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生,请问一下,您是来自华夏的楚铮先生吗?”

就在楚铮走出候机大厅却没有看到商离歌、正要向停车场方向走去时,有一个手里拿着小包包的女人从旁边走了过来。

这是一个三十多岁的亚洲女人,穿着很严谨,戴着个大大的黑框眼镜,不胖不瘦不漂亮也不丑,除了有着一副好身材外,全身上下就再也没有一点可以让楚某人眼珠子一直的亮点了,说白了就是一普通人,就像某个企业会计科内那个三十五了还没有嫁出去的老处女一样。

既然这个女人没啥好看的地方,楚铮只是用眼角扫了两旁一眼,也没有说话只是笑眯眯的点了点头。

既然这个女人一张嘴就说出了他的名字,楚铮没必要否认什么,再说了,他还一向有着不怕女人的优点。

“我叫罗锦岚,隶属华夏国安第处,这次是得到上面的命令,前来协助楚先生的墨西哥之行。”这个自称叫罗锦岚的女人,在很干脆的低声说出自己的身份后,不等楚铮回答就转身向停车场走去:“请您跟我来,我们已经为您安排好了住处。”

看来漫语还是我这次的墨西哥之行告诉爷爷他们了,不过这样也好,能够有人帮忙总不是坏事……楚铮心里这样想着,还是没有说什么,就跟着罗锦岚走到停车场,钻进了一辆奔驰车中。

直到车子启动后,坐在后排的楚铮才放下肩膀上的背包,很随意的问道:“你在墨西哥都是做些什么工作?除了你之外还有多少人?”

罗锦岚轻轻的一打方向盘驶出机场停车场,淡淡的回答:“对不起,楚先生您所问的这些我不能回答,因为这是国家机密。”

“哦,国安的规矩是多了一些。”楚铮毫不在意的点点头,随即问道:“你们打算帮我做些什么?”

“那要看你需要我们帮你做什么了。”

“我想知道该怎么才能找到2012的组织中心。”

“对不起,这个问题我们办不到。”

楚铮有些错愕的抬起头,通过反光镜观察着罗锦岚那张古井不波的脸:“可我来墨西哥,就是为了到那儿去,你既然做不到,那能帮我做什么?总不会只是给我提供住所、枪支以及逃跑时的机票吧?”

“除此之外,我们还能帮您很多。”

“说说呢。”

“比方为您提供车辆,带您去见一个您最想见到的人。”

楚铮马上追问:“是柴紫烟吗?”

“柴紫烟是谁?”

“算了,那你说说要带我去见谁吧。”

对这个一问三不知的女人,楚铮耸耸肩也懒得和她再说什么,于是就闭上了眼,但随即接着就睁开了,因为罗锦岚说:“带您去见的那个人,叫谢妖瞳。”

……

谢妖瞳,华夏京华谢家的绝对大小姐。

此时,苍白的脸上还有数道血痕的谢妖瞳,再也没有了昔日的**,就这样呆呆的躺在床上。

她的左肩中了一枪,在房门被敲响时,她正在回忆刚过去不久的那场厮杀。

谢妖瞳和北宫错在离开柴紫

烟后,并没有按照2012中人提供的路线撤出那片热带雨林,而是直接就钻进了雨林中。

他们都相信,如果按照2012中人‘指点’的那条路往前走的话,很可能会遇到很多防不胜防的陷阱。

别忘了这片热带雨林可是2012地下城的出入口,2012的人没有理由不在这儿加强防范的。

不过,尽管谢妖瞳和北宫错都很聪明的认识到了这一点,也没有按照人家指定的路线撤出密林,但在告辞柴紫烟后所遭遇到的危险,仍然让他们都升起一股穷途末路感。

热带雨林,根本看不出现代建筑的热带雨林。

陷阱,无处不在的陷阱。

暗箭,随时随地都会射来的暗箭,让他们的神经都绷到了一个一触即断的高度。

当然了,北宫错作为当前华夏最优秀的特种兵,肯定受过应付各种复杂环境的严酷训练,所以相比起谢妖瞳来说,那绝对要胜过百倍。

不过可惜的是,无论北宫错在这种复杂环境下做出如何正确的判断,甚至能准确的事先识破那些陷阱,但他们的行踪,却好像一直都没有脱离敌人的掌握,只要他们一接近雨林边缘,肯定会有几杆安装了消音器的狙击步枪等着他们,逼迫他们不得不再次退回森林深处。

只要他们一退后,那些隐藏在暗处的狙击手,就会停止射击,也不会追赶,而是将他们交给在密林中的同伴。

休说北宫错和谢妖瞳都是那种聪明绝顶的人了,就算是个笨蛋恐怕这时候也察觉到了敌人的用意:人家要将他们生擒活捉,要不然凭着那么多带有红外夜视仪瞄准镜的狙击手,就算他们的反应速度再快,但总不能总是打不中他们吧?

