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俊霖灵王是吧?我倒要看看你是何人物,不知道能不能为我所有。”见贾冲出去后,苏风等人在大门处等待一会,觉得不妥,便又坐回原位等待。不久,门外响起几声嘘寒问暖之声,那轻轻而不慢的脚步,让苏风心中满是期冀,然而又忐忑不安。

“灵王,你远道前来不知是所为何事呢?”未进大厅,贾冲谦卑有礼道,身子侧开一下,让俊霖灵王先行。

然而,那俊霖灵王并未答话,而是很有深意的看了一下贾冲,边说边走:“为何而来?城外是怎么回事啊?还有,今个月的石矿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不够数?”

俊霖灵王的目光只是稍微扫了一下苏风等人,最后在梦云身上停留片刻,然而身子已坐在刚才贾冲所座的位子上,而贾冲只能乖乖的站着待命。

静,很静,静的几乎让人不能喘气,而贾冲在灵王的注视下,早已汗流浃背。苏风神情依旧,旁若无人的看着梦云,仿佛周围的人与物都不能入他的法眼,而梦云因为许久没能享受苏风如此待遇,因此脸颊一直处于发热及红晕状态。

“你是他的新任主子?”忽然,俊霖将目光看向苏风,淡淡的神情,很随意的语气,打破了沉静已久的气氛,而苏风的目光也终于从梦云身上移走,从而让梦云有放松喘气的机会。

“是不是有什么关系吗?莫非你会放过我吗?你知道吗?即使人的修为如何高,但其心中的是不会消失的,据说‘天魔界’中人都很喜欢女色,按理说,像你如此修为高的人,对这些应该很看淡,可你为什么要对她产生呢?”看着眼前的灵王,苏风淡淡的说道。

闻言,气氛霎时骤降,众人的脸色变得异常深沉,梦云是他们的大嫂,等同苏风面子,此时居然被人意yin,这不是等同不给他们面子吗?因此,他们的目光整齐而一致的看向灵王,愤怒的表情感染了空气,从而传到俊霖身上。

看着下面如同蝼蚁一般的小人物,心中虽然有点吃惊这些蝼蚁反应的气势,但还是没把他们放在心上,唯一值得关注的是贾冲的新任主子,能察觉到自己刚才瞬间的青年,不过,那只是稍微值得而已,因为他们根本不是一个级别的人。

“哦?看你的年纪及气息,不像是苦难者,可在我管辖的域省中,没听过你这一号人物,刚刚出去的无职业者,应该是你叫的吧,不知道你想干什么呢?”俊霖看了看苏风,若无其事道。

“是不是又如何呢?倒不如把你心中想的说出来吧,你堂堂的域省之主,管辖十多位灵师的灵王,不会无聊到此一游吧?”对于俊霖那高高在上的态度,苏风没有理会,依然轻松道。

闻言,俊霖眼瞳一收,双眼重新在苏风身上来回扫描,眼瞳因为时间而闪了几下,最后才缓慢道:“小子,给个机会你,只要你效劳于我,我奉你为灵师,并赏给你五座城,美女百名,你看如何?”

忽然,俊霖话锋一转,玩味的打量起苏风,其脸上倒不像在说笑,这把苏风及贾冲给弄模糊了,这转变还真太快了,让苏风还没来得及思考,久久过后,苏风迟疑说道:“你是见到我的资质很好,才会如此说的?”

俊霖听后并未说话,反而使劲打量苏风,最后笑道:“不错,不错,资质果然是人中之龙,虽然不算是绝顶,但也算精玉,不知道你是否愿意呢?”

到此,明眼人一看便知道怎么回事,唯有贾冲蒙在鼓里,怎么原本要针锋相对的两人,此时看起来如同好友的和谐呢?或许,静观其变才是真理,因为这里就算他最小。

“要是我说不愿意呢?”仿佛在跟俊霖斗气,苏风气定神闲的说道,双眼直瞪着俊霖,似乎要看看俊霖听后会有如何的反应。

“哦?”闻言,俊霖的眼瞳再次一收,身上的气势开始若有若无的向苏风逼进,嘴不再说话,但双眼却与苏风对方,这简直是大眼瞪小眼。感受到空气中传来的压力,苏风只是淡然一笑,身上的真气自行运转,开始与外来气息对抗,而双眼未曾移动过。

然而,俊霖身上的气势来得快,消失的也快,瞬间便消失的无影无踪,其目光因此而移开,身子离开座位,随意道:“知道吗?你的修为不过是灵师级别?你可知道灵师与灵王的差距?或许从灵师及灵王的权利中就能看出一点东西,灵师与灵王中间一道不可逾越的沟,你自问能踏过去吗?”

