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二章 肉眼遗漏的敌人

池春抱来的被褥,不是很厚,但她仍坚持着姿势,将浅桃花色的柔软膝盖,跪到玫瑰色般通红。除了繁殖和哺育,这是女人又一种神圣使命。我下面坚硬暴挺,加之体积硕大,也只有池春这种女人,可以承受的住。

按住池春丰臀的粗糙双手,拇指能感觉到她股沟很湿,并非娇体渗出的香汗,而是她洗小澡后未顾上擦干。腹部肌肉与弹力无限的娇臀,发出啪啪的撞击,我失控的积极和主动。阵阵鲜腥闷骚的味道,冉升到我的嗅觉,随着沉重呼吸进入我的胃。池春说的没错,她经血刚过,自然有这种征服男人的女人味道。

风月场上走过来的女人,负接触的地方,练就柔韧性。上次负伤后割取弹片,我就察觉到她身体极为敏感,分泌体液快而多,不会另彼此交流不适。

虽已是夜半,其他女人都在二层熟睡,可池春的娇喘呻吟,依旧克制不住的唤出。无奈之下,我只好将她摆成仰卧的蛙势,嘴巴堵着嘴巴,使劲儿身体。

池春的呻吟声音,这才憋在喉咙中,嗯嗯嗯,呜呜呜的震动出肤表。天快蒙蒙亮时,池春搬开我一条大腿,抽出被我夹成粉红色的小腹,轻轻吻了我额头,抱起衣物,悄悄回了睡舱,和她孩子躺在一起。

作为高等级的狙击手,我已经犯了忌讳。池春在斯诺号上,曾遭恶徒,她的身体有无感染细菌,我无从得知。但我却毫无防护的与她。

狙击手的敌人有两类,那种肉眼可视的危险,用子弹拒绝掉;对于化学药剂、生化细菌,就得用它们方法,或远离或不接触。可现在,我坐起在地板,看着奋斗一夜的下身,上面满是干涸的黏液,很多皱起脱皮。这些分泌物,有我自己的,也有池春的。

池春自己是医生,她一定知道,看似完好的下体器官,感染上细菌有潜伏期。在山洞前的溪水,给池春洗澡时,她见过我的东西,知道它健康硕大。而池春自己,却忽略了这些,只想满足我感激我。昨夜的过程里,从她亢奋的表情和一些出格的行为,不难看出,她是个缠恋,离不开男人,口味儿很重的熟美女人。

提着小桶,我打上些河水,洗了洗那些干涸之物,便不再想昨夜之事。可能和池春的年纪有关,毕竟她刚三十四岁。

大家吃过加热的早餐,开始新的一天忙碌。我在铁砧上抡着重锤,打造出很多肉钩,制成攀岩的工具。大船未离开之前,这山壁再陡,也是唯一的逃生路。一旦危险发生,沿着河岸跑,会很被动。

山涧溪流,走势依旧迅疾。晨霭水雾如烟升动,感觉把天空压低不少,与山峰齐高。两侧清幽的山林,飞鸟走兽,叫声连连,好似刚发现我们的到来。

记得小时候,母亲很喜欢中国文化,常当着父亲的面,要我背诵古诗。“两岸猿声啼不住,轻舟已过万重山。”这句诗词像对我们预言。两岸却有山魈,不时的尖刻吼叫,犹如要骂走不速之客。脚下大船,远不是什么轻舟。那位诗人,也见不到如此吨位的重船。

站直在甲板上,举着狙击步枪,通过蓝色的狙击镜孔,搜寻可作美餐的兽肉。“嗷,嗷,嗷,嘎嘎嘎嘎嘎。”百米高处,几只强壮的大山魈,看到甲板上的人举枪,便发出刺耳的嘲笑。

以为我们拿的是木棍,妄想捅下岩壁上的食物,好比山魈握着草杆儿,捅进蚁窝粘蚂蚁吃。“砰,砰,砰。”三颗狙击子弹,划着火线窜出,钻透树冠浓密斑斓的叶片,分别击中三头大山魈的鞋拔型脑袋。迸溅的鲜血,从绿枝底下喷出,黏在晃动不停的叶片上,摇摇欲滴。

击中的第一只山魈没等落地,第二、三只便如跳伞员一般,相继跌足下来。嗖嗖嗖,唆唆唆,厚重茂盛的树冠层,被撞得直发抖。

“啪,啪,啪、”三具兽尸中,一只跌进河中。另两只摔在花岗岩溪岸,脑袋碎成烂西瓜。芦雅、伊凉二人狙击掩护,我踩着木筏,过去带回兽肉。

那只被弹头击爆半截脑袋的山魈,斜趴在岸边纹丝不动。兽血顺着石缝流淌,像老树延伸到岸边的猩红根须,任凭泥黄溪水反复冲刷,始终不掉。

两只沉重的山魈拽上木筏,带回甲板宰割,剖出的动物内脏,没一件完整,全震破碎。山魈是灵长类中次于猩猩的猴类,池春告诉过,在亚热带环境中尽量别吃猴子肉,我也这么认为。

侏儒野人用手上的小短弓,捕杀一只成年山魈,会像人拿木杆挑战巨熊一样,比例很危险。即使箭头有毒,也占不上多大优势。毛皮相对于肌肤,本就是铠甲。

我很期待侏儒野人,若再来交换,就给它们新鲜的山魈肉,以他们的鼻子嗅觉,应该很喜欢这种刚宰杀的味道。不过,我知道怎样加工一下,会让它们更执迷。

烧烤山魈肉前,我抽换掉原来烤鳄肉的白铁皮,防止沾染细菌。这会儿未到黄昏,还不能生火。于是,我将先宰割的山魈腔肉,剁成砖头大小的肉块儿,只等下道工序:烘烤。

池春告诉我,那些荒蛮的野人,吃这种烤焦的猴肉不会中毒。现代人的消化功能和免疫力,吃生肉自然会出毛病,因为不能一下跨回万千前的状态。池春深谙养生之道,对我讲了很多,经过昨夜酣畅的,她的面容焕发的更加娇媚,俨然一副娇贵的**玉女。

没等到天黑,溪涧上游便出现一只小筏。周身的血液立刻沸腾,仿佛看到一颗颗璀璨的宝石,正慢慢朝自己漂流过来。始料未及,小筏后面的弯道处,又出一只小筏,接着便密密麻麻涌现,布满千米远的溪涧上游。

我急速爬上桅杆,想尽快看清。浩浩荡荡的侏儒筏队,很有打劫气势,真若如此,就得提前搬出机枪,将其扼杀在小短弓的射程之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