肖晓薇将手中的寒玉递过来,秦铭伸手接过,只感觉这一块宝玉质地厚重,触手冰凉,的确是一件珍奇的宝物。

肖晓薇看着秦铭,好奇他会用什么方法让这块奇玉消失。

秦铭笑了笑,将这寒玉拿到了眼前,同时心中开始暗运天心诀。下一刻,秦铭的眉心散放出一道灰色的光芒,照射在了秦铭手中的宝玉之上。接着,灰光熄灭,而再看秦铭的掌心,却已然空无一物了。

看见这寒玉竟然真的消失了,肖晓薇的脸上不禁满是惊奇,看着秦铭问道:“真的消失了!这是什么神通,竟然如此神奇?”

秦铭摇头一笑,说道:“并非是神通,这只是神识之力修炼到一定的程度之后,都有的手段。若是将来你筑就仙基,产生了神识。那么,你也能够如此。”

“你是说,那块寒玉被收入了你的元神空间中?”肖晓薇眼睛一亮。

“的确如此,这块寒玉是天地奇珍,颇为不凡,能够进入泥丸之内。”秦铭点点头,说道。

“若如此,那真是解了我天大的麻烦。这寒玉藏在你的泥丸之中,便是石同阳法力再高强,定然也是寻不到的,实在没有比这里更加安全的地方了。”肖晓薇顿时喜不自胜,长呼了一口气。

秦铭见得如此,却是摇了摇头,说道:“说到底,一切因我而起。师姐你若不是为了救我,便不会惹上这样的麻烦。”

“师弟这是哪里的话,一切都是我自己的选择。只要……只要你不说我是小人便就好了,嘿嘿。”肖晓薇眼见那寒玉的问题终于解决,心中不由得呼了一口气,心中放松下来,有些调侃着说道。

“这个……”

秦铭有些尴尬的摸了摸脑袋,想起了当年大考核复赛之时,自己与肖晓薇的那一次的对垒。记得那时,肖晓薇还被他气得扭头就走呢。现在想起来,倒真是有趣。

秦铭转眼再看眼前的肖晓薇,五年的时间过去了,这个女子身上的魅力又增添了许多。当年的她就让人心神沉醉,不能自拔。而今佳人已成,风采更胜往昔。

看着眼前的女子,秦铭先是一阵

思索,然后说道:“滴水之恩当涌囘泉相报。你今日救我一命,这是天大的恩情。秦铭是感恩之人,愿意将手中的凝元丹送给师姐,助师姐早日筑基。”

听见秦铭说这话,肖晓薇不禁眼神一跳,显然是动了心。也是,三阶的丹药,又有哪个人不心动呢?别的先且不谈,一旦筑基,那就是两百岁的寿命,谁会不在乎?

只是,肖晓薇却沉默了,她竟然破天荒地开始为自己以外的人着想。

“你是大五行灵根,修行上有诸多的难处。若是将凝元丹给了我,那么将来你如何筑基呢?”肖晓薇问道。

“师尊说,将来我筑基时,会动用醒灵钟来帮我。而且师尊对我颇为的重视,我的一身战力能够帮到他许多,他一定会帮助我尽早筑基的。那凝元丹我就放在紫囘阳囘峰上,等到这里一结束,我就拿来给你。”

秦铭笑了笑,说得很轻松,但是肖晓薇却皱起了眉头。

“你纵然战力强大,但修行缓慢却总归是不争的事实,没有了凝元丹,想来就算是有醒灵钟的帮助,想要筑就仙基却也是不易的。一枚三阶的丹药,纵然是在金丹长老的眼里那也是珍贵的,若是紫囘阳长老将来问你那凝元丹去了那里,你又该如何作答?”肖晓薇反问。

秦铭哑口无言,的确是如此,他修行缓慢,现在能有如此的修为,是靠着紫囘阳囘峰的大力栽培。但筑基一事着实非同小可,若是失败,于紫囘阳定然会询问原因,从而知道凝元丹一事,也许会因此而牵扯出今日之事来。

肖晓薇看见秦铭如此,笑了笑,又说道:“我救你并没有别的想法,报答什么的就算了吧。”

“不行,知恩不报不是君子所为。你虽然是蓝衣弟子,但我也知道你的灵根品阶并不高。而且,发生了这样的事情,石同阳以后难免会对你有所冷落。我在紫囘阳囘峰颇受师尊的看重,每个月发放的灵石丹药都有许多,这些年来积蓄也有一些。我就买一枚融灵丹送给你吧,助你早日筑基。”秦铭说道。

“哦?融灵丹?二阶的丹药里,可就数着它最珍贵呢。”肖晓薇笑了笑,没有拒绝。

秦铭也微笑着点点头,转头看向元峰的尸体,说道:“那么他又该怎么办?”

肖晓薇轻笑一声,走到元峰的尸体前,伸手摸索了一番,解下其腰间的储物袋,从中掏出了三个小玉盒,里面盛着的是元峰这些日子以来得到的火晶。肖晓薇将那些玉盒收了起来,继而又反身将元峰的储物袋系在了他的身上。然后对秦铭说道:“这里倒是个不错的好地方,我们可以将这些的痕迹再布置一番,伪装成为元峰被火灵围杀至死的情形。”

说罢,肖晓薇伸手自储物袋里拿出了一张红色的符箓来,手上法力一催,那符箓便就化作了一团头颅大小的火球,飞向元峰,将之烧了个干干净净。

可怜这元峰嚣张一时,到了最后却连一个全尸都没有留下,死在了这个角落里。从此他的一切,不论是喜是悲,全都再与这个尘世没有半点关联。

肖晓薇动作简练,干净利落,很快的就将所有的痕迹都打扫好,不留下一点的破绽。

其实,这熔灵洞第一层如此广阔,想要找到这里也是实属不易的。而且周围极火四溢,火光汹涌,时间长了,任凭什么破绽也会被破坏得干净,肖晓薇此举,不过是心中小心谨慎罢了。

秦铭在背后饶有兴趣地看着,心中也佩服这个女子的心思缜密,面面俱到。

不多久,肖晓薇收拾完毕,来到了秦铭的身前。说道:“此间事了,那你我还是分道扬镳的好,不要让别人碰见。”

秦铭点了点头,说道:“半月之期已到,我也要去与另外两位师兄汇合了,我们便就此别过吧。”

肖晓薇突然轻声一笑,一双美丽的眨了眨,饶有兴趣地看着秦铭,说道:“那……我走了?”

“出去之后,解决了手头上的事情,我就去同阳囘峰找你,希望你早日筑基。”秦铭只是点头,如此回答。

“那我可等着你呢。”

肖晓薇掩嘴一笑,一双大大的眼睛顿时笑弯了,她向秦铭摆了摆手,然后笑呵呵地走了。

秦铭则是有些疑惑地看着肖晓薇离去的背影,不知道她再高兴些什么。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