踏上传送阵的那一刻,秦铭只觉得天地一阵旋转。眩晕中,空间陡然变换,一股炽囘热的气焰扑面而来。

“这,就是熔灵洞第三层?”

秦铭抬眼看向四周,不同于第一层。第三层的空间显然要小得多,放眼可以隐约看到那赤红的边界。

脚下是青砖铺底,有古朴的花纹。而最引人瞩目的,则是前方那九眼不停喷涌着烈焰的火井。 说是火井,实则每一口长宽都有三丈。井沿边的青砖上,还镂刻着奇异的符文,在汹涌的火焰中闪烁。

九眼火井形成一个密封的圈,涌起的火焰连在一起,让人无法看清其中心处的秘密。

秦铭对这第三层的情况倒是知道一些,相传在天阳宗成立之初,这第三层便就存在着九只最为强大的火灵。它们的实力堪比金丹大圆满的修士,借助着熔灵洞得天独厚的地理优势,让天阳宗的清剿者付出了极为惨重的代价。

直到最后,天阳宗祖师,第一代天阳真人出手,以惊天的大囘法力这才镇囘压了火灵。而那九枚火晶,则就被炼化成了眼前的这九眼火焰井。

再后来,天阳宗耗费巨大的财力,炼制出了巨大的九阳炬阵,借助这九眼火井,将第三层无尽的火焰之力转送到了外界。

巨量而稳定的地火,也是天阳宗炼器堂一直以来长盛不衰的原因之一……

当然,这却与秦铭目前的处境丝毫干系也没有。

一股巨力袭来,迫得秦铭连连后退,一屁囘股摔在了地上。继而,又是一片黄色光华向秦铭压来。秦铭只觉得像是有一座高山盖在了自己身上,浑身上下,竟然一点也动不得了。

秦铭愤怒的瞪向朱赤天,只见后者已经施法完毕,正向着身边那神秘的女子请示:“禀圣女,此子已经被属下制囘服,随时听候圣女发落。”

“嗯。”越思茗轻轻颔首,储物袋飞出一个碧绿蒲囘团落在地上,“本圣女先镇囘压住体内寒毒,由你护法。”

朱赤天恭敬的点头,站在了越思茗的身侧,目光直直盯着秦铭,防止他有任何的风吹草动。

越思茗盘坐在蒲囘团上,服下一枚丹药,开始为自己疗伤。也不知这越思茗究竟有何奇异之处,号称能让金丹修士重创的暝寒之毒,在她的身上竟然表现的相当不堪的样子。一枚丹药下去,越思茗身上

的气势竟然开始缓缓的攀升了。

只要这越思茗一旦恢复,就能够借助这第三层之内无尽的火炎之力镇囘压住秦铭的瞑寒之玉。届时,倘若越思茗再来一次种心,秦铭便就阻无可阻了!

“怎么办?”

此时的秦铭浑身灵力被封印,身体都被朱赤天束缚住了。又哪里来的能力反抗?更何况,就算是秦铭还在巅峰状态,也仍然不会是朱赤天的对手啊!

“怎么办?束手就擒吗?”秦铭心念急转,在思索着脱身的办法。

但是他却悲哀的发现,这一切都好像是一个无解的局。朱赤天是筑基大圆满的高手,就算是论秦铭最引以为傲的神识修为,也不过看看与朱赤天相当而已。更何况,秦铭一身的灵力还被封印了,根本不能动用分毫。

此时的秦铭,就像是一头待宰的羔羊,无可奈何,只能等待命运的最终降临。

“不能坐以待毙!”秦铭脑子飞快的运转,想要从这不可能之中,找出一个生路。

首先想到的,自然就是那元神空间之内,那神秘无比的天书。这册天书隐藏了无尽的秘密,若是再能有一个发现,以这天书的神秘,至少解开这眼前的局是不成问题的。

但是,不一会之后,秦铭就败退了。这天书的秘密若是这么容易解开,就配不上它的强大了。

秦铭的眼光又放在了身前这两条不断游走的秘纹身上,它们如龙似凤,像是锵锵刀剑。正是由那天书之中飞出的两样奇物。游龙刃,仙凰剑!

它们并不是真正的刀与剑,而是由符文组成的,能够吸收神识之力,展现出自身那巨大的威能。

游龙刃秦铭已经试过了,那一招名为灭空斩,接受神识之力的灌注后,能够斩出一道强大的剑气,足以摧毁一切。

至于仙凰剑,五年的时间,秦铭在私下里也了解了一些。所谓碎空式,便就是将所有的力量全都集于一点,然后猛然的爆发出来,发出最强的一击。

相比于灭空斩,碎空式论之杀伤力是远远不及的。但是,在突然爆发的攻击力上,则是碎空式更甚一筹。

游龙一斩,地覆天翻。仙凰剑出,破碎空间!

这就是秦铭最后的底牌了。但是现在不能用出,他只有一击的机会。必须找到一个绝佳的时机。

“那么,为今

之计,就是等。等那个可以扭转一切的时机出现。”

时间慢慢过去,秦铭明显的感受到了前方那个神秘女子身上的气势在一点点的攀升。但是整个第三层的空间,却是丝毫异样也无了。

秦铭开始焦急起来,对于他来说,最佳的,莫过于齐容阳三人打败于紫囘阳与那个黑影,然后来到第三层,将自己解救出去。那样,秦铭甚至不用冒丝毫的风险,就能够脱身。

或许,之后又会落到齐容阳的魔爪之中。但至少,比现在的情况是好多了的——到现在,秦铭都不知道,齐容阳已经怀疑秦铭的元神空间之内,还隐藏着其他的宝藏。

但是,这么长的时间都没有动静。秦铭当然意识到,不能再靠别人了。需要自己寻找时机。

骤然的,一阵巨大的波动传来,连正闭目疗伤的越思茗都睁开了眼睛,看向那暴囘动的源头,那九眼火井。

剧烈的爆震,那九眼火炎之井不复之前的平静,开始暴掠的喷薄烈焰。那喷发的速度,比之前加快了两倍还多。更恐怖的是,那速度还在继续增加着。

整个第三层陡然变得炽囘热无比,显然那火焰的威能也不同于寻常了。连朱赤天的额头上都冒出了汗珠,更不论全身灵力都被封印住的秦铭了。

秦铭只感觉,自己的身体像是放在了烈火上一样,在炙烤着。他的浑身都开始通红。身上宗门特制的蓝衣都隐隐快要燃烧起来了。

只是一瞬间,秦铭的意识就开始模糊了。那肆虐的火炎之力,让他无可抵挡。

身后,那九眼火井所包围的中心处,陡然的开始扭曲,像是那炽烈的火焰融化了空间一样。

那中心处,竟然开始浮现出上古异兽的虚影。

许许多多的身影迅速的浮现,又迅速的消失。有火蛇、有赤鸾、有三足金乌。最后,虚影定格。一头强大的身影渐渐凝真,是火凤凰!

它一声长鸣,双翅挥散出无穷的火光,让周围空间的火焰之力更加的汹涌了。

后方,朱赤天竭力抵挡着这无穷的火光,脸上异色狂闪。

“这……是千年一次,地火喷发!”

“但是……”

“以往的记载,都不足以解释这眼前的一切。”

“这强大的火炎之力,这突然出现的火凤凰……”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