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李金才拿出手雷后,地下室内的气氛就紧张到了凝固。

谁都清楚,如果李金才这个疯子一旦开拉环,这颗步兵手雷爆炸后所迸出的弹片,足可以让室内所有人都一命呜呼。

时间,就这样一分一秒的走过。

“咕噔!”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就在jia着林静娴的范强感觉到胳膊很酸痛时,杰克咽下了一口吐沫,阴沉着脸的向门口走了过去:“不就是死吗?好呀,我喜欢,那你就给我拉响试试看!”

“杰克,回来!”蒋公瑾见状大惊,赶紧的出声呵斥。

在他看来:只要林静娴在自己手中,那就是处于不败之地,就算是楚铮来了也无计可施的,反正被发现后怎么着也得离开华夏了,实在没必要在这个时候招惹那个疯子,要是他万一拉响了手雷,蒋家未来的商业帝国大计,岂不是泡汤了?

蒋公瑾的话音未落,忽然就听到地下室的通道外面传来一个人的声音,很淡却很清晰:“你既然这么原意喜欢死,那我肯定会成全你的。”

听到这个声音后,地下室内所有的人同时一楞,接着林静娴和李金才眼里看露出了狂喜之色,而蒋公瑾全身却猛地一震,下意识的低声叫道:“楚铮?楚铮来了!”

想当年,楚铮先生在京华为了救柴紫烟,竟然从百丈高楼敢往下跳,这而且还毫发无伤,可绝对算得上是真真正正的猛人了。

对此,蒋公瑾当然早有耳闻,所以这时候在听到他的声音后,才勃然变色。

不过呢,杰克和彼得却不知道这些,他们只知道这厮就是新药厂的老板,当然更不知道扬哥还有另外一个身份:当今国际杀手界真正的杀手之王---鬼车!

听到那个虽然不高也不凌厉、但却带着让人一听心就会颤抖的声音后,李金才全身的力气,瞬间消散,只是眼神却愈加的明亮。

可杰克呢,在听到这个声音后,却没有丝毫的惧意。

在这儿,还得套用那句‘无知无畏’的成语,正因为杰克不知道楚铮的另一副面孔,所以他才不但没有害怕,而且还在停住脚步后,笑嘻嘻的望着地下室门外的通道台阶说:“是谁要成全我?哈,哈哈,曾经有很多人都对我说过这句话,但他们都已经去了另外一个世界了。”

“那你马上可以去另外一个世界,和他们相会了。”在昏黄的灯光照耀下,有两个人沿着地下室的台阶慢慢的走了下来,走在前面的那一个,是个让面容看起来很憔悴、却又看上去很精神的年轻人。

杰克歪着脑袋的看了一眼这个年轻人,忽然问:“你就是楚铮?我总是听老板说起过你的名字,却从没有见过你。”

“是的,我就是楚铮。趁着你还活着,你最好多看我几眼,那样死的也甘心点。”楚铮走到地下室门口后就慢慢的蹲下,望着张着嘴巴在说什么的李金才,看也不看杰克一眼的问道:“金才,你还不要紧吧?”

刚才被杰克那样肆虐都没有喊疼的李金才,在看到楚铮后刚想说

什么,双眼中却忽然有泪水淌下,哽咽着说道:“扬、扬哥,我……”。

楚铮轻轻的眨了一下眼睛,抬手给他擦了擦满是血污的脸,就听李金才狠狠的吸了一下鼻子,抬起右手上的那颗手雷低声说:“扬哥,在我失去反抗能力之后,他、他总共揍了我十四下,我都记着呢。这颗、这颗手雷是假的。”

听李金才这样说后,楚铮鼻子一酸随即心脏猛地一跳,马上就明白他是怎么撑到自己到来的了,紧紧的抿了一下嘴角后,笑着低声的回答:“金才,我知道你的意思。他对你所做的这一切,我会在他失去反抗能力后,加倍替你偿还过来。”

什么?这颗手雷是假的?我草!

蒋公瑾几个人都面面相觑,心中就别提有多窝囊了:老子这样英明神武,竟然被一个土鳖拿着一颗假手雷给困在这儿这么久,俺靠!

好像知道李金才想看到什么,所以楚铮并没有马上让身后的胡力将他背上去,只是冲他点了点头后,就站起身来走进了地下室的门。

“挡、挡住他!”看到楚铮走进来后,蒋公瑾迅速后退,翻手从口袋中掏出一个手机,然后一把将欢喜傻了的林静娴从范强怀中拽了过来,左手就锁在了她的脖子上。

“放开我,放开我!”林静娴在挣扎时,眼睛一直望着楚铮。

可是楚铮呢,却好像根本没有看到她那样,甚至连看都没有看她一眼,这让林静娴的心忽然沉了下去:他、他不会是怪我故意给过他难堪,所以才……

林静娴心中是怎么想的,楚铮根本不关心,他只是望着慢慢后退几步的杰克,淡淡的说:“你在我兄弟失去反抗能力后,还打了他十四下,这也的确太残忍了一些。所以呢,我要是让你在也失去反抗能力后挨不到三十下就挂了,那我从此就不再吸烟喝酒碰女人。”

对一个有文化的流氓来说,吸烟喝酒玩女人这三样,可能是他们活着时最大的乐趣了。

现在,楚某人竟然用这个来发誓,足可以见他心中对杰克是多么的痛恨!

