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铭将黑色的玉书也收了起来,转而拿过那一本薄薄的小册子,仔细的翻阅。

相比于前两本功法,这上面的几道高级法术自然是要逊色许多的。但若是想要尽快的提升实力,除开那一柄极品法器,它却是秦铭的主要手段了。

小册子上记载着三个高级的法术,秦铭只是一看就知道它们都是相当珍贵的法术,威力强大,不是他现在掌握的这几个法术可与比拟的。

第一个是一道名为浑金囘盾的高级法术,就像元峰使用的那一招火焰落木一样,这浑金囘盾是糅合了金系与土系两家之长的一道法术,可以说其防御力是相当强大的。再有,而今修仙界的主流早已经是单系灵根为王了,像这样的混合法术真是少之又少,更显这法术的珍贵。

第二个则是一道名为炎剑之术的法术,顾名而思义,这与秦铭现在掌握的虚化法力之剑是极其相似的东西。不同的是加上了狂暴的火系法力,实力强大得多了。

看到这里,秦铭不禁有些疑惑了,两道法术,竟然都是这样威力强大的混合法术!秦铭转眼,看向最后一页。

“火焰落石?”看到这里,秦铭不禁脸上又迷茫了一些,赶紧的转头看向一边的注解,脸上紧皱着的眉头这才舒展开来。

“原来这几招法术,是师尊参照别的法术自己改良出来的……”秦铭终于点了点头,心中同时满是惊讶与佩服:原来师尊的实力这么强大!纵然是金丹期的修士,想要做到这一点也是极为不易的。

秦铭翻阅着这本薄薄的小册子,逐渐地也明白了过来。这几招强大的法术全都是师尊这些年来的结晶,按照上面所写的,是专门为了大五行灵根而研究出来的几种法术。由此看来,师尊与大五行灵根结的缘真是极深的呢。

…………

一天的时间就这么匆匆而过了,第二天一早秦铭就起了炕,开始在屋外打坐修炼,等待醒灵钟响起。

日头开始越升越高,阳光也变得越来越刺眼。终于,秦铭睁开眼睛,停下这一上午的修炼,站起身来,缓缓地向着西边的演法台走去。

这个时候的紫囘阳囘峰已经渐渐地热闹了起来,偶尔

路过几间小屋,依稀可以看见几位师兄师姐们正在走动。有些人看见了秦铭,热情地与他打招呼,一脸笑意的看着他们的小师弟。

这样秦铭觉得心中暖暖的,觉得现在的情况不知比从前好了多少。少年的心里,也渐渐地对这座山峰开始认可起来。

秦铭沿着小路一直的走,虽然路途不算近,但是他的心中却满是喜悦。

渐渐地,前方一处不大的演法台已经出现在了眼中。说是演法台,其实便就是一处青砖铺底的空地,长宽不过三十丈而已,四个角上都立着一根粗大的柱子,上面布满了繁杂的阵纹,能够很好的将演法台守护起来。

秦铭已经看见那里正有一大一小两个人影站着了,大一些的成熟稳重,叫作希石。小一些的则显得活泼开朗了许多,叫作泾川。他们显然也是看见了秦铭的到来,纷纷转过望过来。而泾川更是迎上了前来,看着他秦铭,脸上笑意连连。

“秦铭见过泾川师兄,见过希石师兄。”秦铭认真向两位师兄见礼。

泾川听到秦铭这样说话,先是一惊,然后就是欢喜得哈哈一笑。他端详着秦铭,好一会才说道:“秦铭师弟客气了,在泾川师兄面前不必如此多礼。”

讲到这里,这泾川师兄似乎是再也憋不住了。他转过头,几乎要蹦了起来,对后面的希石说道:“希石师兄,希石师兄,看到没有,泾川也是师兄了呢!”

后面的希石见他这幅模样,却是摇了摇头,说道:“还不将秦铭师弟带进演法台里来,既然是师兄,那便就该有师兄的样子。”

“嗯!”泾川重重的点点头,拉着秦铭的手臂就向演法台里走去。他不过比秦铭高上半个脑袋,一张脸上却是飞扬着,全然不似秦铭那样的沉稳,是个真小孩一样的。

秦铭有些来不及消化这个泾川师兄的热情,就已经被拉进了演法台之中。一边的希石走上来,冲秦铭笑了笑,递给他一块紫色的令牌,说道:“秦铭师弟,这是这演法台的阵法令牌,有了它你就可以随时进入这演法台之内了。”

秦铭接过希石递过来的令牌,将它放进储物袋里,说道:“多谢希石师兄了。”

石只是和善地点点头,旁边的泾川却叫了起来,说道:“秦铭师弟,咱们来好好地切磋一下吧。泾川师兄可是很厉害的哦,有了师兄的指点,你肯定会进步如飞的。”

旁边的希石师兄见他这幅样子,不由得将脸沉了下来,说道:“泾川,你作为兄长,就理应爱护小师弟。小师弟现在只不过刚刚修炼一年而已,怎么能够与你切磋,而且你没轻没重……”

旁边的希石开始数落起来,泾川站在秦铭的身边,却像个蔫了的茄子,憋着嘴说道:“好啦好啦,希石师兄又来教训人了!”

对面的希石也似乎意识到了在刚来的小师弟面前说这些有些不妥,随即便就止住了话声。

这时,旁边的泾川却将嘴巴凑到秦铭的耳边来,故意很大声的说:“秦铭师弟你不要介意,希石师兄总是这样一幅很啰嗦的样子。”

秦铭张张嘴,却不知道该接一句什么,只看见对面的希石满脸的黑线。

既然秦铭已经来到,三个人便就开始修炼起来,不过一边的泾川却总是止不住他的嘴巴。

“秦铭师弟,我们以后一起玩好不好,希石师兄太闷了,总是整天整天的不说话,一说起来却没完没了的,真是没趣。”

“秦铭师弟,听说你是这一届考核的冠军呢!真是可惜,师尊不叫我去看比赛,不然就能够提前看见秦铭师弟你了。”

“秦铭师弟,你可真厉害。告诉你哦,希石师兄上一次考核只得了一个季军呢……呵呵,真是笨蛋。要是让我去考核,肯定也给师父拿个冠军回来。”

“为什么泾川师兄不去参加考核呢?”

“这个啊……听师父说,泾川是在泾川河边上捡来的,已经错过了参加考核的年龄了,从小是在紫囘阳囘峰里长大的……所以泾川师兄又是于师兄哦,和师父一个姓呢!嘿嘿。”

“秦铭师弟,我给告诉你啊,其实希石师兄喜欢的是对面雨阳囘峰的张师姐哦,上次我偷偷地看见了……啊,希石师兄不要打我嘛,泾川就不说上上次你和张师姐偷偷约会的事情了。”

“师兄你还打我……秦铭师弟,咱们来一起教训希石师兄好不好?”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