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铮听周舒涵要求与她一起吹蜡烛时,心里小小的犹豫了一下,但接着就想开了。

几千万的手链送出去了,让柴大官人丢面子丢到家了,也把马公子得罪狠了,更连人家闺女香甜的小嘴都亲了……该做的不该做的都做了,不就是吹个蜡烛嘛,又不是多难的事儿,阿拉照办就是了。楚铮一脸幸福笑容的点点头,然后和周舒涵弯腰一起鼓起了嘴巴:“呼!”

“嗷!”帮着他们把蜡烛吹灭后,那些妞们又是一阵欢呼,然后大家开始切蛋糕……周舒涵的生日宴会,正式开始。

“马副市长,”端着一杯红酒的凡静,来到心里还在想着纠结手链的马副市长面前,一脸愧疚的低声说:“今晚,真的不好意思了。”

“啊?啊,呵呵,没什么了没什么,”马副市长先是一愣,接着就摇摇头:“凡市长,别这样说嘛,糖糖可是我们大家看着长起来的,都知道她从小有排斥男孩子的习惯。今天她能够遇到她自己心仪的男孩子,这本身就是一件喜事嘛。要说我家马剑……嗯,这也只能解释为他和糖糖两人之间没有缘分罢了。这是上天注定的,不可强求的。所以凡市长千万别心怀愧疚,我老马的为人,您还不清楚吗?”

“呵呵,马副市长你既然这样说,那我就不说什么了,来马副市长,马太太,我们碰一杯,祝我们在以后的日子里齐心协力,更上一层楼!”看出马副市长这些话是真心话,凡静也就放心了,和他们两口子意思了一下后,就含笑离开了。今晚来的客人很多,但最重要的无疑是柴紫烟。所以,陪好她,是凡静今晚的主要任务。

凡静端着一杯红酒,刚想去柴紫烟那儿却又停住了脚步,因为她看到马剑凑了过去……

在楚铮与周舒涵吹完蜡烛后,他们俩人自然要和那些年轻人在一起了。

按说柴紫烟也是同龄人,也应该与他们在一起才对,可她真的不屑与那些‘小妹妹们’待在一起,更没有与马副市长那些官油子寒暄的兴趣。她只是端着一杯红酒和田柯站在客厅的一个角落里,显得与此时的热闹场景格格不入。

有的人,哪怕就是静静的站在那儿,也能够让人一眼就注意到她的与众不同,而柴紫烟,无疑就是这样的人。

对于这种自身所流露出来的王者气质,我们的老祖宗早就发明了许多成语来形容了,像什么鹤立鸡群、与众不同、卓尔不群……正因为柴紫烟具备了上述优点,虽然她脸上一直挂着迷人的笑容,可那些心里知道自己多高的人们,都很识趣的没过来打搅她。

不过,既然有很识趣的人存在,那就有不识趣的人,比方那个今晚很是‘风光’了一把的马剑马公子。

马公子在楚铮面前败下阵来后,并没有郁闷多久,反正他老子是冀南的副市长,想再找个既漂亮又有身份的妞也不是多难的事,他实在没必要在那儿心痛欲绝的,倒不如借此机会与传说中的柴紫烟认识一下,也许会有机会得到柴美人的青睐呢?

正是因为抱着这种美

好的愿望,所以马剑在甩了一下用飘柔保养的很飘逸的发丝后,就端着酒杯走到了柴紫烟面前,一脸温文尔雅的笑容,丝毫看不出刚才被打击过的样子:“你好柴小姐,我是马剑。”

我知道你是马剑,不过你是马剑牛剑的干我什么事?柴紫烟淡淡的扫了马剑一眼,出于礼貌将手中的红酒稍稍抬了一下:“马先生,你好。”

“柴小姐,看你一个人貌似很孤独的样子,有没有兴趣和我交个朋友?如果你同意的话,我请你去外面扎啤摊吃烧烤,然后再去外环路上飙车。”像她这样出色的女孩子,平时肯定听腻了那些奉承话,不如我反其道而行之。说着话,马剑伸手把脖子上的领带拽开,尽显他的男儿本色,一点都不在乎在柴紫烟面前有损绅士风度。

身份高贵的女孩子,一般来说从小就接受贵族教育,甚至连怎么吃饭都得按照礼仪来,就像是一只被关在笼子里的金丝雀,只能用怯怯的眼神展望外面自由的天空,由此造成了一种奇妙的逆反心理,希望有一天能够融进普通人的生活中。而那些作风粗狂说话直接的男孩子,反而会意外得到她们的青睐……

这一点,有点泡妞的小心得的马剑很明白,他能够在极短的时间内就想起用这招来结交柴紫烟,也可谓是个聪明人儿了。不过,他根本没想到的是,他所表现出来的粗狂,与敢向柴紫烟自称‘老子’的楚某人相比起来,简直是文雅的不能再文雅了。

