暂且不管那个被人蹬到一边的马公子在那儿打电话叫车,先说柴紫烟等人。

“周伯说,他刚得到荷兰的索伦森今天下午来冀南的消息,”凌星在车子启动后,目视前方的向柴紫烟汇报:“索伦森,荷兰人,擅长策划、爆破和赛车,在国际杀手界排名第十二位。他来冀南,很可能就是为了那一千万美金来的。”

“嗯。”柴紫烟不置可否的嗯了一声,就靠着座椅闭上了眼睛。她表面虽然平静,心里却愤怒异常:千万别让我知道那个出价一千万的是谁,要不然我杀他(她)全家,不管他(她)是什么人!

见柴紫烟不再说话,凌星也闭上了嘴巴。在看到前面不远处的红灯后,他拿起空气耳麦吩咐前面:“弹头请注意,前面是一个交叉路口,一定要查明路口附近有没有异常情况。”

“请扳机放心,弹头明白!”前面车里的保镖马上就回答了凌星。

“扳机,我是枪托。在我们后面半公里的远处,驶来了一辆车,速度很快!”这时候,后面那辆上的保镖,发现在后面有一辆速度奇快的车子追了上来,连忙向凌星报告:“要不要停车拦住那辆车?”

“不用,我们的车子按照正常车速行驶,注意保护我这辆车。”凌星看了一眼后视镜,就见两道铮亮的车灯光,就像是风一样的向前面刮过来,他上就掏出了手枪:“大家做好有突发事件的准备!”

“是!”在手下的齐声答应声中,那辆代号弹头的越野车,丝毫不顾忌前面路口正是红灯,当先闯了过去……

就在那辆代号弹头的宝马越野车闯过红灯,凌星等人的注意力全部放在后面那辆疾驰而来的汽车上时,早就做好准备的索伦森,猛地一松刹车,别克轿车箭一般的就从路旁的阴影中蹿出,对着代号为扳机的越野车就冲了过来。

“柴董卧倒!”凌星没想到,会有车子利用‘弹头’和‘扳机’脱节时突地出现,只是在眨眼间就贴近了越野车,速度快的惊人,根本不给他举枪射击的机会。他连忙大喊柴紫烟卧倒,随即猛打方向盘,使越野车攸地来了个‘S’形的飘逸,利用越野车高大的车身向别克撞去。

要说对面单挑的话,索伦森肯定不是凌星的对手。但他能够跻身为国际杀手的前十二名,靠的却是慎密的策划、精准的爆破以及直逼F1赛车手的车技。

此时,在看到凌星妄想利用越野车的自重来压制别克轿车时,索伦森冷笑一声,单手灵巧的一拨方向盘,车子行云流水般的向外一滑,接着抬起右脚踏住方向盘,双手却端起了弓弩,从落下玻璃的车窗内对着越野车后座的位置,就扣动了弩箭扳机。

咻……咻!合金钢打造的弩箭,闪电般的飞出别克轿车,噗的一声刺穿越野车的车窗钻了进去。

在凌星大喊卧倒时,柴紫烟就已经趴倒了座椅上。不过这也正在索伦森的计算之中,他早就算好了在车子贴近时,车后面的人会趴在座椅上,甚至连人在突遇危险卧倒时做出的常规姿势、致命部位都已经计算出。所以,那只闪着寒芒的弩箭,并没有因为柴紫烟的快速趴下而丢失目标,仍然在被车窗玻

璃上一顿后,余势未衰的射向她的后心!

“柴董!”就在车窗外寒芒一闪时,被她寄予厚望的凌星此时方显他王牌本色,霍地转身抬起手枪,就在那只合金钢打造的弩箭飞进车窗后,他也扣动了扳机。

啪……当!一声沉闷的枪响声中夹着一声清脆的铁器碰撞声,那只眼看就要刺入柴紫烟后心的弩箭,竟然被凌星一枪打飞,子弹带着弩箭嗖的一声就钻进了座椅内。

“好身手,可惜今天你遇到了我!”索伦森一击未中后并没有失望,只是右脚一拨方向盘,别克轿车低吼着就与越野车蹭在了一起。他人半躺在驾驶座上借此避开凌星向他射出的子弹,手中的弩箭却对准了自己车门上一个早就刺穿的小洞。

如果你能够再把这一箭打飞的话,我以后都不会再杀这个女人!索伦森冷笑着刚想扣动扳机,却觉得车身一震,原来代号枪托的越野车,疯了般的从后面撞了上来。而前面那辆代号弹头的车,也吱嘎一声的停下,随即向后倒退着向别克轿车撞来!

