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进去吧。”秦铭看了看一边的肖晓薇。

“嗯。”肖晓薇轻轻答应了一声,今天的她施了淡妆,星眸皓齿,乌发及腰,宛如清水佳人,秀囘色可餐。

不过秦铭的眼神并不在她的身上多做停留,而是当先一步,走进了面前的珍宝阁之内。肖晓薇则是安静的跟在秦铭的身后,不知怎么的,今天的她显得有些沉默。又或者,是有些拘谨。

走进前方朱囘红的大门,映入眼帘的是一派繁华热闹的景象。

这是珍宝阁的第一层,占地也最广。里面熙熙攘攘的许多人都在走动着,商家的吆喝声、叫卖声,买家的询问声、砍价声,好如潮水一般,席涌而来。

第一层,也是整个珍宝阁最热闹、最繁华的场所。里面摆摊都是一些宗门的弟子们,蓝衣灰衣都有。其中炼器堂、丹药堂、符箓堂的弟子居多。其所售卖的,都是一些其本身自己所制作的东西。

而除此之外,还有另外的一些人。他们的身上气息暴戾、一个个凶神恶煞一般的模样。这些人同样的混杂在里面,在这里摆着摊。

不过这些人所卖的,便不是那一些丹药、符箓和法器了。他们身前所摆放的,是一些妖兽身上的材料、又或者是一些奇石矿物、灵株异种。

这些东西,都是自天阳山脉深处所采集而来的。大都是一些一阶的东西,二阶的宝物并不常见。

对于大多数的天阳弟子们来说,其本身的灵根并不算高,不能够进入各大长老峰。也没有学习炼丹、炼器和制符的资质,想要平时里的生活过得好一些,那边只有在任务大殿领取宗门任务,前往天阳山脉里杀妖这一条路。

这一些在这里摆摊的人还是幸囘运的,在执行任务的过程里得到了意外的收获,能够在这里出囘售,卖到一些灵石,供自己修炼。

但是绝大多数的人,是没有这样好运的。天阳山脉深处危机重重,能够完成任务已是不易。时运不济的,还有可能葬身妖兽之口,死囘于囘非囘命。

这是绝大多数修仙者的宿命,身处大宗门的弟子们还好一些,至于那些山门之外的散修们,则更是凄惨。

绝大多数的修仙者一生只能徘徊在炼气一阶,便是豁出了性命去,在妖兽堆里浴血奋战,赚取灵石购囘买丹药。最后的结果却大都是俯尸荒野,尸骨无存。

可以说秦铭是极其幸囘运的,他进入了天阳宗这样的大宗门,拜了紫囘阳长老这样的金丹长老为师。修行无忧,筑就仙基只是时间长久的问题。他不需要像这些人一样

,将头颅别在了裤腰上,置生死于不顾。

太多的人奋战一生,至死都在战斗着,只为了有朝一日仙缘降临,握住机会。但即使是如此,许多人终其一生,也握不住那渺茫的仙缘。可怜一世舍生忘死,抛头颅洒热血,到头来却仍是两手空空,仙缘飘渺,只余黄土一杯。

秦铭带着肖晓薇向着二楼走去,许多的人看在眼里,不禁是满心的羡慕。二楼,可不是普通的弟子们能够进去的地方。所入者都是些炼器炼丹和制符的高手和各大长老峰的弟子。也只有这样的人,才会有能力买下二楼的东西。

刚刚走到楼梯口,肖晓薇却叫住了秦铭。

“秦师弟今天有什么要紧的事吗?”肖晓薇轻声的问道。

秦铭转过头来,答道:“并没有什么其他的事情。”

肖晓薇不禁是一喜,说道:“那不如,师弟陪着奴家在这里走一走?”

说着,肖晓薇只觉得的脸上有些发烫,螓首微垂,连雪白的脖颈上都染上了丝丝的绯红。不知道为什么,自从那一天将秦铭救下之后,这些天里,身边这人的影子在她的脑海里出现的次数越来越多。肖晓薇只觉得这个影子,将她的心都快填满了。

话一出,肖晓薇便就不禁有些后悔。心中忐忑,不知道自己这样会不会让秦铭心中不喜,觉得她轻浮了。

“男人,该都是喜欢那些温柔娴淑,蕙质兰心的女子吧?”

