好学会温软体贴,因为没有哪个男人喜欢他老婆总是拽不啦唧的,那样很没面子的。”

“切,我看就你才有这种大男子主义吧?”谢妖瞳启齿一笑,就在楚铮将要喝水时扭过了头。

她刚扭过头,却听楚铮说:“谢妖瞳,我问你个事儿。”

“说呀。”谢妖瞳抿了一下嘴角,弯腰整理了一下睡袍。

“如果有人用你身上的毒来胁迫你,让你在水里下毒害我,你会不会答应他?”

“什么!?”谢妖瞳全身的神经都猛地一麻,一股冷气嗖的从脚底板升起。

“我刚才说,如果有人用你身上的毒来胁迫你,让你在水里下毒害我,你会不会答应他?”楚铮重复了一遍后,又说:“我觉得你不会,是吧?”

他、他怎么会问出这句话!?难道、难道他在今天凌晨跟着我出去了?不可能呀,我很小心的……楚铮的这些话,犹如一把刀狠狠的扎在了谢妖瞳的心尖,使她过了片刻后才声音有些干涩的说:“我、我会。”

对谢妖瞳的回答,楚铮没感觉意外,只是问:“为什么呢?你忍心呀?”

“因为你根本不在乎我,我没必要为了你去牺牲自己。”

谢妖瞳说完这句话的时候,仿佛给她自己找到了一个下药的理由,精神一下子放松起来,直起腰身后转身看着楚铮,嘴角挂着讥诮:“怎么了,你是不是怀疑我在这杯水里给你下了毒吧?”

手里端着水杯的楚铮,定定的望着谢妖瞳的双眸。

谢妖瞳眼神坦然的和他对视着。

两个人就这样你看着我,我看着你的过了一分多钟,楚铮才笑了笑,随即将目光落在了她的胸口。

谢妖瞳现在所穿的睡袍,是安德莉娅的,显得稍微有些大,就算她束紧了腰间的带子,可她那对雪白的高耸仍然能够若隐若现。

“唉,要是我小弟弟争气的话,我肯定不会坐在这儿浪费时间。”

楚某人左手伸出,顺着谢妖瞳的领口伸了进去,握住其中的一个雪白摸索了两下,然后两根手指捏着那个凸点,脸上带着放浪的神色:“呵呵,我只是忽然想起了这个可能性,随便说说罢了。咳,别说你不会给我下毒了,就算是给我下毒那又怎么样?咱们老祖宗不是早就说过嘛,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的。”

“别、别这样……”

因为被楚铮的动作弄得有些心跳加速的谢妖瞳,低低的呻吟着反抗了那么一小下下,却没有拒绝那只魔手,而是咬着嘴唇的说:“你少拿这些话来恶心我。要是怀疑我给你下了毒的话,那你就别喝了。”

楚铮缩回那只手,放在鼻子下面表情猥琐的闻了闻,笑嘻嘻的说:“喝,我当

然要喝了。别说你不会给我下毒了,就算是下了毒,我也一样要喝的,需知道在这个世界上,还不知道有多少男人渴望谢家大小姐能给他端水喝呢。”

说完,楚铮就将那小半杯水仰头喝干。

呼!幸亏没有给他在这杯水中下毒,要不然我肯定不能在他问起这些话时还能保持冷静了。奇怪,他怎么会莫名其妙问起这些……看到楚铮喝干小半杯水后,谢妖瞳明显的感觉到后背有了冷汗。

“就不知道接满呀,才小半杯。去,再给老子接一杯。早上起来喝杯水美容的。”楚铮这个有着大男子主义的家伙,在喝完了谢妖瞳给他接来的小半杯水后,不但没说谢谢反而嫌她接的少。

将杯子递给谢妖瞳后,楚某人又点上一颗烟,开始吞云吐雾的看电视。

混蛋,你这是自己找罪受,可别怪我!也许,也许你也中了毒最好,那样我们就是一路人啦,咱们可以名正言顺的在一起了……谢妖瞳心里突地闪过了这个念头,脸上带着娇嗔表情的,对着楚铮狠狠的挥了一下拳头后,然后颇为无奈的重新走到饮水机前,再次接了半杯水。

只是,这半杯水里却有了冰河时代!

“早上起来喝水真的会美容吗?那我以后也得养成这个好习惯才行。”生怕时间过短,药丸不能完全融入水中,谢妖瞳故意晃了晃杯子后,放在嘴边看似在吞咽的喝了几口,然后才又接了一点转身走了过来。

楚铮接过水杯后,就像是个神经病那样,端着杯子在手里晃了晃,又问:“我觉得,这杯水里肯定被你下了毒。”

“切。”谢妖瞳皱着眉头切了一声,随即扭头望着房门,看起来好像是生气的样子,但她藏在睡袍中的双手已经握紧!

