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论那迟山还是付俞的心中抱着怎样的想法,但是秦铭看得出,他们是真的希望自己好、希望自己强大的人。秦铭的心里不禁有些感动,纵然这些人想法并不纯粹,但至少,他们是支持他,是站在他这一边的。

秦铭重重的点头,说道:“我一定会证明我自己的,我会用最真实的名次告诉所有人。我的三甲之位,实至名归!”

秦铭脑中闪过元峰等人模样来,说道:“谁想要谋夺我的位置,都不可能。”

“那么,我便是你崛起之路的见证者。”付俞的眼中发光,他看着秦铭,高声说道:“我们都希望你能够崛起,让世人都知道,即使灵根低劣,我们也不会差于任何人。”

“我相信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不凡之处,只要想做,你就能做到。”秦铭握紧了拳头,觉得心中热血沸腾,心中不禁也生出了一股万丈豪气来:“我想要夺冠军,我认为我一定能够做到!”

“冠军?”付俞猛地抬起头,一脸诧异的看着秦铭,似乎听到了不可思议的事情。他瞪大了双眼,心中喃喃:“这个人心中竟然有如此大的志向吗?”

秦铭用力的点点头:“冠军!我会证明给你们看,世上无难事,只怕有心人!”

“那我们一定拭目以待!”

付俞的眼中充满了期待,没有人比他们这一类资质并不出众的人更希望秦铭崛起。因为那就意味着他们的世界里将会有无穷的希望,或许他们的人生也就将从此改变。

“此战,秦铭胜!”

旁边的蓝衣弟子走上前来对着秦铭说道:“连胜三场,准你直接晋级复赛。三天之后,玉璧上会公布你的赛场与排名。”

秦铭向这蓝衣弟子行了一礼:“多谢师叔。”

蓝衣弟子点了点头,径直的走了,秦铭也与付俞拜别,然后各自回了住处。还有三天的时间,秦铭决定好好的修炼一番,争取百尺竿头再进一步。

不过法力的增长是日常月久、徐徐渐进的事情,区区三天的时间的并不能带来多大的改变。故而秦铭便将心思放在了法术的修炼上。

在战斗的时候,更加迅速的施法速度是绝对是影响胜负的关键性因素。

拥有神识的秦铭有着远超别人的反应速度和思考能力,当意识与元神融合的那一刻,秦铭的思维之敏捷已经不是普通的炼气修士可以比拟的了。现在的他无论是学习能力还是理解能力都有了质一般的飞跃,神识之力无愧于它的威名赫赫,即使是现在的秦铭,也已经能够做到过目不忘了。

再者虽然秦铭修炼的速度不尽人意,但那却是因为他必须要五行同修的原因,他本身第五品的灵根不能够说太差。正因为如此,故而秦铭才能够在短短一年之内熟练的掌握八

门法术,其中更是还有三门中级的法术!

放在别处,这绝对是一个不敢想象的事情,就算说出去也绝对没有人会相信。但这就是秦铭心中如此自信的原因,就算是面对传闻之中绝对不可敌的世家子,他的心中也是有底气的。

寻找到一个僻静的地方,秦铭便就开始练习起法术来,初级的法术自然是不用再练习,秦铭将所有的精力都用在了修炼中级的法术身上,寄望于自己的施法速度能够再快一些。

总共三个中级的法术。修炼之前秦铭也是精心的考虑过的,毕竟他的大五行灵根可以让毫无阻碍的使用五系的法术,自然要好好的搭配一番。

首先,防御力土系的法术必须是要有一个的,再次是杀伤力最大的火系法术,最后是单体攻击力最强大的金系法术。有了这三个强大的中级法术的存在,秦铭有信心可与任何人都斗一斗。

怀着心中的激扬澎湃,秦铭陷入了紧张的修行之中。虽然因为中级法术消耗的法力巨大,修炼一段时间之后秦铭必须要通过打坐来恢复法力,但是不管怎样,这三天都是收获颇多的。

很快三天的时间一晃而过,转眼就到复试正式开始的时间。

昨天秦铭刻意的没有修炼到很晚,今天起了一个大早炕,早早的就赶到了比试台,但是出于意料的这里已经站了很多的人了,秦铭看向场内,隐隐约约有很多的蓝衣弟子在走动,他们并非是弟子堂的执事,单纯的只是为了看比试而来的。

