众人脸上的愕然表情,却正是马剑所希望看到的。

尤其是在看到楚铮看似很羡慕的很嫉妒的摇了摇头后,这一刻,马剑的虚荣心得到了极大的满足。于是他很有绅士风度的笑了笑,接着转身走到柴紫烟跟前,刚想弯腰却又很洒脱的挥了下手:“柴小姐,我们走吧。”

这孩子是不是受刺激过度了?敢在柴紫烟面前这样放肆?凡静张了张嘴巴,刚想说什么,却见柴紫烟款款的走过来,一脸抱歉的笑着说:“凡市长,马先生邀请我一起出去散散心,那我就先行告退了……周副总,祝你今晚开心。”说完,不等凡静母女有所表示,就走到马剑身边,而且主动的和他低声谈笑着,向客厅外走去。

别人不知道柴紫烟现在时刻都有可能遭到杀手袭击,但凡静和李文东知道呀。此时见她很固执的要离开,虽然也知道她身边肯定有保镖啥的,可还是担心她会在和马剑吃烧烤时出意外。所以,俩人在使了个眼色后,连忙追出了客厅。

你和那个马贱相约出去散心,这是故意演戏给老子看的吧?想借此来打击报复我刚才追求周糖糖。哼,不过老子是不会在意的,你爱和谁一起散心就和谁散心,懒得管。柴紫烟与马剑并肩出去的用心,楚铮一眼就看透了,他只是在心里冷笑了一声,接着就和没事人似的,端着一杯啤酒滋润起来。

柴紫烟这个集团董事长要走,周舒涵这个分部副总自然要去相送,可楚铮却没这个必要,他只是云水集团的一个小职员罢了,根本没有和董事长套近乎的资格。

不过,当送柴紫烟等人离开的周舒涵回来后,楚铮心里明显的有了波动。尽管他用大口喝酒来抵御这种莫名其妙的变化,可脑子里却总会浮上柴紫烟那嫩白的小手被马剑牵着的画面。

妈的,我这是怎么了?反正我又不爱她,她爱和谁在一起就和谁在一起,干我屁事?楚铮有些心烦的再次仰首喝干一杯啤酒后,他脸上带出来的烦躁,却被与同学相谈甚欢的周舒涵看在了眼里。

“楚铮,你怎么了,是不是哪儿不舒服?”微笑着和林婷等人说了句抱歉后,周舒涵走到楚铮身边,很自然的牵起了他的手:“别喝太多的酒,这样会伤胃的。”

不行,我得走,我一定得把那个敢邀请柴紫烟出去散心的马剑揍个鼻青脸肿!虽然老子真的不喜欢柴紫烟,可她现在怎么着也是我老婆!心里打定主意要尽快闪人的楚铮,在周舒涵牵住他的手后,条件反射般的缩回,强笑着说:“糖糖,我、我……”

“楚铮,你是不是心里有事?”在楚铮缩回手后,周舒涵心中一紧,但接着就看到他脸色愈发的不好看,于是就用愈发的关心口气说:“有什么话你就直接和我说好了,我看看能不能帮你。”

唉,周糖糖是个好女孩,我实在不该伤害她的。可我该怎么和她说呢?难道直言相告柴紫烟是我老婆?就在楚铮心里犯愁不知道该怎么说时,他口袋里的手机响起了短信提示声。于是他赶紧的掏出手机:“呵呵,我先看看是谁。”

知道楚铮手机号码的,最多六个人:柴紫烟,周舒涵,叶盈苏,胡力,顾明闯和老九。

现在楚铮最希望这个短信是柴紫烟发来的,哪怕是和他示威的。他最怕的就是,这条短信是

胡力的,因为那样代表着又有新的目标瞄上柴紫烟了。

有道是你怕什么它就来什么,就在楚铮心里盼着是柴紫烟发来的短信时,他一眼就看到手机屏幕上的是个陌生号码了。

这不是老九就是狐狸的,狐狸的可能性大些,老九那小子总是酷酷的臭屁样子,几乎从不给人发短信的。楚铮心里这样想着,就打开了短信:燕子山路与朝山路路口,索伦森。

“楚铮,这个索伦森是谁?你朋友吗?”因为今天已经确认了与楚铮的关系,所以周舒涵在他看短信时,并没有避开,反而表现挺亲近了凑了过去一起看。

“呵呵,是的,一个在国外认识的朋友。”楚铮笑笑,将手机装进口袋时,脑子里就开始高速运转起来。

“那要不要打电话让他一起来玩?”

“还是算了吧,我和他关系不怎么熟悉,只是一般的朋友而已。虽说只是一般的朋友,可他既然这时候来冀南了,我怎么着帮他安排住宿才行。嗯,找一个环境优美的地方,让他留在冀南。”楚铮深吸了一口气,对周舒涵说:“糖糖,你的车钥匙呢?我用一下你的车子。”

“你还回来吗?”既然楚铮说他与那个索伦森关系一般,周舒涵也就不再多说什么了。听他要车钥匙后,连忙从口袋里摸出来递给他。

“现在天色已经不早了,我就不回来了,”楚铮接过钥匙:“至于车子,明天我给你开到公司吧,你放心,我车技很好的……”

“说什么呢,车子你随便用就是了,还说什么借不借的?”周舒涵一脸幸福的又掏出一张银行卡:“密码是860726,我的生日。带着吧,也许会用得着。”