都围上来才好,这样你们才不敢开枪呢!一前一后都受到攻击后,索伦森不但没有惊慌,反而敢坐起了身子,仍然用右脚把着方向盘,左脚一踩刹车接着猛踩油门,别克轿车在顿了一下后,攸地如游鱼般的横向一滑,使得前后两辆越野车在突然失去撞击目标后,连忙下意识的都猛踩刹车。

一群废物!索伦森不屑的撇撇嘴,右脚一动,左脚大力踩油门,别克车刷的一下贴着代号为弹头的越野车,呼的一声再次贴近柴紫烟乘坐的越野车。趁着凌星注意力在后面时,索伦森索性坐了起来,手中端着弓弩刚想发射弩箭,却见坐在副驾驶上的那个女孩子,竟然向他举起了手。

啊,没想到这个女人也会有枪!索伦森赶紧的仰卧在了驾驶座上。

“凌星,不要管他们,快走!”田柯攥着手机的手剧烈的哆嗦着,大声喊着凌星快走,利用宝马车的优势甩开那辆别克。

惭愧!看到田柯用手机将杀手吓得藏起来后,已经发现上当的凌星心里暗叫了一声惭愧,用力一踩油门,越野车就呼啸着向前冲去。

虽说索伦森的车技那是相当的好,但他想用一辆普通的别克轿车去追宝马越野的话,除非再有次因为过路口而减速的机会。不过,相信那辆越野车上的保镖是不会再给他第二次机会了,所以他只能在对着越野车的后尾灯骂了一句脏话,然后趁着后面那两辆越野车刚启动的机会,刷的一下就调转了车头,向越野车们的反向驶去。

你逃得了这次,不一定会逃了下次的,反正我有的是时间。索伦森回头望了一眼车后的那两辆想调头追来的越野车,冷笑了一声:“想依靠你们车好就追上我?做梦去吧。”

别看护卫柴紫烟的那两辆车是性能比别克好很多倍的宝马越野,但索伦森绝对有信心依靠他堪称变态的车技甩开他们。不过,就在他用手把着方向盘准备加速离开时,却发现前面一辆疾驰而来的汽车,忽地停下,接着就掉转了车头……

“弹头,枪托!先不要去追那辆车,速来护卫!”凌星见杀手已经放弃了再次进攻,连

忙命令那两辆车先来保护柴紫烟,谁知道前面还有没有车技这样好的变态杀手?

得到凌星命令的弹头和枪托,也深知凌星的顾虑,所以根本没有半点停留的,加大油门就向扳机驶去。

“那个人就是索伦森吗?”柴紫烟用手拢了一下垂在耳边的发丝,心有余悸的看着车窗上的小洞。

“是的,能够用脚也可以把车开成这样的,在国际杀手界除了他,也就是鬼车了。”凌星等弹头和枪托再次对扳机形成了周密的保护后,这才擦了一下额头上的冷汗,诚恳的对田柯说:“田柯,谢谢你,刚才要不是你急中生智拿着手机对准了那个杀手,恐怕事情真的会糟糕。”

“大家都是自己人,就不要说这些客气话了。”柴紫烟虽然没有看到刚才田柯把手机当枪指着索伦森把他吓跑的那一幕,但也可以猜到那一瞬间的凶险,安慰凌星说:“凌星你不必自责,这只能说那个杀手太厉害了……刚才你说的鬼车,就是那个杀死纽曼的人吗?”

“不错,就是他。”顿了顿,凌星又说:“幸好,今晚来的不是他。相传,他执行过的74次暗杀任务,从没有过一次失败。”

如果今晚来的杀手是鬼车,只要被他抓住刚才的机会,柴紫烟是必死无疑!凌星的话,就是这意思。

“凌星,鬼车真的那样厉害吗?你有没有把握对付他?比方正面交锋。”这时候,田柯已经慢慢的恢复了平静。为了不让柴紫烟处在紧张之中,她和凌星对望了一眼后,就开始用言语交流的方式来驱赶恐惧。

其实,凌星和田柯都小看了柴紫烟那过硬的心理素质,在索伦森放弃刺杀后,她就已经恢复了常态,甚至已经猜出了田柯为什么要问凌星这个问题。不过,她没有点破,因为她也很想知道这个鬼车是什么人。

“呵呵,”凌星听到田柯提出的这个问题后,苦笑一声说:“和鬼车正面交锋?要想和他正面交锋,最起码得看到他的人才行啊。”

“看到他的人?”田柯疑惑的问:“难道说,没有人见过他的真面目?”

“没有,那些与鬼车正面相对的人,都已经去另外那个世界去了……没有人知道鬼车是谁,他也许是个勤杂工,也许是个职业经理人,甚至有可能是个漂亮女人。”

“啊,不会吧?他这么神秘。”田柯呆了片刻,喃喃的说:“如果我们能够认识他就好了……紫烟,要是鬼车能够加入咱们集团,那样他和凌星联手,就再也不惧任何杀手了。”

“呵呵,我和鬼车联手?我可不够资格。”凌星笑着摇摇头。随着和田柯的谈话,再加上车子已经驶进了市区,危险性已经大大降低,他的精神也放松了下来。

“我有种预感。”一直在听他们说话的柴紫烟,忽然说:“也许那个索伦森,今晚有可能就会死,像纽曼那样。”

要想索伦森和纽曼那样死,除非鬼车再次出现。不过,就算他再次出现,也不可能来帮着我们杀索伦森呀。上次纽曼死在他手里,肯定只是个巧合罢了。凌星心里这样想:我要是有鬼车的本事该多好?那样就再也不惧怕任何杀手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