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是一天匆匆而过,复赛已经到了最后的关头,今天就该要决出五连胜的人选了。每个擂台只会有一个人得到这个名额,和四个守擂之人一起并列八强。

秦铭早早的来到了擂台下,等待比试的正式开始。

另一位四连胜的弟子是王青石,是东方守擂之人王青山的同胞兄弟。不同于他的哥哥,王青石一直是低调的人,在昨天的战斗之中险胜,得到了角逐本届考核八强的资格。

离比试开始还有一段时间,秦铭坐在一边静静地等待着。此时的擂台四周已经围满了人,所有人都和秦铭一样等待着比赛的开始。这是整个大考核开始以来,所受关注度最高的一场。

许多的人惊闻元峰竟然在昨天的比试之中落败,而一直以来不声不响的秦铭,竟然出乎了所有人的意料,意外胜出。人们回想起这个少年的经历,第一次的将目光移到了易鸿月与叶雨涵之外的另一位三甲之上。这个不知何时就被人们淡忘的三甲之人,已经显露出了他的锋芒。所有人兴奋的期待着,想要见证一位天才的崛起。

对于人们来说,秦铭的事情给了他们更多的谈资。不似易鸿月与叶雨涵一般的高高在上,这个一直以来都是被人们刻意遗忘的少年更加身俱传奇性。人们期待看到一个潜龙出渊,王者归来的故事。昔日落魄潦倒的少年一举成名,扬眉吐气,这更加符合他们心中的幻想。

秦铭静静的坐在那里,等待比试的开始。许多的人目光游走,落在秦铭的身上,看着这个曾经被遗忘在角落里的少年。秦铭只觉得今天看在他身上的目光直比过去的一年都更多。

秦铭有些不适应,仿佛是回到了更从前,他被众位仙师评定为三甲的那段日子。那个时候,人们也用这样的眼神望着他这个三甲,虽然那个时候不过只是刚刚离开世俗界而已,但是没有人不懂得其中的含义。

修仙者的神奇与强大早已经深入人心,对于世间的凡人来说,成为仙人才

是首先期望的事情。其次是武道,最后才是科举致仕。当这些人明白原来修仙者也分作三六囘九等之后,三甲的荣誉便就如金科状元一样让人梦寐以求了。

秦铭稀里糊涂的被选作了三甲,自然是有许多的人不服气,但是更多的人认清现实之后只会来交好,而不是无谓的敌视。就好如眼前的这个女人。

秦铭看着前方的肖晓薇一步一步的走进自己,她的脸上是美丽的微笑,身材挺拔而诱人。但是秦铭的心里却对之好感全无。

肖晓薇仿佛看不见秦铭的冷淡,她嫣然一笑,缓缓的开口:“秦师弟孤单一人,不若让奴家来陪陪你。”肖晓薇毫不客气的坐在了秦铭的身边,她的身上散发着一股幽香,让人沉醉。

秦铭不由得皱了皱鼻子,显然有些不适应,他不由自主的向外挪了挪身子。

肖晓薇看着眼里,脸上的笑意更加深了些:“师弟怎么不说话,你这样的实力,还怕奴家吃了你不成?”

“你有心情来陪我,不如去看看元峰,想来他现在的日子不怎么好过。”

“他过得好不好,又与我何干?”肖晓薇淡然的一笑:“姐姐更加关切的是师弟你呢。”

秦铭不禁道:“元峰怎么说也是待你不薄的。你来关心我,我与你又有何交情?”

“师弟是想说姐姐是薄情寡义的人吗?你只看见那元峰对我百般奉迎,但私下里,他又安的是什么心?”肖晓薇反问。

秦铭道:“既然你心知那元峰另有所图,为什么不与他划清界限。反倒与他沆瀣一气,做些歪门邪道的事情。”

肖晓薇突然笑了笑,说道:“你说的倒容易,但总不是所有人都像你一样有金丹期的紫袍长老在背后撑腰。元峰不敢动你,但是像我这样的弱女子,资质本来就不出众,偏偏又生了这一副俏囘丽的模样,若是得罪了那元峰,又怎么还有安生的日子?再说他帮我得到一个精英弟子的名额,即使手段不甚光明磊

落,但我又怎么能拒绝?”

秦铭转头看向肖晓薇,她美丽的眼神里有一种深深的落寞,此时的她不再故作魅惑,却那样的楚楚可怜。秦铭看着眼里,不由得心底微酸,原来这个女子也有这样的无奈。

当下一阵沉默,两个人久久无言。

突然前方一阵骚囘动,人群分开。当前两名身材健硕的青年修士走了出来,前面的青年面容还稍显稚囘嫩,后面的那一位便就显得老成了许多。这两人长相有七分相识,望了望四周,眼神在秦铭的身上定格。

年长一些的青年抱手而立,站在人群中。那位年少一些的快步走到秦铭的身前来,先是打量了秦铭一番,然后说道:“我是王青石,你是秦铭吗?”

“王青石?”秦铭慢慢的站起身来,说道:“我是秦铭。”

对面的王青石指了指后面在人群之中负手而立的那个青年修士,说道:“那是我的大哥,王青山。昨天你和元峰的比赛我也看见了,我觉得没有信心胜过你。大哥对你很好奇,所以来看看。”

秦铭听到这话,不禁看向前方的人群之中伫立的王青山。他静静的注视着这里,全身上下都渲染着一种强大的自信。秦铭只是看了一眼就知道,这个人有绝对强大的实力,不是元峰之流可以比拟的。

王青石憨厚的笑了笑,说道:“我大哥比我可强多了,他说不出意外,这一届的冠军绝对是他的。但是我却感觉你很不简单,所以把他叫了过来,让他看看你的实力。”

秦铭笑了笑,对这个耿直的王青石很有好感。这时,对面的人群之中又走出来一个人,昂首挺胸,气度非凡。正是北方擂台的守擂之人,赵瑜呈。毕竟这场战斗会决出他的将来的对手,趁早了解一些对手的实力显然是必要的事情。每一个守擂之人都会这么做,除开绝对自信的人之外。

就在这时,一声清脆的钟响传遍整个比试台。

今天的战斗,正式开始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