就像是宰猪的屠夫那样,猪在看到他时,哪怕他根本没有杀猪的意思,可猪还是会感到害怕。

这就是一种气场,和身居高位的高官不怒自威有着相同的道理。

现在,杰克就是那头碰到了屠夫的猪,因为他从楚铮走到他面前后,就有了这种让他好像要窒息的感觉。

刚才在‘收拾’李金才时,杰克所表现出的,那绝对称得上是闲庭信步,每一个抬手动脚的动作都是无比的狠辣潇洒,由此可见他自身的搏斗功夫是多么的牛逼。

不过,当楚铮走进地下室后,他忽然有了一种‘猪看到屠夫’的窒息感,脸色也情不自禁的郑重起来,甚至还把无袖背心也脱了下来,露出长满了胸毛的胸脯,随手将背心抛给彼得后,抬起左手又习惯性的对楚铮伸出食指勾了勾:“来……啊!”

杰克的这个‘来’字的音节还没有完全说出来,就见楚铮身子忽然一晃,鬼魅般的向前滑出一

米左右,在众人的目光还没有完全捕捉到他的身形时,右手已经攥住杰克的食指猛地向上一翻!

咔吧……随着杰克的惨叫声,他那根毛茸茸的食指,就非常奇怪的贴在了他自己的手背上。

一下子废掉杰克的这根食指后,楚铮并没有趁机再打击他,因为他想让这个人尝到被折磨的滋味,所以才在后退一步后,马上就满脸‘我很抱歉啊’的表情说:“我很讨厌别人对我做出这个动作,记住,下辈子你要是还有机会能投胎变成人的话,千万别再对人做这个手势了。”

自以为打架那绝对是很牛逼很牛逼很牛逼的杰克哥,在楚铮出现后就已经相当看重这厮了,要不然也不会脱掉上衣摆出要‘大战三百合’的架势来了。

可他说啥也没想到,仅仅是因为一个小小的习惯动作,那个卑鄙的家伙,竟然趁机偷袭他一下子把他的手指头给掰断了,而且最让杰克哥哥感到愤怒的是:他根本没有看清楚铮是怎么忽然出现在他面前的,嘛的,你说闹心不闹心?

等杰克捧着左手嚎叫的声音不再那么刺耳之后,楚铮才伸出右手中指,对这时候脸上带出恐惧的彼得和范强勾了勾:“你们也一起上吧,这样会快些,免得我兄弟在那儿等的着急。”

看到楚铮身子晃了一下就掰断了杰克的手指,饶是李金才现在真想昏过去,可他还是在胡力的协助下强打着精神,喃喃的说:“扬哥真是牛逼的干净,不许别人对他做这个动作,他自己倒是做的很熟练的样子。”

双手扶着他的胡力,在听到他这样说后情不自禁的苦笑一声,觉得这土鳖还真是有一套,明明疼的快要昏过去了,可还有心情说这种话。

不提胡力是如何的‘钦佩’李金才,单说范强。

当他听到楚铮说让自己三个人一起上后,范强不但没像彼得那样的向前,反而后退了一步,眼里带着恐惧的摇摇头,底气很不足的说:“我、我不习惯以多打少……”

说实话,蒋公瑾绑架林静娴这件事,范强和老曹都不怎么赞叹,但拿着人家的钱就得服人家的管,这才很勉强的在那晚的行动中负责开车。

现在,范强看到老曹躺在那儿不知死活,而楚铮的出现也代表了警察的来到,更是通过刚才掰断杰克的动作使他清晰的认识到了危险,他觉得为了几个钱可以出卖尊严和良心,但要是把老命也搭上的话,那可就好像亏大了吧?

杰克和彼得不知道楚铮是鬼车,范强也不知道,但他却知道在明皇迪厅时,就是这厮一脚将他踹昏了过去。

范强更知道:杰克和彼得虽然很牛逼,但他们绝不会只一个照面就能把自己踹昏过去,而人家楚铮就行,由此判断双方的实力根本不在一个档次。

所以呢,强哥在楚铮‘盛情相邀’时,马上就做出了最为明智的拒绝,找了个‘冠冕堂皇’借口,拒绝了楚铮的‘邀请’。

对范强的胆怯,蒋公瑾很愤怒,彼得却是很不屑,撇着嘴的低声骂道:“华夏人都是胆小鬼!”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