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天后,石林的正中心处。

李囘希石面色凝重的探出双手,其体内翠绿的霞光骤然喷薄出去,化作一道巨大的光幕将三个人保护在里面。

另一边,于泾川一马当先站在最前面,两眼直直的盯着前方,手上连连挥动,四十八柄长剑在他的控制下灵活而动,不求杀敌,只要将前方那二十余只火灵阻挡住片刻。

而秦铭则是紧闭双眼,默念法决,随着他的手中不断结印,身上一股强大的气势散发出来。他的身体四周开始浮现出灰色的光晕,而且随着时间的流逝,正不断浓郁着。

前方,光幕之外,二十余只健硕的火狮一起怒吼着。有四只已经突破了玄水剑雨的封囘锁,来到了光幕之下。它们挥动着强有力的利爪,不惜体内的火灵之力,一下一下的打在这翠绿的光幕上,激起一阵波澜壮阔。

大部分的火灵被那些不停游走的玄水长剑纠缠住,暂时不能前来相助。但是在那些长剑触及不到的地方,零星几只火狮却昂首吐出一枚枚头颅大小,浑身放出蓝光的大火球。它们疾飞而至,在那光幕之上爆炸开来,让这本就不堪重负的光幕更加显得风雨飘摇了。

这形势当真是岌岌可危!也不知这三人到底触动了哪一处,竟然与这么多的火狮相杀,双方陷入了不死不休的境地。

后方,一只火狮突然大吼一声,一下子一跃而起,扬起一只健壮的前臂猛然地拍在了前面的长剑之上。只见一时火光玄气发散,那长剑竟然被火狮一下子拍成了碎片。

见此,于泾川额上冷汗涔囘涔而下,单手指臂一挥,就有另外两柄长剑冲出来,想要将这火狮拦截住。

但早已经为时已晚了!那火狮只是一个翻腾飞跃,就灵巧的穿破了封囘锁,向着前方的三人冲来。于泾川控制着长剑还想追赶,却不想后边的一众火狮齐齐地暴囘动了起来。不得已,两柄长剑只得倒转而回,先挡住这群火狮再说。

而李囘希石眼见又是一只火狮跳脱出来,心中顿时一禀。苦苦支撑光幕的同时不禁反手掏出一沓巴掌大小的符箓来。体内法力急涌,李囘希石单手一扬,十余张符箓在空中纷纷爆裂开来,化作各式各样的法术冲向前去。

十几道高级法术,或是火球、或是箭矢、或是利剑,它们集合在一起,迅速地冲出来,仿若狂风暴雨一般将这些火狮覆盖住。

然而,这也仅仅只是稍稍地压制住了它们,缓解了一些于泾川的压力。

只是一会的功夫之后,那一群火狮缓过劲来,一个个嘶吼着,爆发出了更加强大的力量。一柄一柄长剑轰然爆裂,眼看于泾川就要抵不住了。

李囘希石心急如焚,翻手又是一沓符箓拿了出来,想要故技重施。

而这时,站在一边的秦铭终于睁开了眼睛。

秦铭双手一分,四下腾腾翻滚的灰色光晕齐涌,在他的胸前凝结。心中法决一变,秦铭紧接着两手一合,一道一丈来长、宛如弯月的刀刃渐渐成型。这刀刃通体都是灰色的,散放着蒙蒙的雾气,一股惊人的气机从它的身上散发出来,能够将人的心神都摄住。

见到这刀刃终于成型,秦铭心中不由松了一口气,嘴角轻轻一笑,反手将这刀刃往前一推。先是一声轰然的巨响,紧接着是不绝于耳的隆隆之声。灰色的刀刃划破长空,挑动无边的风云,斩向前方。

眼见刀刃离去,秦铭却双眼一凝,心中法决暗用之下,秦铭掀起体内滔滔的法力,猛然地一声大喝一声:“归元斩!”