不由自主的,肖晓薇竟然开始在乎起这些来事情,这可真是从来未有过的事情。凭她肖晓薇的姿容相貌,什么男人不是被迷得神魂颠倒。什么时候,那个风情万种,颠倒众生的肖晓薇,竟然变成了这样一个情窦初生的怀春少女?

秦铭却是并没有注意这些,只是口中说好,带在肖晓薇在这第一层里逛起来。

“师姐是要在这里买什么东西吗?”秦铭问道。

“啊?”肖晓薇一惊,这才从自己的心思里清醒过来,抬起头问道:“什么?”

秦铭见这肖晓薇心不在焉的,只好又说道:“师姐需要买一些什么东西吗?”

“呵呵,是啊。我们去那边看一看吧。”肖晓薇红着脸点了点头,随手指了个方向,然后加快了步子,揣着蹦蹦乱跳的心向前走去。

秦铭不禁皱了皱眉,不知道为什么这肖师姐今天到底怎么了?与往常大不一样。不过,秦铭还是加快了步子,跟着肖晓薇走入了前方的人群里。

珍宝阁的第一层还是相当大的,虽然这么多人在里面,但却并不感觉拥挤。

第一层又分作东南西北四个区域,各自都有不同的着重点。分别售卖着丹药、法器、符箓还有材料四种不同的东西。

秦铭跟着肖晓薇走在小道上,道路两旁存在着许多的摊位,有一些摊位前有弟子三三两两的驻足,在与摊主说这些什么。

肖晓薇走在秦铭的前面,不时眼光扫过两旁的摊位,寻找着自己感兴趣的东西。突然的,肖晓薇停了下来,这一个不大的摊位前伫足,似乎有什么东西吸引住了她。

那摊主是一个约莫二十多岁的青年修士,身着灰衣。见到有一个蓝衣弟子在自己的摊位前留足,不禁身体一震。再看竟然是一个貌美如花的大美女,不禁瞬时的心神荡漾。开始大献殷勤,为肖晓薇介绍起自己的东西来。

秦铭隔着老远一看,这个摊位上摆放的都是一些奇石矿料一样的东西,而此时那摊主正手拿一枚拇指大小的紫色水晶,在于肖晓薇说着些什么。

秦铭走上前来,只听那摊主滔滔不绝的说道:“这位师叔你有所不知,这流紫水晶虽然易碎,但是你看看这质地,纯粹无暇,晶莹剔透。若是做成一对耳环,定会将您映衬的美如天仙。而且,这流紫水晶的灵气还能够滋养肌肤,清神醒脑,蕴养神识。实在是不可多得的宝物。”

摊主正不住的自夸着,肖晓薇却转眼看向秦铭,说道:“秦师弟,你快来看一看这枚水晶。”

“好。”

秦铭点头,上前两步,接过了摊主手中的流紫水晶。秦铭转身又将这水晶对着阳光一看,只见这流紫水晶里好似真的有一团紫色的光华在流动,美轮美奂。若是放在世俗里,这就真是一块可以传世的宝物。更不消说这流紫水晶竟然还可以蕴养神识,价值更是高上许多。是一件颇为难得的一阶宝物。

秦铭向着肖晓薇颔首,说道:“这算是一枚极上品的流紫水晶了,很不错。”

肖晓薇点点头,又问摊主道:“这水晶多少灵石?”

“这位师叔你眼光真是不错,这流紫水晶可是师侄当初了斩杀一只一阶上等的青玉奎狼之后,在其巢穴里发现的宝物。价值的确不凡,需要十枚灵石。”

听到这里,肖晓薇也不讲价,痛快的拿出了十枚鸡蛋大小,浑身灵气四溢的灵石,交给了摊主,然后向着下一个摊位去了。

秦铭快步的走到了肖晓薇的身边,伸手递过手中的流紫水晶,说道:“喏,你的水晶。”

肖晓薇转过头来,俏囘脸如花,美眸含笑,她轻轻的摇了摇头,说道:“是你的水晶。”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