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见林春禾有电话,钟文也故意加快了步伐朝前拉开了几步,给林春禾打电话的机会。

林春明何苦聪明,他一听就知道林春禾是跟钟文在一起,说话不那么方便了。他本来是想约她一起出来吃饭的,既然林春禾跟钟文在一起,林春明自然也就不再告诉她自己还在福平。

“呵呵,好好玩儿你的吧,没事儿了。”说完,林春明就挂了电话。

“是你哥吧?”钟文笑了笑,替林春禾打开了车门。

“是他。担心我住不惯这里。”林春禾也没有隐瞒,本来就没什么可瞒的。

“你哥对你可谓是无微不至啊,你算是天下最幸福的妹妹了。”钟文并不想在林春禾面前诋毁林春明,因为他心里很清楚,就凭现在他在林春禾心目中的地位,断不能与林春明相比的。一旦说到了林春明的不是,林春禾心里肯定会不舒服。

“那是,我现在可是有两个疼我的哥哥了。”林春禾这话至少听上去很真诚,这让钟文心里也很满意。

“我可不敢跟你哥比,你们毕竟二十多年的感情了,我也看得出来,你哥是一个很有担当的男人,估计在村里也很有女人缘儿的。有对象了吧?”钟文摆出了一副长辈的姿态问道。

车子已经发动,缓缓前行。

“还没哪,就他那样儿,哪有女孩子会喜欢他?”

“恕我直言,你心目中男朋友的标准,肯定是你哥那样的吧?”钟文在一开始的时候就感觉到了这一点,现在他就是想从林春禾的嘴里得到证实。

“你怎么知道?”

出乎钟文意料的是,她竟然没有否认。

“大凡对哥哥非常崇拜的女孩,都会以哥哥当标准来选择男朋友的。不过,现实之中,你可能会非常失望啊。”钟文显得颇为高深的说道。

“为什么?”

“因为没有一个男人可以对自己的女朋友要求是跟妹妹一样的。所以,只要你以哥哥的标准来找人,那就永远不会有结果。呵呵,我这也是一家之言。”钟文这一笑,就把自己的话当成了一个玩笑,不想让林春禾当真。

两人一起吃了中午饭,钟文又把林春禾送

回了御苑的住处。

这一次,钟文连院子都没有进。他暂时不想让林春禾觉得自己对她有什么企图。他心里非常清楚,这种信任的建立是至关重要的。他相信,只要这种信任建立起来了,那么,什么时候要她跑到自己的掌心里,她就会立马飞过来。

林春禾上了二楼进了房间,站到窗子上的时候,看到钟文还从车里探出头来看着她。她朝钟文摆了摆手,钟文这才发动了车子走人。

这只是一个细节,但对于一个少女来说,却是极具杀伤力的。如果不是有林春明在前面提醒的话,就钟文这个表现,就会让林春禾感动得落泪的。

到了晚上八点,福平市华灯初上,街上渐渐显出了城市的繁华与热闹。

一个二十七八岁的年轻男子,与一位衣着暴露的女孩从饭店里走出来,正准备上路边的那辆小轿车,林春明却迎了上去,对那女孩说了一句:“美女,我跟你男朋友有点儿事儿商量一下。”

然后林春明就挡住了那男子的去路。

“咱们认识吗?”那男子问道。他很警惕的看向了林春明。

“一会儿我再跟你解释,先上车吧,边走边聊。”林春明说。

“我为什么一定要跟你去?”那男子有些心虚,想跑,却没法把车子开走。他估计,林春明一定早就知道了这是他的车子。

“你可以不去。不过你考虑一下。”林春明闪到了一边,将身子靠在了车门上。他只是在车门上看似轻轻的拍了一巴掌,那车门子就凹进去了一块。

“那好吧。”那男子不得已,这才打开了车门,林春明转到了另一侧,上了副驾驶。

“去哪?”上了路之后,那男子问道。

“找个咱们能说话的地方就行。”林春明说的是普通话,那男子也没听出了他是哪个地方的人。

车子驶到了城郊,当对面来了一辆轻卡的时候,那车子突然打了一下转向。林春明迅速伸手,方向盘一拧,那车子擦着那辆轻卡就冲了过去。

“别跟我玩这个啊,小心把自己玩死了。”林春明刚才也是吓出了一身冷汗,虽然刚才他一直警惕着对方的这一招,但还是把他吓

了一跳,他没想到这小子还真敢。

那男子只用眼睛的余光看了林春明一眼,其实刚才他也没有执意要那样做,只是试探了一下而已,毕竟那种动作危险性太大,弄不好就会连自己的命给搭上了。毕竟这是小轿车,按照他刚才的预案,即使开始接触的是右边副驾驶,但真正相撞之后,他这一边也免不了重伤的。所以说,到时候死的是谁还不一定。

“找个僻静的地方停下咱们聊聊吧。”林春明拧开矿泉水瓶子喝了一口水说道。

那男子把车子开到了一条岔路上,缓缓的停下了车,刚才那个危险动作中,就已经检验出来,坐在右边的这个陌生人不是一般的身手。如果再不老实,不会有自己的好果子吃。

“你是谁?”那男子问。他已经不敢去看林春明的脸。

“这个不重要。能不能老实告诉我,于婕的死到底是怎么回事儿。”林春明同样不去看那男子。但那语气却是冰冷得到了零度以下。

“那完全是一次交通事故,当时我真的是为了躲避另一辆从右边超我的车子才出了事的。”那男子说话的时候,侧过了脸来看了看林春明的反应。

“我相信你跟警察也是这么说的。可你忘了一点,我不是警觉,你没有必要再拿出那一套来,我要的是真相。”林春明一边说着,一边拿出了一条毛巾,同时将车子前面的一块鹿皮抹布拿到了手里,然后再次拧开了矿泉水瓶盖,往上面倒了点水。

那男子似乎意识到了危险,他突然伸手去拉车门,想往外跑。

可他那手刚一抓到了门把手,身子还没有完全动,就让林春明一把抓了回来。

“你如果今晚跑了,那以后你就得亡命天涯了。不然的话,那就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横死街头,而且一定是死于车祸。”

说完,林春明慢慢的放开了他。

果然,那男子不再打算逃跑,又老老实实的坐在了那里。

“你到底想要我说什么?”他眼睛直直的看着前方。

“不是我要你说什么,而是你想说什么。你应该知道我要的是真相。记住了,一旦你对我说了谎。你就再也没有第二次机会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