柴紫烟就是柴紫烟,就连来朋友家做客,都有这么大的排场!

马剑与柴紫烟来到周家别墅门前的停车场后,就见在三辆一色的宝马越野车前,站着七八个身穿灰色西服的彪悍男人。他们双手交叉的放在小腹上,看到柴紫烟过来后,刷的一下就弯下了腰。而柴紫烟,就像是没看到似的,仍然笑着和送她的凡静一家人说着客气话。

“呵呵,马先生,请坐这辆车吧。”拒绝了让李文东派警力护送的好意后,柴紫烟指着中间那辆宝马,邀请马剑上车。

“好,好。”脑袋有些晕乎乎的马剑,连声的说着好,弯腰钻进被保镖打开车门的汽车。随即,让他心儿猛地一颤的是,柴紫烟竟然也上了这辆汽车,而且就坐在他身边。她那位气质不凡的女秘书,接着也坐在副驾驶的座位上。

我真的是和柴紫烟坐一辆汽车,而且她就坐在我身边吗?马剑现在好像做梦一样,感觉眼前这一切一点都不真实,直到汽车驶出周家别墅很远了,他还在偷偷的看着身边的美人儿傻笑,一点都没注意到前面的田柯在后视镜中拿眼瞪他。

这小子看上去,还不如那个楚铮顺眼。虽说那家伙也是一脸的色迷迷,可和这个人相比起来还要顺眼许多。唉,不知道紫烟究竟怎么了,干嘛要答应和他吃什么烧烤。要不是柴紫烟用眼神制止的话,田柯早就在车子驶离周家别墅时指着马剑的鼻子,让他下车滚蛋了。

柴紫烟虽然打心里看不起马剑,可既然已经利用人家打击了楚铮,要是出门就踢开他,那也显得太急于过河拆桥了。一个草包马剑是没有被她看在眼里,可别忘了他背后还有个当副市长的老爸。

尽管得罪一个副市长对柴紫烟来说,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但多个朋友就多条路这个简单的道理,她还是懂得的。

等会儿随便陪他吃点东西,再打发他走就是了,这种小纨绔虽然一无是处草包的很,可有时候也会起点小作用的。心里这样想着,柴紫烟就对着马剑展颜一笑:“马先生……”

马剑在柴紫烟接受他的邀请时,就已经被她迷的神魂颠倒了,哪儿想到他在人家心中只是一个有点小作用的小纨绔?还以为柴紫烟被他的‘风流倜傥翩翩风采’给折服了呢。此时听到美人轻启朱唇的叫他先生后,小脸乐开花的连忙说:“柴小姐,你还是直接叫我马剑吧,要不然小剑也行。大家既然是朋友了,可千万别再叫我什么先生。这样的称呼,显得太生分了。”

小剑?我看你是小‘贱’还差不多。柴紫烟心里嘀咕了一句,笑吟吟的说:“好呀,那我还是叫你、你小剑吧。小剑,你打算带我去哪儿吃烧烤呢?”

“我看看啊,我记得附近有的。”马剑说着向车窗外看去。

说实话,平时马公子自持身份,吃饭的地方最低也得在那种带有小资情调的餐厅,根本不会去那些烧烤摊上。可今天为了在柴紫烟面前彰显他的豪放,这才提出了吃烧烤的。现在,人家美人儿问了,就算他真的不知道这一块哪儿有烧烤,可也只能装出一副看看的样子。

三辆宝马越野车,顺着燕子山路不疾不徐的向

前驶着,给柴紫烟开车的凌星,警惕的打量着每一辆超过或者迎面驶来的汽车,伸手摸了摸领口的空气耳麦,做好了随时应付突发事件的准备。

“柴小姐,天色已晚,也许那些烧烤摊都已经撤了,要不我们……”要不我们找家酒店把酒言欢可好?这句话还没有从马剑嘴里谁出来,他就看到前面路边不远的一个巷口有阵阵青烟冒出。马上,他就知道那是一个烧烤摊了,连忙兴奋的叫道:“嗨!司机,去那儿停车!”

作为金三角堂口老大的凌星,现在承认他自己是个司机,可也只是柴紫烟一个人的司机。马剑这种一看就知道是个绣花枕头的家伙,就算哭着喊着来给他当司机,他都不带用的。可此时,那小子竟然对他大呼小叫的,这让他感到很不爽,刚想说什么时,却听柴紫烟淡淡的说:“凌星,按照马先生说的,去那边。”

“弹头,枪托注意,前方五十米处停车。”既然柴紫烟说话了,凌星也不再和马剑计较这些,于是就摸起衣领上的空气耳麦,给前后两辆车下达了停车的命令。

自从柴紫烟被挂上OF杀手平台后,凌星就加强了对她的安保。只要是她坐车,随时都有八名从各地堂口调来的精英驾驶着两辆车跟随。前面那辆的代号是弹头,后面的那辆代号是枪托,而他本人驾驶的这辆车代号叫扳机。

这才是真正的生活啊,就连吃个烧烤都有彪悍的保镖跟随,我靠!沉浸在兴奋中的马剑,丝毫没有看到凌星脸上流露出的不快。当车子刚一停下,他就打开车门跳了下去。

“紫烟,你真的要和这种人去吃烧烤?”等马剑下车后,田柯皱着眉头的对柴紫烟说:“我看让他自己在这儿吃吧,我们走。”

