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金色的巨门上闪烁着耀眼的光辉,门的两端是截然不同的世界。数十人齐齐的涌进去,来到了半月前的那一座巨台之上。

与先前又有大不同。

这一座巨台之上不再是空无一物,巨台中间出现了一个一丈见方的祭台,那祭台之上闪烁着蒙蒙的微光,还有许多晶莹的纹络铭刻在上面,灵气逼人的样子。

九大金丹长老立在祭坛之后,注视着陆续来到这场上的弟子们。此时的巨台之上,共有两扇巨门,分别通向这熔灵洞的第一层与第二层。涌涌的人流通过两扇门陆续的走了出来。

只是不一会的时间,巨台之上就多出了一大群弟子。多数的人身上气息衰弱,显然是很着急的赶回来,都没有来得及调理自己的法力。

场上的蓝衣弟子们分为两片,秦铭九人以李囘希石为首,站在巨台的西边。

而东边则立着从第二层出来的弟子们,每个人都有筑基期的修为,是宗门绝对的中流砥柱。秦铭抬眼看去,大师兄朱赤天正稳稳地站在当前,一身的气势浑厚而惊人,脸上从容不迫,极度自信的样子。

见得如此,西边所有紫囘阳囘峰的弟子不禁一喜,心上顿时又踏实了一些。

而见到台上所有的弟子安静了下来,在两边站定。祭台之后,掌门真人齐容阳笑容满满的走上前来,说道:“十五日之期已到,此届排位战正式结束。各位检查己峰弟子,看有没有未曾赶来的。”

齐容阳话声落下,秦铭就只听一道熟悉的女声响起,转头一看,可不正是肖晓薇此女吗?

只见肖晓薇上前一步,先是向着掌门行礼,然后说道:“回禀掌门真人,同阳囘峰炼气期弟子元峰还未归来。”

齐容阳转头看向肖晓薇,说道:“九声钟响已落,人依旧未到,其成绩自动作废!”

肖晓薇闻言一点头,退回了行列之中,四下里顿时开始响起一阵议论之声,尤其是东边的一群同阳囘峰的筑基弟子们,更是惊诧莫名。

元峰可是同阳囘峰炼气大圆满的弟子,其重要性可想而知,缺了他,没有足够的上品火晶

,那么同阳囘峰还能保住弟子堂长老的位置吗?

场上的众人议论纷纷,就连几位金丹长老也微微侧目。

秦铭也是抬头看向石同阳,却只见他面色不变,嘴角依旧含笑,不由得心下一惊,暗道此人可真是城府极深。

“接下来,验证各峰弟子之成绩。首先是周阳囘峰弟子,上前来,将所得之火晶置于祭台之上。”

齐容阳话声一落,场上顿时安静下来,不管心中如何的惊讶,但是全都止住了话语声。

而巨台东西两边,各有一名蓝衣弟子上前来,走到了中央那一座祭台之前。两名弟子各掏出一枚玉盒来,然后将之放在了身前的祭台上。

见得如此,齐容阳伸手隔着虚空,冲着那祭台摇摇的一指。就只见那祭台之上一阵光辉摇曳,两只玉盒在光波里迅速的消失,然后,一道赤红的光束在祭台之上升了起来。

这赤红的光束悬浮在空中,一指粗细,晶莹剔透。其长短直接对应着那火晶的数量,多一枚上品火晶,这光束的长度便就增加一分,多一枚中品的火晶,这光束的长度便就增加一厘。而十厘又等于一分,一分又等于十分之一寸。

齐容阳一看这光束,点了点头,说道:“光长三寸六分。”

三寸六分,便就代表这周阳囘峰只拿出了三十枚上品火晶与六十枚中品火晶。

看似很少,但其实并非是这周阳囘峰的弟子在熔灵洞里偷了懒。而是这几座新晋的长老峰已经在私下里与雨阳囘峰达成了协议,将自己手上的火晶全部交给了雨阳囘峰。

而这也是明面上的交易,并不违反宗门的规矩,所有的人心底都是明知的。

果然,不知道这四座长老峰到底私下里达成了什么约定,接连两座长老峰的弟子,拿出来的火晶都没有超过一百枚的,只是略微的示意了一下。

终于,齐容阳叫道了雨阳囘峰。

叶雨涵与另一名雨阳囘峰弟子闻言立即走上前来,他们的身上都有一种相近的气息,熟悉的人都知道,那是冰系灵根特有的气息。

叶雨涵微微的一笑,从储

物袋里依次拿出了许多的玉盒,摆在祭台之上,仔细一看,竟然有十一个。按照每一个盒子一百枚火晶的数量来算,单单叶雨涵的手上就拿出了一千余枚火晶,就是不知道,这里面上品火晶的数量能够占到多少?

而另一边,那一位雨阳囘峰的大弟子也伸手拿出了十二只玉盒,放在了前方的祭台之上。

对面,齐容阳伸手一挥,片片的光辉将这二十三只玉盒笼罩住了。

下一刻,一道光束出现在祭台之中,长有九尺二分!

许多人不禁一惊,瞪起了眼睛,不曾想这雨阳囘峰的成绩竟然如此好,能够达到了这样的程度!九尺二分,这成绩真是极为不错的了。反观那同阳囘峰,一名炼气大圆满的弟子成绩作废,此消彼长,那么这雨阳囘峰真的有可能取同阳囘峰而代之!

而不管众人心中如何的猜测,看着叶雨涵两人退下,齐容阳立即说道:“同阳囘峰弟子上前来。”

在众人的目光中,肖晓薇便就与同阳囘峰的大弟子走到了祭台之前。各自拿出了自己储物袋里的玉盒,放在了身前的祭台之上。齐容阳大手一挥,玉盒全部消失,一道赤红的光束便就出现在了这祭台之中。

定眼一看,光长六尺六寸三,比之雨阳囘峰短了两尺还多!

许多的人眼睛一缩,同阳囘峰这一次,可是真的跌出了弟子堂之外,自此之后一个甲子的时间里,雨阳长老将位列弟子堂内,执掌宗门大权。

秦铭则是一直偷偷的盯着石同阳,想要观察他会有什么样的反应,但是那石同阳却仿佛早就料到了会有这样的事情,脸上竟然没有一丝波澜。

别的人只道是这石同样心态好,不在乎这一次的成绩。

但是秦铭却万万不会这么想,这石同阳指使那元峰来杀自己,而现在,元峰迟迟不到,秦铭却好端端的站在这里,那石同阳竟然连一丝惊讶之色都没有!

那元峰手持禁器都没有完成任务,已然是凶多吉少了,那石同阳竟然还能泰然处之,面色不变。

秦铭突然的意识到,这里面的事情恐怕不会这么简单!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