听后,苏风稍微疑惑一会,而俊霖并未给机会他多加思考,脚步在大厅中极为慢的走动,继续说道:“或许,你可以,但不会是现在。目前,我不动也能将你置于死地,你信么?不信?你大可以试试,要知道人的性命只有一条,代表着只有一个生存的机会,你能明白其中意思吗?”

“要是说我不明白呢?”忽然,苏风意气风发道,身上的气势不再保留,宛如黄河之水般,源源不断的冲向俊霖,由被动换成主动。

“不明白没关系,我说到你明白就是了,你乃属百年难得一见的奇才,而目光‘天魔界’正处于一个多事之秋,突变会在不定期发生,所以我希望你能为我所有,凭你的资质,相信不出三年,你便能突破灵师与灵王的跨越,难道这样的结果你不乐意接受?要知道,这样的话,你才能更好的杀我。”

“嗯,听起来的确很好,但三年的时间太长了,我等不及,你看有没有速成的办法,三天能成为灵王如何?这样的话,我臣服于你又有何妨呢?”随后,苏风笑着说道。

闻言,俊霖一愣,随后冷声道:“三天?简直是妄想,要是你能够三天成为灵王,我做你的仆人又如何?看你根本就是一个不知死活的小子,居然把灵师与灵王混为一谈,不说我看小你,就算你的天资出众,要是没人带领,我保证你不能活出三年。”

“哦?你就这么有自信?”闻言,苏风额眉一皱,低声说道,身子不再坐着,同样可有可无的走着。

也不知道是因为什么,俊霖听后一时间无言了,大厅再次沉默,听到的只有苏风两人的脚步声,龙缘风等人旁若无人的打起哈欠,贾冲则绷紧神经的看着眼前,最不可思议的是,梦云居然看着自己的手甲发呆了。

“好了,我也不多说废话了,既然你不愿意效劳于我,那留着你会成为我的隐患,虽然我很惜才,而我此行的目的正是为了寻觅咸菜,但有时候事与愿违,所以别怪我狠心了,这同样是像你证明,灵师与灵王的实力并非是你想象中那样。”忽然,俊霖猛然停住脚步,低声说道。

冷,冷到不可理喻,这冷不是天气的转变,而是俊霖身上传出来的,那冷,冷得痛彻心扉,身子不听话的抖擞,真气开始自行运转,从而暖化体内的寒气。而苏风的脚步也停止了,不是因为寒气,是因为他无路可走。

转身,面对甚为阴沉的俊霖,苏风第一次感受到危险的感觉,而且是如此的清晰,之前面对俊霖,他是完全有自信应付一切,但此时却不同了,心中涌起了阵阵无力感,苏风第一次感觉世间还真有事情自己是不能办法,至少不能坦言面对一切。

“怎么?怕了?要知道,现在后悔还来得及,我说过了,我是一个爱才的人,所以只要你低头,我便能放你一条生路,那怕你不是忠心的。”俊霖将苏风神情的变化尽收眼底,心中冷笑一声,嘴里甚为潇洒道。

“怕?我还真怕,不过我怕的是你不能杀我,那时你会很丢脸,更怕我一个不小心把你杀了,那时你所管辖的域省,或许会发生**,或者被我占领了。”输人不输阵,苏风心中清楚的了解,所以很是傲然的应道,心中的战意因此而燃烧,双眼逐渐升温。

“好!”突然,俊霖大喝一声,许久没有被人恐吓了,此时听起来别有一番味道,至少心中的战意被点燃了。

对方如此,苏风不在乎,他在乎的是,自己能不能承受住所谓灵王的一击,因为他心中没底,但从小培养出来的镇定,让他很冷静的面对俊霖,冰霜的脸庞那是不怒自威,其中的寒气并不比俊霖弱。

俊霖见此心中微微一惊,但心中被苏风激起战意的他,早已将所谓的‘爱才’之说抛到一边了,一手一挥,寒气瞬间消散,恢复了暖和的气息,这暖气让龙缘风等人一时适应不过来。未等龙缘风等人回神,俊霖脸色一变,另外一手再次一挥,一股热流直径涌向苏风。

“呼呼!”

正面迎来一个热流,其温度高的让苏风猛然一惊,一手抬起,在前面旋转一下,随后一推,一股气流逆向而行,从而对上那股热流。随后,另外一手一招,空气再次冰冷起来,一股气流冲向那两股气流。

“哼,不过是雕虫小技。”见此,俊霖冷哼一声,知道自己有点看小此人,但胜与负早已有了结果,所以俊霖没什么好担心,此时不过是打发时间而已。说完,一手微微一抬,刚刚前往苏风的那股热流猛然一颤,从而突破苏风的两重防御,化作一条巨龙从而袭向苏风。

苏风见之色变,眼前的巨龙来势冲冲,当中还带有一股热流,刚才的他已经清楚热流的性质,其性质是火的浓缩状态,温度高的惊人,因此,苏风一时之间未知如何是好,静静地等待眼前巨龙的来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