你算是个什么东西,也敢邀请紫烟去吃饭飙车?站在柴紫烟身边的田柯,在马剑说出那些话后,刚想有所表示,却见柴紫烟飞快的给他打了个眼色。

“呵呵,马先生,你能请我去吃烧烤去飙车,我倒是很高兴,可周舒涵的生日宴会刚开始,我们要是现在离场的话,好像不太好吧?要不然这样吧,等以后有机会,我一定会接受你邀请的。”用眼神制止住想把马剑轰走的田柯后,柴紫烟笑眯眯的主动的举杯与马剑碰了下,然后轻抿了一小口的红酒,那优雅高贵的品酒动作和迷人的笑容,差点让马剑当场把她抱进怀里狠狠的亲一下。

有门!看来她的确是那种表面风光、其实内心却空虚无比、异常渴望能够疯狂一次的深闺女人!只要今晚能够把她约出去,说不定会发生一些超浪漫的事呢。被柴紫烟笑的神魂颠倒的马剑,听出她话里有马上出去的意思,赶紧双目放光把周糖糖抛在脑后的说:“呵呵,柴小姐,这有什么呀,反正陪着周舒涵的人那么多,我们不在她也照样玩的开心的。”

“那,我们出去?”柴紫烟瞟了一眼刚想过来却又和别人说话的凡静,犹豫了片刻后,低声说:“我们要是早离开的话,凡市长不会想多了吧?”

“怎么会?只要柴小姐你答应,我这就去和凡市长说一句,”马剑兴奋的说:“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我们只是早离开而已。”

“那你去说吧。”柴紫烟说着垂下了头,不再说话。

“好,你等着。”妈妈呀,我马上就要和传说中的柴紫烟单独相处啦。

哦,上帝你赶紧的打个雷把我劈了吧,免得让我怀疑这是在做梦!看到柴紫烟含羞带怯的样子后,马剑一仰首就把红酒喝干,随即转身向凡静和马副市长那边走去……

“紫烟,你这是怎么了?干嘛要答应要和一无是处的小纨绔出去?”趁着马剑走开的空档,田柯连忙低声问柴紫烟为什么要答应马剑。

哼,他能够守着我去亲吻别的女人,我自然也可以守着他去和别的男人约会,这有什么奇怪的?我倒要看看,他见我和马剑出去后,心里会是什么滋味!柴紫烟心里虽然这样想,但却丝毫没有表现在脸上,只是低声说:“田柯,你不用管了,先出去安排车子吧。”

唉,最近真不知道紫烟怎么了,做事老是出乎意料的。见柴紫烟语气挺坚定的,田柯也不能再说什么了,只好在心里叹口气后,转身走出了客厅。

刚才被周舒涵拒绝时,马剑是丢尽了面子。可他现在自以为傍上了柴大官人,一度受挫的自信心马上膨胀起来,更是有心向大家、尤其是楚铮和周舒涵示威,所以在走到凡静和马副市长跟前时,说话的声音,大的足可以让所有人都可以听到:“爸,妈,凡市长,周叔叔,我要先行告退了!”

“哦,马剑,你、你这么早就离开?”因为女儿给人家吃瘪了,所以凡静就觉得很对不住马剑。此时,见他和柴紫烟说了几句话后兴奋的要告辞,可就很纳闷了。

“马剑,你要去哪儿?”马副市长皱着眉头的问:“虽然糖糖拒绝了你,可……”

“爸,我一点也没有怪糖糖拒绝我,真的。”马剑说着抬起头看了一眼都向这边看来的人们,大声说:“我不但没有怪她拒绝我,我还要真心的祝福她和楚铮在一起能够开心!”

“小剑,你是不是喝多了?”自己儿子什么度量,马太太这个当母亲的最清楚了,此时看儿子一点都不像是说谎话的样子,就怀疑他喝多了:“不管怎么样,我都不许你这时候走的。”

“是呀,马剑,还是在这儿多玩会吧。”这时候周和平也参与了进来。

“呵呵,周叔叔,凡市长,我真的有点事要离开,”不等别人问他有什么事,马剑自豪的说:“我已经和柴紫烟小姐约好了,这就一起出去吃烧烤!”

什么?柴紫烟和你一起出去吃烧烤?你、你在她眼里老几呀?她会和你出去吃烧烤!听到儿子这样说后,马副市长的眼睛当即就睁大了:柴紫烟是什么人呀?那可是连凡静这个省会城市市长都着力巴结的主!她会和自己儿子出去吃烧烤?哦,老天爷,你开什么玩笑,难道嫌我儿子今晚丢人还不够吗?

马剑在说出柴紫烟要和他一起出去吃烧烤后,不但他老子愣了,就连凡静两口子和楚铮周舒涵也是一呆。

老兄,柴大官人要和你一起出去吃烧烤?这怎么可能呢?不是你脑子进水说胡话,就是她脑袋可能被驴踢过,现在神志不清了。楚铮愣了片刻,接着就一愣同情的望着马剑摇了摇头,心里隐隐觉出他被柴紫烟利用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