“你别却呀,谢妖瞳,我是认真问你这个问题的。我怎么觉得,这杯水看起来好像有点杂质……”楚铮歪着脑袋看着那杯水,全身的力气却已经灌注到左腿,只需谢妖瞳一做出什么带有伤害性的动作,他就会在最快的时间内踢中她的腰眼部位!

“楚铮,你是不是犯神经病了?让我给你去接水却说有毒!有毒,有毒你就别喝了啊!”不等楚铮说完,谢妖瞳就腾地从床沿上站了起来,脸色有些苍白的一把将水杯夺过,仰起胳膊的就要将杯子里的水泼掉。

“哎!别别!”楚铮一探身,左手一把抓住她手腕,右手拿过杯子笑嘻嘻的说:“我不是和你开玩笑嘛,至于这样认真呀?”

谢妖瞳眼圈一红,无限委屈的嚷道:“哪有你这样开玩笑的?你这不是作践着我玩嘛!?”

“嘿嘿,下不为例,下不为例。”

楚铮看着谢妖瞳的眼睛,直到把她看的挪开目光后,才很不好意思的笑着,将水杯放在嘴边,仰起了下巴。

在楚铮做出这个喝水的姿势后,谢妖瞳的右手下意识的动了一下,很想去阻止,但最终却什么也没做。

眼看楚铮就要一口气将这杯水喝下去,谢妖瞳忽然很害怕,却又很期待!

她怕

楚铮会因此恨她一辈子,却又希望他能和她变成一路人,所以在这一刻,她又怕又期待,心里很矛盾,很紧张。

就在谢妖瞳心中及其矛盾时,眼看就要喝下这杯水的那个家伙,却停止了动作,眯着眼望着天的过了四五六七秒钟后,打了个喷嚏。

喝杯水也这样墨迹,我可真服了你了!喝呀,喝呀,你喝呀,喝了后就没事了,真得没事了……楚某人磨磨唧唧的喝水动作,恨的谢妖瞳牙齿都开始痒痒。

“哎,又是哪家的姑娘想我了?”打出一个喷嚏后,楚铮揉着鼻子闭着眼的享受了足有半分钟,这才再次重新举杯放在了嘴边。

可就在这个时候,谢妖瞳忽然尖叫一声:“楚铮,不要喝!”

在楚铮揉鼻子的这半分钟内,一直盼着楚铮喝下冰河时代的谢妖瞳,不知道怎么回事,折磨她一个凌晨的心结,就在此时霍然解开:我死了就死了吧,谁让我走错路了?但我绝不能再害你,尽管你个混蛋一直没有看得起我,但你终究是我谢妖瞳的第二个、却是唯一一个让我动心的男人!

关键时刻的心结尽释,这才让谢妖瞳尖叫着阻止楚铮喝水。

听到谢妖瞳的尖叫后,楚铮端着杯子的动作一僵,眼里的杀机攸然消失,取而代之的是假意的迷茫:“怎么了?”

“楚铮,我对不起你,真的对不起你!”

谢妖瞳夺过水杯,狠狠的砸在地上后,随即猛地纵身扑入他的怀中,双手紧紧搂住他的腰失声哭道:“不要喝,这、这水中真的有、有毒!”

“有毒?这水中怎么可能会有毒呢?”楚铮在说出这句话时,嘴角露出了装逼的欣慰笑容。

“嗯,水中有毒。”谢妖瞳哭着说:“我想害你,我是个坏女人,坏女人!呜呜呜……”

“傻瓜,你不是坏女人,就算以前是,可现在却不是了。”

谢妖瞳哭着摇头:“我是,我就是个坏女人,因为我想给你下毒了!”

“呵呵,这水里的毒,是冰河时代吗?”楚铮抬手轻轻摸索着谢妖瞳的发丝,语气中带着淡淡爱怜:“是那个叫银鼠的男人给你的吧?”

“啊!”听楚铮这样说后,谢妖瞳大惊,连哭都忘了的,霍地从他怀中仰起下巴,顾不得擦泪就吃吃的问道:“你、你怎么知道!?”

”因为我是楚铮,而你是谢妖瞳,所以我就知道。“

楚铮一手捧着谢妖瞳的下巴,一手替她轻轻的擦去泪水:“你和那个银鼠,在公路对过小凉亭中说话时,我就在冬青树的后面。在他揍你时,我有好几次想出手,可我也很理解你挨揍的苦衷,所以只好干看着。”

“我、我怎么没有发现?你看到别人揍我,你就眼睁睁的看着!?”眼里全是不可思议的谢妖瞳,好像看外星人那样的看着楚铮。

楚铮晒笑一声:“呵,我不眼睁睁的看着还能咋办?你不也在能杀了他时却不能那样做?和你的担心一样,我也怕万一找不到沙克库,那样就是害了你。”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