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五章 暴打苍蝇人

加入佣兵营后,因在外面没有亲人,那家中国面馆和店主夫妇,便成了我慰藉牵挂的地方。有些时候,要是隔一个月没去一次,他们还会带着自己的小孩儿,提着刚煮好的饺子,一起来营地附近看我。

许多队员问我,那是不是我的哥嫂,我说不是,我们是一国同胞。他们当时都惊呆了,很羡慕我有香喷喷的饺子吃。直到有一次,我去他们面馆,坐在一旁正吃着。

前面几个言语放肆的当地年轻人,大概二十来岁,总比划着老板娘的胸脯和屁股,满口污秽。面馆的老板,不愿意招惹这些苍蝇人,就假装听不见。但很多客人的脸上,却对这种饮食氛围不满。

由于面馆的食物,味道非常好,既经济又实惠,所以当地很多上班族,常带着家人或朋友一起来吃,感受中国文化。每次吃完,老板都送他们一些中国特色的小礼物,彼此友好的很。

这几个地痞,知道老板不是本土人,又害怕招惹是非,影响了生意,就明目张胆的赊账,常带人到此海喝猛吃后,抬起屁股走人,才不理会老板记账的数目。这次刚好喝了几杯酒,在我旁边猥亵起老板娘。

“朋友,我有包东西,是上等货,你们有兴趣的话,咱们到对面的胡同儿瞧瞧。”我站起身子,手揣着口袋走过去,当时着了便装。

这几个地痞,见我年纪和他们相仿,又是一个人,就彼此对使眼神儿,流露出诡异的暗示。不难看出,他们心照不宣,想在胡同儿里群殴暴打我一顿,拿了这包粉,回来接着吃喝说笑。

来到那条狭长幽暗的潮湿胡同儿,里面四散着路人经过时,随手丢进的瓜皮烟头,甚至高层楼房的后窗,某位年轻女人用过的卫生棉巾。一股歪风吹过,尿骚的味道从里街边翻滚。

为了增加神秘感,吊起几个地痞的胃口,我故意向胡同儿深处走了些。四五个家伙,互相使着眼色,积极配合着也往里走。

“来,你过来,先给你瞧瞧,高纯度的好东西。这次免费,以后定期给你们送货。”那个借着酒劲儿,捏过老板娘屁股的小子,应该是痞头。一听有这么好的差事,居然白给,顿时放弃暴力抢夺的念头,涎皮着笑脸迎合凑过来。

他的皮肤很黑,本就乌青带紫的嘴唇,又厚又长,差点没长到耳垂下面。兴奋像甩尾转圈的摩托车,在他那双死鱼眼里打旋。我手里的东西,让他这种被当地警察抓住后,可以往死里打的小混混,有些惶恐不安。

“来,你看,绝对好东西。”在我上衣角位置的口袋,右手握拳缩着,频频耸动,勾引他过来看。从讲了以后定期供货,就使他们意识到,我跟这种东西沾边,一定大有来头。

他像个胆小的女孩,在大人的鼓励下靠过来,看人手里攥着的小动物。尽管我似笑非笑的呼应,可紧张和局促,还是令他不由的伸出舌头,添了一下那格外上翻的嘴唇。

其余几个并未主动靠近,骨子里怯懦的很,以原地发呆的方式,默认和放纵着痞头靠过来试探。见是块儿软肉,就一拥而上,若来者不善,撒腿逃跑也及时。

这个家伙,硬着头皮,前倾着身子向我靠近。“给,你摸摸。”我又把口袋里的手向上推了推。他像伸长脖子吃食的鸭子,半弯着腰,刚想伸手捏我口袋里的拳头。

我闪电般提起右腿,如抡过头顶的砍刀,狠猛的抽砸下来,脚后跟儿的力道,正中他鼓着两鹅蛋似的后脑。“啊,吧唧。”随着一声惨叫,他像站在梯子上给住端着的大鳖,平而瓷实的摔到潮湿的地上。

后面几个同伙儿,一眼便从我动作看出,这远非普通的马路打架,更不是花拳绣腿,那股劲风和速度,是用来实战杀人的。

没等我落稳脚掌,胡同儿口响着女人见鬼时的尖叫,人跑的空空如也。“起来,这可是好东西,再看一眼。”趴在地上的家伙,像吃过药死老鼠的猫,脖颈一耸一耸,胃里那些白食的酒饭,不住从口鼻喷出。

蹲下身子,我把声音压低到他耳边说:“欠面馆的钱,我替你还好了。我不要你的钱,只要你把以前吃得那些,像今天这样,一点点的吐出来,直到两不相欠。”

说完之后,我便离开了那里,直接回了营地。一个月后,我训练的时候,听队友告诉,那家面馆被几个混混,深夜用灌满汽油的啤酒瓶,点着火砸碎了玻璃。

幸好及时报警,里面的人算是平安。这才使我意识到,自己的做了件有头无尾的事情。店主对闹事的食客,也报警过,可抓起没几天,又回来报复性的折腾。

第三天深夜,我摸到那个被我砸中后脑的家伙住所。他不知在哪找来个堕落女孩,两人正热火朝天的鬼混,床板的咯吱声,掩盖了我推窗潜入的声响。

确认周围的环境和人数后,我如猛虎般跳到他床前,左手揪他头发,右手剜掐进赤裸的大腿根部,一把抄起举过头顶,狠狠丢向幽暗的墙角。

那个快要**的堕落女孩,刚要发出尖叫,便被我一把捂住嘴唇。“你不乱叫,便是对自己最好的保护。”她听到我的话,意识出我来意,忙瞪着惊恐的眼睛,不住点头。

我抽出军靴里的匕首,吓得赤裸的女孩,缩在墙角猛抖了一下。在东南亚,很多尚未成年的女孩,多是混血的孤儿。她们的父亲,来自欧美那些有钱的游客,骗取当地女子,弄大她们肚子后,便夹着尾巴消失。

好些无辜的生命出生后,便意味失去了母亲。我并没打算将那个地痞直接摔死,故意克制了很多力道。这家伙很自以为是,误认上次载我手下,是中了圈套,看我当时的穿着,身体资质平常,狠不过他抡酒瓶耍匕首,鸡血沸腾状态下的打架本领。所以才去报复并不相干的面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