“好。”楚铮也没有客气,接过银行卡向周和平两口子那边看了一眼:“我就不和凡阿姨他们告别了,等我走了后你在和他们说一声吧,我怕那朋友会等急了。”

“嗯,我明白的,我送你。”周舒涵点了点头,笑着和林婷等人打了个招呼,然后挽着楚铮走出了客厅。

“楚先生,小姐,宴会还没有结束,你们这是要去哪儿呀?”在别墅门口看车带乘凉的王嫂看到,楚铮与周舒涵挽着走出来,连忙笑着从小马扎上站了起来。

“王嫂,楚铮的一个外国朋友来冀南了,他得去安排一下呢。”周舒涵替楚铮回答了王嫂的问话。

“王嫂,再见。糖糖,我走了,你也早点休息。”如果不是怕被周舒涵看出什么来会担心,楚铮早就一刻不停的开着车子闪人了。

“嗯,车上有自动导航,你锁定那个路口就可以了。”周舒涵亲自给楚铮锁定了他想去的那个路口后,这才恋恋不舍的下来,一再嘱咐他路上要小心。

楚铮觉得,如果不是因为屋子里还有一帮子客人的话,周舒涵肯定会跟他一块去接那个索伦森。

对周舒涵对自己的恋恋不舍,楚铮心里很害怕,他不知道日后该怎么与她解释今晚这一切,所以只能含糊的应了几句,就启动车子离开了停车场。车子驶出很远了,他还可以从后视镜内看到那个窈窕的身子站在路旁……

她怎么可以真的把我当作男朋友了呢?就因为我送她一串价值不菲的手链?还是因为我守着人亲吻她了?唉。楚铮有些心烦意乱的叹了口

气,看了一下电子导航,随即收起杂念,开始向胡力指定的那个路口飞奔。

楚铮不知道柴紫烟与马剑有没有真的去吃烧烤,又是去了哪儿,不过他知道狐狸既然指出了精准目的地,他只要及时赶到就好了,最好是趁着柴紫烟还没有到达前干掉索伦森,那样的话他就不用暴露身份了。

“干掉一个世界排名第十二的职业杀手,这算不算是做好事?嘿嘿,而我做了好事又不留名,是不是该向市政府申请十大杰出青年呢?索伦森,但愿你能够成全我。”楚铮神经质般的自言自语着,脚下油门一踩,将车速在瞬间就提到了一百七,法拉利就像是一道红色的流萤,在冀南的夜色中嗖的闪过……

索伦森:性别,男。今年三十七岁。国籍,荷兰。身高为一米八三,体重为82公斤,擅长策划、爆破、赛车。更因爱用弩箭杀人,所以在国际杀手界被人称为‘箭鱼’。

索伦森是个智商一百八以上的天才,只要他策划的各种行动都能保证百分之百的胜算,甚至计算可以精确到零点零零一的准确度,是个让各国仇家闻风丧胆的厉害角色。

除了有杀手这个金饭碗外,索伦森最喜欢的还有赛车,其对赛车的痴迷,简直是到了疯狂的地步。他甚至可以为了得到一辆装备最齐全的赛车,不惜去执行暗杀任务。更喜欢驾驶着高速行驶的汽车,凭借娴熟的车技在公路上刺杀目标。

燕子山路和朝山路交叉点一旁的花木阴影下,索伦森坐在一辆偷来的银色别克轿车中,抬起手腕看了一下手表,现在是晚上十点整。

虽说索伦森在执行刺杀任务时,最擅长的是策划和爆破,但因为今天下午才来到华夏,要想与那些闻风而来的杀手争夺这一千万美金,根本没有时间进行精确的策划。而且自从纽曼出现后,为了柴紫烟的安全,凌星是越发的小心谨慎,根本没有机会让陌生人接近她、甚至她居住的地方或者汽车。

所以,索伦森想利用爆破来暗杀她,也很难。要想获得那一千万美金,唯一的机会就是凭借他的车技在路上行动。别看现在他只是开着一辆别克,可他很有把握在短时间内将别克当作F1来开。

索伦森拿起副驾驶上那把经过改装的弓弩,嘴角带着满意的微笑。

这是一把美国产的霍顿高精度弓弩(HD-175),弩箭是特殊合金钢制作的。无论是穿透力还是精确度,都极强,甚至可以在短距离内射透几毫米的钢板。虽然弓弩也是一种杀伤力极强的武器,但它却不与枪支那样属于航班的禁运物品。所以索伦森才以运动员的身份,把弓弩轻松的带到华夏。

今晚,索伦森花了十万美元,从国际杀手金牌经纪人狐狸手中买到柴紫烟去市长家做客的消息后,他就选择了这个路口,准备用这种东西来穿透柴紫烟所乘坐的防弹汽车,将她猎杀。

因为燕子山路是冀南的近郊,所以这条路在夜深了后,很少有车辆行驶。

望着远处的公路上,颇为悠闲的吸了一颗烟后,索伦森再次看了一下手表,喃喃的说:“柴紫烟,你应该快来了吧,但愿你别让我等的太久了。”

上帝好像很青睐索伦森,在他自言自语说完这句话五分钟后,三辆车就从燕子山方向徐徐的驶了过来。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