“既然停下了,那就坐一会吧,要是扔下他就跑了,未免有些不地道。”柴紫烟看出田柯对马剑的不满,笑着摇了摇头,随即推门下车。

在车子停住后,前面和后面的那些保镖们,早就站在了柴紫烟这辆车前,身子半转向外的,密切注视着周围的动静。

看柴紫烟这样执着的非得和马剑一起吃烧烤,田柯很无奈的摇摇头,只好与凌星一起下了车,与众保镖一起,簇拥着柴紫烟向烧烤摊走去。

正在给几个客人烤海鲜吃的烧烤摊老板,看到十余个人从三辆宝马越野车上下来,众星捧月般的簇拥着两位……哦,确切的说是一位(田柯虽然也是气质不凡的,但她与柴紫烟在一起时,总会被男人很自动的忽略)美若天仙的美女走过来,他眼珠子差点瞪出来:不会吧,这姐姐是何方神圣啊,摆谱摆的这样大,就是为了来我这个无证小摊上吃烧烤?

“哥,这些人不会是北街的野鸡他们找来砸咱生意的吧?”负责给烧烤摊老板打下手的小子,在看到那些灰衣保镖掏出随身携带的纸巾铺在小马扎上后,有些怵头的凑到他身边,低声说:“要不要和狗子哥说一句,让他来看看啊?”

“你少扯淡了!野鸡算个吊啊,就是他让人来砸咱生意,会请的到这样的豪华阵容?”烧烤摊老板抬手给了那小子后脑勺一巴掌,然后对走过来的马剑露出纯洁的笑脸:“先生,你们要吃烧

烤?”

还没有走进老板,就被他身上的羊膻味熏得有些脑袋发晕的马剑,抬手在鼻子下扇了扇风,皱着眉头说:“废话。我们不来吃烧烤,难道是来闻你身上这羊膻味的?”

瞧着款款坐下的柴紫烟咽了口吐沫后,老板殷勤的笑笑:“那请问,您要吃什么?”

“你这儿能有什么好吃的?捡着招牌菜上几个就好了,快点。哦,对了,有没有84年的拉菲?”

你以为我这儿是大酒店吗?还招牌菜。拉菲?拉菲是什么东东?难道是酒吗?这个牌子的啤酒倒没有听过,看来以后得进几箱才行。老板咧了一下嘴巴,点点头:“我们这儿没有拉菲,只有趵突泉瓶装啤酒。”

“其实我觉得你这儿也不可能有拉菲,那就来一箱趵突泉吧。”马剑说完,捂着鼻子转身向柴紫烟走去。

瞧你这狗酸样子,装什么逼啊?老板对着马剑背影鄙视的撇了撇嘴巴,却在柴紫烟向这边看来时,赶忙又挂上了花儿般的笑容。

“柴小姐,我问了,这儿没有红酒,只有趵突泉瓶装啤酒。要不,我去超市买一瓶来?”马剑一转过身,脸上的厌恶表情就烟消云散。

你看来真是个痴呆呢,这种地方要是有拉菲的话,你也不会这样弱智了。田柯冷冷的看了马剑一眼,替柴紫烟回答:“算了,我们坐坐就走的……”她刚说到这儿,凌星的手机就响了起来。

“是周伯的。”凌星摸出手机后,对柴紫烟说了一句,然后接通手机,语气平淡的说:“我是凌星……嗯,知道了,我马上回去。好,路上我一定要小心。”

扣掉电话后,凌星快步走到柴紫烟身后,弯下腰低低的说了几句。

因为是坐在柴紫烟对面的桌子对过,而凌星说话的声音又很低,所以马剑没有听清楚他说的啥,只是隐隐的听他提到了‘杀手’这两个字。

“嗯。”柴紫烟脸色如常的嗯了一声,语气抱歉的对马剑说:“马、小剑,不好意思啊,公司出了点事情,我得抓紧回去处理。呵呵,你看……”

“公事为重,公事为重!”虽然心里很失望很失望,可马剑还是很懂事的说:“我们既然是朋友了,以后自然有的是在一起谈心的机会……柴小姐,你只管去忙就是了,不用管我,我给家人打个电话让他们来接我就好了。”

“那好,真的不好意思了,以后有机会我请你。”柴紫烟抱歉的和马剑笑了笑,然后吩咐凌星:“给老板留点小费,我们走。”

“好的。”凌星答应了一声,掏出一叠百元大钞,点也没点的放在桌子上,冲老板笑了笑,然后就和那八个保镖簇拥着柴紫烟和田柯向巷口外走去。

“心地善良的美丽小姐您慢走……这才是真正的款儿呀,怕不得好几千啊。”老板急吼吼的从烧烤炉后面跑过来,一把将桌子上的钞票抓在了手里。

“农民!”马剑厌恶的撇撇嘴,然后摸出手机也走出了巷子。

你老祖宗不也是农民养出来的?妈的,要不是看在刚才那位美丽的小姐面上,我非废了你不可!烧烤摊老板对着马剑的背影挥了挥拳头……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