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铭没办法,只得依言退了出来。

走出紫囘阳殿,秦铭径直地向着自己的住处走去。既然没有引神丹,秦铭便就只能依靠着自己的努力了。

还有一年的时间,看起来不短了。秦铭今年也只不过是十六岁而已,但是对于修炼一门高深的功法来说,这真是太过仓促了。纵然秦铭现在已经将天心诀修炼到大成了,但是剩下这一年的时间,他仍然没有底气说能够晋至大圆满。

而且,就算是花费了大量的时间,侥幸地突破了。那归元斩的修炼却也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秦铭如此的想要将这天心诀修炼到大圆满,不正是为了凭借着那更加强大的神识之力将这归元斩练成,将自己的实力更加的强大一分吗?

不知道为什么,秦铭总是感觉这越来越近的排位战给他一种极大的不安,只有将自己的实力更大的提高一些,秦铭才能稍稍地将这种不安的感觉缓解。

………………

春去秋来,花落花开。

转眼又是一年春天,万物勃发生长之时。

转眼六十年之期已到了,时间就在三天之后。而各座长老峰也全都陷入了最后的准备之中,每个长老都显露出了对这场排位战的绝对重视,尽全力想要将参战弟子的实力更加地增强一些。

秦铭、于泾川,还有李囘希石三人联袂走进了紫囘阳殿里。正上方,一身紫色华服的于紫囘阳稳坐当中,满面笑意地看着他们。

“参见师尊(师父)。”秦铭三人行礼。

于紫囘阳点点头,说道:“还有三天就是排位战正式开始的时候了,你们可有信心?”

“弟子一定拔得头筹,为我紫囘阳囘峰争光。”

“嗯。”于紫囘阳脸上满是赞许,说道:“你们为我紫囘阳囘峰倾心尽力,那么为师自然不会亏待了你们。这一次,各座长老峰全都卯足了力气,想要取得一个好成绩。我紫囘阳囘峰位置岌岌可危。为师能否连任这弟子堂大长老的位置,可就全看你们这群人了。”

“弟子一定竭尽全力,保我紫囘阳囘峰的名头不落。”

于紫囘阳点点头,说道:“这

排位战,自身的实力虽然是至关重要。但是外物也是必不可少的,为师赐予你们一些可能会用到的小东西。危急的时候可以使用它们。不过限于宗门的规定,老夫并不能给予你们超过一阶的东西,所以只能在数量上弥补一些了。”

说罢,于紫囘阳拿出一个蓝色的储物袋,将它递给了李囘希石,说道:“这里面是一些一阶的符箓还有恢复法力的丹药,算不上太珍贵,好在数量还算充足,进入熔灵洞之后倒是可以对你们有所帮助。希石,你作为师兄一定要照顾好两位师弟。一切以自身的安危为重。”

“师尊放心,希石一定会好好照看两位师弟。”

“好了,你们下去吧。”于紫囘阳挥了挥手,站起来转身就走了。

直到于紫囘阳走远,秦铭三人这才直起身,一起向大殿之外走去。

“希石师兄,咱们快看看师父都给了些什么东西吧。”一边的于泾川显得急不可耐。

“急什么,等到了演法台再说。”李囘希石瞪了于泾川一眼,加快了步子向前走去。

不一会,演法台已经到了。李囘希石拿出令牌打开了守护阵法,三人一起走了进去。

于泾川已经耐不住了,一下子伸手将李囘希石挂在腰间的储物袋给抢了过来,然后跳到一边,开始盘点起其中的东西来。

一边的李囘希石摇摇头,和秦铭一起坐在了一边,看着于泾川兴高采烈的从储物袋里拿出一样一样的东西。

不一会,地上已经摆满了许多的瓷瓶与一沓一沓的符箓。看得出都是一阶的东西,但是胜在量大。

于泾川清了清嗓子,说道:“首先是恢复法力的小还丹,有六瓶,嘿嘿,师父真是慷慨。还有是愈体的气血丹,三瓶,也足够用了。”于泾川说完,又拿出三个稍小一些的瓷瓶,仔细地看了看,又说道:“一瓶祛火丹,一瓶清心丹,还有一瓶……补神丹,看来是专门给秦铭师弟用的了。”

于泾川的眼睛又看向一边的符箓,正想再次清点一番,一边的李囘希石却已经上前来,将他踢了出去,说道:“还闹不够呢?我来给你们分配这些。”

于泾

川瘪了瘪嘴,有些不满的想说些什么,却被李囘希石给瞪了回来,低下头不说话了。

“小还丹每人两瓶,气血丹每人一瓶。祛火丹和清心丹先由我保管,补神丹是秦铭师弟的。至于这符箓,防御和攻击的你们都各拿一沓,剩下的交给我先保管着。你们看怎么样?”李囘希石轻点了一下眼前的东西,开口问道。

于泾川不满李囘希石抢了他分配物资的好事,依旧撅着嘴不说话。李囘希石也不理他,只是将目光看向秦铭。秦铭自然是没有异囘议,点头说好。

李囘希石又说道:“师兄虽然修行的日子比你们长些,但是惭愧这一身实力却比不上两位师弟。届时进入熔灵洞之后,降服那些火灵的任务便要落在你们的身上了。师兄会尽量保证你们能够全心全意地对敌,能够发挥自己全部的实力,没有后顾之忧。泾川,修炼的怎么样了?”

“玄水剑雨大成了,秋水剑也已经祭炼完成了。”于泾川撅着嘴答道。

“那秦铭师弟呢?”李囘希石问。

“师弟修为已经是炼气大圆满了,前些日子天心诀也侥幸的突破,第一层达到了大圆满。只是时日尚短,那一招归元斩一直不能晋入小成阶段。”秦铭摇了摇头,有些惋惜。

“秦铭师弟,你的天心诀已经大圆满了?”于泾川眼睛一亮,有些惊喜地问道。

“的确如此,只是这归元斩太过艰难,这么短的时间却仍然不能够修炼到小成。”

“那又有什么关系?练不成就练不成呗。你现在神识出体能够有多大的范围?有三丈吗?”

“整整三丈。”

“那就太好了!以你的神识之力来操纵斩阳刀的话,威力可比我的秋水剑要大得多了。到时候我们两个人配合起来,那简直无往而不利啊,嘿嘿。”于泾川显得信心十足。

一边的李囘希石也说道:“对啊,秦铭师弟。何必纠结于那难以练成的归元斩呢?你现在的实力就已经相当不错了的。这场排位战,我们一定能够胜出的。”

“嗯,我们一定能赢!”秦铭也点点头,脸上绽出笑颜。压下了心中长久以来的不安。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