顿时灵光乍现,只见前方正在疾飞之中的灰色刀刃骤然爆发出一团猛烈的刀光来,刀身一瞬之间再涨三倍,滔天的气势滚滚而来,仿佛能够横山断岳,不可阻挡。

先是正在不停攻击着光幕的五只火狮首当其冲,被剿灭在了无尽的刀光里。其后是一片风卷残云,三丈长的灰色刀身宛若擎天之刃,舞起狂野的风暴,如惊雷似闪电,穿越虚空,一下子斩在了后方的火狮群之中。

先是数十柄黑色的长剑飞向两边,阻住想要外逃的火狮。紧接着是无尽凌厉的刀光垂落,将火狮们覆盖。而最后,刺耳的呼啸声中,那道三丈长灰色刀刃狠狠地斩了下来。

一阵地动山摇,一声巨响震耳欲聋。

前方的火狮群中像是掀起了一场灰色的飓风,连地面都生生的被刮去了三尺,再多的火狮也禁不住这样的摧残,泯灭在了凌厉的风暴里。

大把的火晶冲天而起,飞向四周耸立的赤火玉囘柱。

也亏得李囘希石眼疾手快,纷纷地抓在了手中,才让一场辛苦没有白费。

眼见危机终于解除,首先是于泾川坚持不住,一屁囘股坐在了地上大口的喘气。他的额头上冷汗涔囘涔,脸色有些发白,显然刚刚的以一己之力挡住二十余只火狮真是费尽了力气。

而秦铭此时的情况也并不乐观,感受到体内几近枯竭的法力,他坚持着拿出一枚小还丹服下,然

后便就迅速的盘腿而坐,着手恢复自己的法力来。

倒是李囘希石的情况还好,此时担负着守护众人的责任。

不一会,于泾川终于是缓过了劲来,他也不急着补充法力,却是冲着李囘希石问道:“希石师兄,快看看咱们这次收获如何?”

李囘希石转过头来,说道:“还不错,有二十七颗火晶。”

“哇,真的?!”于泾川惊喜地一叫,说道:“这可比咱们昨天一整天的收获还多了,真好。”

“好什么好,若是此时再来一批火灵,看你怎么办。还不赶紧补充法力?”李囘希石伸手一拍于泾川的脑袋,严厉的说道。

于泾川嘿嘿一笑,取出一颗小还丹服下,口中却说道:“有什么关系嘛,那火灵又不会到处乱跑。再说,就算是还有火灵来,咱们的秦铭师弟也不是吃素的呀。”

“那一招是保命用的,可不是杀敌的手段。神识化形斩虽然威力强大,却还是少用的好。尤其现在秦铭还不能控制那一招的威力,一旦使出来,可就再也没有了反抗之力。”

“可是现在这片石林已经被我们清扫完了,接下来该去那里呢?”于泾川问道。

“按照前两天的探查,南边的那处地穴和北边的裂谷都是不错的地方,不会有大群的火灵存在。”李囘希石道。

“那我们该去那一边呢?”

“按说那裂谷是不错的地方,只是太过狭长,一个人还好,人数多了根本就施展不开。但是地穴里的火灵却更少一些,若是去那里,怕是不能够得到足够的火晶。”

听到这里,秦铭不禁睁开了眼睛,说道:“不若我们分头行动,你们两人去地穴,我去裂谷里。”

“不妥不妥,你一个人怎么可以?”于泾川倒是先一步反对起来,连连摇头。

只是李囘希石却若有所思的轻轻点了点头,说道:“那裂谷我是仔细探查过的,并没有大群的火灵存在,着实是个好去处,只是不适合多人前往。秦铭师弟实力强大,可以一个人对付,只要小心一些,就不会有危险。”

秦铭点了点头,说道:“只剩下最后的五天了,我们必须抓紧最后的时间再努力一把,纵然冒一些风险又如何?一定不能辜负了师尊的信赖啊。”

“但是……”一边的于泾川沉默了,心中踌躇。

“一切,以自身安危为重。”

李囘希石转过头看向秦铭,目光凝重。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