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峰瞪大了双眼,不敢相信眼前的这一切。

那青黑色的剑气怎么能够强到这样的程度?!身前的符器号称是一阶之内的绝对防御,竟然也抵不住这灭空一斩?!

元峰的心中顿时激起滔天的骇浪。若是,若是这样的攻击再来两次……不,仅仅只需再有一次。那么这白玉牌便就真的有可能碎裂掉!那么他元峰,即使事先准备了个周全,即使有禁器在手,这一次也可能会囘阴沟里翻船,再一次输个干干净净!

那秦铭怎么能够这样的强大?!那灭空一斩,怎么能够恐怖至此?!

他元峰,竟然差一点就败了!只差那最后的一斩。

元峰的心中一阵的震惊和后怕,若是没有这白玉牌……若是这白玉牌的防御之力再略微弱上一些,那么这场战斗的结局,就很有可能被改写。

但是紧接着,元峰的心中被无边的喜悦与解脱填满。他简直不能够抑制住心中的激动与狂喜了,元峰声嘶力竭的嘶吼着:“你很强,的确很强。但那又如何?还不是一样要死在我的手里!哈哈……天才,惊才绝艳的天才!假以时日囘你将俯瞰九天,无人可挡,但是你的辉煌就此而止了!”

“秦铭,你终归还是要陨落在我的手里,这是你逃不掉的宿命!”

元峰的嘶叫响彻在整个裂谷里,声音中满是大仇得报的快意与欣喜若狂。元峰的脸上泛起了一阵诡异的赤红,他向着秦铭走来,喉咙里充斥着“桀桀”的笑声,像极了来自九幽的恶魔。

秦铭跌倒在了地上,面色惨白。一招灭空斩耗尽了他的神识之力,那游龙刃像是没有底的窟窿,差点将他的元神都吞噬掉。秦铭颤抖着双手,取出一枚补神丹服下。这是于紫囘阳专门为秦铭所准备的丹药,防的便是现在这样走投无路的情况。

但是现在即便是有补神丹在手,也依旧无济于事。元峰像是索命的恶魔,已经近在咫尺了,秦铭现在法力与神识之力全无,身体虚弱,早已经失去了反抗之力。但是那元峰却依旧无碍,他的身体气力仍然处在最高点,身前的白玉牌纵然有了裂纹但是防御之力仍在。

秦铭只感觉从心底

泛上了一股无力感。元峰的脚步越走越近,他身上的法力在凝聚,气势在一点点地攀升。仿佛那高举的手只要一落下,秦铭便就会在一瞬之间灰飞烟灭,从此世上再也没有这个人。

“终于,这一生到了尽头吗?”

秦铭闭上双眼,身体里的虚弱快要将他击倒。脑子里疼痛欲裂,无可抵挡。

“但是,心中竟然是如此的舍不得……我在不舍些什么呢?这个世界,我还留恋着什么呢?”秦铭的心里突然充满了迷茫,忘记了此时此刻,忘记了此情此景。

脑子里思绪纷飞,骤然地,画面定格在小时候,小河村,定格在那个无忧的童年里,定格在父亲眼眸里。

“是了。我舍不得的不是这个玄奇神秘的修仙界。我是舍不得我当初的承诺,舍不得小时候那温馨的一幕一幕。”

“我还没有完成我的承诺,我还没有光宗耀祖,照亮秦家的门楣。我怎么能够这样的死掉呢?”秦铭陡然睁开双眼,挣扎着,想要站起来。

但是,终归不复当年豪情了。无尽的虚弱提醒着他:你失败了,你没有完成你的承诺,你倒在了前进的路上……

秦铭身体一软,又一次跌倒在了地上。

“是啊,我败了。我的生命将要被剥夺,这里将是我最后的归宿。但是,我的心里却是如此的不甘啊,我不想倒下,我不愿意我的人生之路止步在这里。只是,世界为何如此昏暗了?”

“会有人来帮助我吗?会有拨云见日的一刻吗?会吗?会吧……”秦铭口中喃喃,这一刻意识模糊了,眼睛里全是迷茫。

而此时此刻,同样踌躇着的,还有一个美丽的女子。

她就藏身在不远处,身上气息寂灭,近似于无。

这是肖晓薇,一个聪明的女子,懂得利用一切可以利用的东西,懂得趋利避害,懂得把握良机。无论什么时候都是理智而冷静的。

在别人看来这是一个心思缜密的女子,左右逢源,利益至上。无论心术或是手段都是一等一的。

前方上正演着一场生死仇杀,但是一切的一切与她无关。

没有人能够发

现肖晓薇的存在,她可以故作不知,假装没有看见眼前的一切。眼前这个漩涡,没有人愿意搀和进去。无论是同门相残还是使用禁器,这都是不可饶恕的过错。

肖晓薇可以选择“巧妙”的错过这一幕,这个时候,什么正义与良囘知都是虚的,确实……肖晓薇也从来不觉得自己需要这两样东西,只有生命才是真真切切的。

但是,看着前方的秦铭,看着那张曾经在心底里浮现千遍的面孔。肖晓薇却终究不能够狠下心来一走了之。

肖晓薇不禁想,若是易地而处,若是此时躺在那里的是自己。那么秦铭会对她伸出援手吗?

脑子里,开始回想往昔。

五年的时间,这个看似无情的女子却不能忘记了当年的一幕幕。谁也不知道,那个率真赤诚的少年在她的心里留下了怎样深刻的印象?

没有人知道她心底的思念,没有人懂得她的失落。她曾亲眼看着少年走向辉煌,走向令人仰视的绝巅。

那是多么荣誉的光辉啊。即便是等到她自己也成为了蓝衣弟子,拜师金丹长老,但是从心底里,她却依旧觉得离着他好远好远。那不是地位上的落差,是来自心灵深处的隔阂。

肖晓薇羡慕秦铭的洒脱,羡慕他可以冲冠一怒,全凭胸中的满腔热血。

突然的,肖晓薇站起身来,走出了挡住身形的赤石。因为她觉得,那个少年,不应该就这么消逝。那满腔的热血,不应该被着肮脏的阴谋所玷污。

终归,是要还这天地一片乾囘坤囘正道。

“索性,我肖晓薇便就热血一回!救的不是秦铭,是我心中尚存的良囘知。”

肖晓薇心中一横,手里一块玄黑色的宝玉悬浮起来,随着法力汩囘汩而入,这宝玉的开始散放出一股阴寒的气息。

骤然,元峰只觉得心中一阵机警,背上的冷汗涔囘涔而下。

元峰猛地转过身子,凌厉的眼神看向了肖晓薇,看向了那一块黑色的宝玉。

还没等元峰叫出声来,就只见肖晓薇猛然的一挥手,玄黑的暝光凝结成为一道光束,散放着阴寒的气息就向着元峰一冲而去!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