在察觉到敌人这个用心后,北宫错和谢妖瞳都很无奈,唯有死命的与密林中的敌人周旋。

俗话说,虎猛架不住狼多,男人再壮在床上也不是女人的对手。

在这种人生地不熟的特殊丛林环境中,北宫错和谢妖瞳要想在至少几百个有枪敌人的包围下突出密林,那绝对是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如果人家不是想将他们生擒活捉,他们不可能支撑到十几个小时,

就在谢妖瞳感到筋疲力尽,但仍然没有离开密林一步、她真的完全绝望时,敌人的骚扰式进攻却停止了,继而变成了围而不打:只要你们老老实实的呆在密林中,我们就不会动手,这样的话,你好我好大家都好的说……

围点打援。

在试着又向外冲了两次失败后,北宫错和谢妖瞳都想到了三十六计中的这一计,顿时就明白了柴紫烟这样安排的‘苦心’:她这是在得知了某种消息后,改变了要将他们生擒活捉的战略,继而将他们当作了鱼饵,籍此来钓到某条大鱼。

那么,那条让柴紫烟渴望钓到的大鱼会是谁呢?

北宫错和谢妖瞳根本没有费脑筋,马上就同时想到了一个人的名字:楚铮。

柴紫烟这样做,就是要‘勾引’楚铮的到来。

想明白了这一点后,北宫错马上就做出了一个冒险的举动:让谢妖瞳一个人不顾一切

的向外冲,他敢拿生命来保证,那些藏在暗中的狙击手们,绝不会真的会将她射杀。别看人家不愿意让他们两个人一起冲出去,但不会介意放走一个人去报信。

当谢妖瞳也明白了这一点后,并没有和北宫错谦让‘兄弟,你先撤,姐姐我在这儿坚持着!’,因为她明白北宫错绝不会同意让她一个人留在密林中,所以在狠狠的咬了一下牙后,就没有半点犹豫的向密林外冲去。

正如北宫错所料的那样,谢妖瞳突然不再注重隐藏的就像个‘活靶子’似的往外冲时,那些狙击手真的没有向以往那样用子弹封锁她前进的道路,而是在她左肩后面轻轻的‘种’了一颗子弹后,就任由她跑路了。

为了方便谢妖瞳的跑路,‘好心’的柴大教主还吩咐人给她在外面准备了一辆现代小跑,并在里面留下了一张地图,其中华夏驻墨西哥首都大使馆的坐标方位,被明确的标了出来。

谢妖瞳尽管知道这一切都是柴紫烟的安排,但她在受伤下却没有别的选择,只能按照人家的意思去做,因为北宫错还被困在密林中……

帮帮帮,就在谢妖瞳想到这儿的时候,房门被敲响。

她那双昔日灵动、现在呆滞的双眼,在活动了一下后才低声说道:“请进。”

门开了,当先进来的那个替谢妖瞳疗伤的罗锦岚,她在走进来后,用非常公式化的口吻问道:“谢小姐,你感觉好些了吧?”

“好、好多……”谢妖瞳刚说到这儿,就看到一个男人出现在了门口,马上,她就再也说不出一个字,泪水就决堤般的倾泻出来。

“她在驾车来到大使馆的时候,左肩就已经中枪了,枪口很深,但弹头已经取出来了。好了,你们聊,我就在隔壁房间,有事叫我。”罗锦岚这时候扭头和走进来的楚铮说了一句,然后转身走了出气,顺手替他们将房门关上了。

看着脸上被树枝划出一道道血痕的谢妖瞳,楚铮慢慢的放下了肩膀上的背包,走到床前坐在床沿上,抬手轻轻摸索着她的那泪水不停淌过的脸庞,低声说:“妖瞳,别哭了。只要你没事,我就放心了。”

根本不顾左肩有伤口存在,谢妖瞳猛地翻身坐起,右手搂住楚铮的脖子,哭声更加的大了起来。

自己的女人,被曾经是自己的女人伤成这样,楚铮委实不知道心中是什么滋味,只能用手在她的后背上轻轻拍打着。

“楚铮,我以为这辈子都再也看不到你了……真的。”也不知道哭了多久,直到将楚铮胸前的衣服都湿透了后,谢妖瞳才抬起右手,摸着他的鼻子嘴巴,哽咽着说:“我一点也不明白,事情为什么会变成这样。我和北宫错为柴紫烟做了那么多,可她却狠心的将我投入了水牢。”

“这一切都怪我,都怪我不冷静,遇事太冲动,所以才让她变得这样丧心病狂。”楚某人首先很愧疚很愧疚的做了一番自我批评,随即眼神有些迷茫的问:“妖瞳,你信不信我们人活着所做的这一切,都是冥冥之中自有安排?换句话说,我们该做什么、又将得到什么样的下场,可能是早就定下的了,这,可能就是命运了吧?”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