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同阳先是沉默了片刻,然后才缓缓地开口,说道:“按照掌门的吩咐,同阳已经查清楚了那秦铭的底细。元峰已经在我同阳囘峰,至于那肖晓薇,也已经被我收入到了门下。”

“很好。有他们两人在,我们的计划就可以神不知鬼不觉的进行下去。想来紫囘阳老儿不可能发现蛛丝马迹。”齐容阳点点头,胜券在握的样子。

“可是,那瞑寒之玉事关那熔灵洞的大秘,若有闪失,只怕我们担当不起啊!”石同阳忧心忡忡。

“哼,只要我们计划成功,那瞑寒之玉自然会重新回到我们的手上,难道还会自己跑了吗?”齐容阳自信满满:“而且这一次,世阳师弟已经答应出手,愿意支持我。有他出马,王龙阳那个两面三刀的货色,是绝对坐不稳弟子堂第二长老的位置了的。”

说道这里,齐容阳看看了旁边的石同阳,说道:“至于师弟的损失,只要他日本座重掌天阳宗的大权,自然会加倍的奉还。”

“多谢掌门。”石同阳拱了拱手,脸上的愁色却是丝毫也不减。

………………

秦铭辞别两位师兄,回到了自己的住处。

希石师兄的话让秦铭的心中有了一种危机感,每每想起师尊,秦铭就觉得心中沉甸甸的。倘若不能够在排位战上取得一个好成绩,秦铭就觉得心中愧疚,觉得对不起师尊那大如山的恩情。

天色已经有些暗了,晚上是修炼天心诀的时候。

应该说凝神之体在元神修炼上的天赋是不错的,但四年的时间未免太过短暂。纵然有了师尊无私的指点,秦铭也只是将第一层修炼到了大成而已。而且这样的进步早在几个月之前就慢下来了,纵使秦铭如何的修炼,却始终不能将这第一层晋至大圆满。

虽然还剩下一年的时间,但是秦铭依旧感觉到了压力,尤其是今天听到希石师兄说世阳囘峰可能会有大动作,秦铭的心中便就更加的忐忑了。

秦铭盘身坐在蒲囘团上,冥神静气,运转天心诀。

眉心,泥丸宫中。

那个一尺高的小人也像秦铭一样的在打着坐,它的身上神光流转,气息浑

厚,看上去比四年之前真是要强大了太多。但是秦铭看在眼里却摇了摇头,失望地停止了天心诀的修炼。

现在秦铭停留在一个关键的时刻,若是他能够将天心诀第一层晋至大圆满,那么他的神识之力就会立刻的再次暴涨。而神识之力大涨带来的直接好处便就是他对于法术与神通的理解力再一次加深。

秦铭现在虽然能够将归元斩释放出来,离小成却差着很远。归元斩记载于第五阶的功法之中,这样的神通可以说得上是相当罕见的了。只剩下一年的时间了,想要将归元斩练成,秦铭就必须在半年之内将天心诀突破,得到更加强大的神识之力来修炼归元斩。

但是,这未免太难了一些。

秦铭睁开眼睛,又是夜班时分了,今夜的修炼依旧毫无进展。

秦铭翻身躺在炕上,排位战就在年底,每一天过去,他的时间就更加紧迫一些。

“怎么办呢?”秦铭心中烦闷,在炕上翻来覆去的睡不着,脑子里不知道在想着些什么。突然的,秦铭一下子翻身坐了起来。猛然地抬起头来,眼神发亮。

“泾川师兄说,当初大师兄是服用过那什么引神丹之后才修炼的天心诀。而且听泾川师兄的意思,大师兄的天心诀能够有现在的修为,这引神丹是起了很大的作用的。我若是能够向师尊求到一枚引神丹,那么现在的困境肯定会迎刃而解。”

秦铭喃喃自语,眼睛越来越亮,但是随即又疑惑了:“可是,若是那引神丹真有这么大的作用的话,师尊怎么会不告诉我呢?”

想到这里,秦铭摇了摇头,心中笃定:“那就明天一并问一问师尊好了。”

第二天一早,秦铭早早的起来了。心不在焉的将五转归元功修炼一通之后,便就快步走到了紫囘阳殿,请当值的师兄通报。

很快当值的师兄出来向秦铭点头,示意他可以进去了。

秦铭走过廊道,来到了师尊的庭院里。只见前方书房的门已经是虚掩着了,秦铭赶快的上前,进入书房里。向着前方正坐在书案前的于紫囘阳行礼。

于紫囘阳和善的点点头,笑问道:“又有什么解不开的疑惑

了吗?”

“回禀师尊,弟子的确是遇到了难题,来此想请师尊解惑。”秦铭答道。

“嗯,说与我听听。”于紫囘阳看向秦铭,神态关注。

“弟子近来感觉天心诀遇到了瓶颈,已经有三个月的时间了,却依旧毫无进展,始终不能突破到大圆满境界。”秦铭老实的说道。

“大成至大圆满之间的确是有个不小的瓶颈。”于紫囘阳点点头,说道:“这个瓶颈是急不来的,只能依靠时间慢慢来化解。你只用四年的时间就将天心诀修炼到了大成,为师已经很欣慰了。”

“只是,这天心诀若是不能突破,弟子的归元斩便就同样的无法突破。弟子现在虽然能够使出来归元斩来,但是却无法运用自如,离小成差着不远的距离。”秦铭有些急切道。

“呵呵,那归元斩是何等罕见的神通,短短四年的时间就能够练成,将它施展出来,纵然达不到小成,也足以说明你的天资了的。”于紫囘阳倒是并不在意。

“弟子只是担心在明年的排位战上不能夺得一个好成绩,辜负了师尊的大恩。”

“无妨无妨,你只要尽力而为,为师就不会怪囘罪于你。”于紫囘阳呵呵一笑,真像是个和善的师长。

听到这话,秦铭也顿时说出了自己的来意,道:“回禀师尊,弟子听说当年大师兄修炼天心诀之前,曾经服用过一枚引神丹。弟子现在想要向师尊求这枚丹药,以便尽快的达到大圆满,在明年的排位战上去的一个好成绩。弟子也心知这丹药的珍贵,愿意拿手中的凝元丹来换。”

听到这里,于紫囘阳不禁眼睛骤然的一缩,他一下子端正了神色,眼神凌厉,仔细地打量着秦铭。直到感觉出秦铭感情真挚,并没有其他的意思之后,于紫囘阳这才说道:“难得你这番孝心,不过现在还不是你服用引神丹的时候。好了,你退下吧。明年的排位战尽力而为便可,为师不要求太多,你的心中不必有什么压力。”

“可是世阳囘峰……”

秦铭有些着急,却被于紫囘阳打断了话,说道:“世阳囘峰再强大又如何,还并非是我紫囘阳囘峰的对手,退下。”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