而几乎所有的灰衣弟子都到了场内,对于他们来说,精彩才刚刚开始而已了。复赛将完全不同于初赛,不仅是参赛的弟子质量都有了一个大大的提高,而且比试的双方不同于初赛时的不固定。

比如说今天的青玉璧上,公布的将不仅仅是复赛的名单。宗门已经将所有弟子初赛之时的表现和战绩综合在一起进行了评比。所有的弟子分作四部分,固定在东西南北四座擂台上比试,宗门根据他们的表现为他们选出合适的对手,直到战满五场。

所以,复赛可以说是整场考核最宏大和精彩的。因为每一场比试都是势均力敌,不会再现初赛时的景象。这里每一场比试都充满了悬念与未知。

玉石壁前,所有人都期待着,翘首以盼。

时间渐渐的过去。终于,四名蓝衣自己联袂走进场内,他们共执一枚黑色的石令,表情肃然,正是弟子堂的四大首执事弟子。他们来到玉璧前,共同运转法力。不一会,一道粗大的黑色光束冲天而起,映入玉璧之中。

顿时,玉璧之上,密麻的文字陡然变化,玄光一闪,此届复试的名单正式出现在所有人眼中。

巨大的玉石壁之上总共有四列文字,每一列又有两行。四列文字从左到右,上方都

有一个巨大的黑色字体,分别为东、南、西、北。

不过整个复赛榜最耀眼的,却是每个大字之下的那四个人名。它们高高的浮起,位置仅在黑色的大字之下,它们的字体苍劲有力,散放出金色的光芒来,映刺所有人的眼睛。

这是宗门特选出的四个人,分别镇守东南西北四方擂台,从一开始就俯视所有人。

这四个人是弟子堂所有的蓝衣弟子们共同商议,根据初赛的战绩和平时在宗门或家族之内的表现评选而出的,甚至还会有金丹长老的意见在里面。毫无疑问,这四个人就是天阳宗新一届弟子的翘楚,他们的实力在所有人之中称最!

没有人对此表示怀疑,这是个人都是天之骄子,在哪里都不平凡。现在只是过了初赛而已,他们的光辉就已经让所有人都要仰视。这是个人镇守四方擂台,早已经得到了蓝衣弟子的名额,如今只为冠军的荣耀而战!

只有在复赛之中连胜五场的人才有资格与他们比试,而遍数往届的考核就可以知道,想要胜出却几乎是不可能的,冠军或许只会在这四人之中产生。

所有的人都被这四个人的名字吸去的目光,甚至没有去第一时间查看自己的位置与排名。

“东方,王青山。南方,易鸿月。西方,叶雨涵。北方,赵瑜呈。”

一看清了那四个名字,许多人都不禁微微的一惊:“什么时候,我们普通弟子竟然能够与那些世家子一较高低了?!”

“这一届的守擂人,我们普通弟子的人数竟然与那些世家子相当!”

“易师兄与叶师姐真是好样的,这一届总算没有让那些高傲的世家子独霸决赛。”

“是啊,回想前几届大考核的首冠,几乎都是在那些世家弟子们之中挑选,这一届终于要扬眉吐气了!”

“对!易师兄与叶师姐都是绝品的天才,世家子只是仗着比咱们多修炼几年这才能够超过我们,但是遇到了真正的天才,同样不堪一击!”

有的人心中满是畅快意,显然对那些世家子有太多的不满,看着这一次终于要扬眉吐气,心中不禁畅快不已。

不过有些人却不认同,他们摇头道:“各位有所不知,这四人看似并列榜首,不分高下,但实则以东方王青山为最,依我看,这一次的冠军非王青山莫属。”

“的确,东南西北四榜看似并列,不相伯仲,但那是对于普通的复试弟子来说的,四榜榜首之人还是以东方为尊。”

“不错,众数历届大考核,冠军之人都是东方守擂者,极少有例外的。”

此话一出,好多人都沉默了,这的确是事实。

但是更多的人心中不甘着,难道说这一届的冠军仍然要被那些世家子夺走吗?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