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春明摆弄着手上已经弄湿了的毛巾跟抹布,等着那男子说话。

那男子坐在那里一声不吭。

林春明抬头看了看,那男子神情紧张,却不敢去看林春明的脸。

“考虑好了吗?”

林春明问。

那人还是不说话。

突然,林春明一只手抓着那块抹布跟毛巾直接捂到了那人的脸上。他想反抗,却让林春明一只手将他牢牢的控制在了座位上。

当林春明感觉差不多了的时候,他才揭掉了一层毛巾。

“这滋味儿是不是很爽?”林春明阴鸷的笑了笑,将毛巾也撤了下来。

刚才那一段痛苦的经历,让男子真的害了怕。

“我知道,公安是不会难为你的,所以你现在也被保释出来了,觉得很自由了是吗?还可以出来玩女人了。可你应该知道,于婕的魂儿却一直在追着你呢。”

那男子大口的喘息着,刚才那几秒钟的时间里,他似乎是摸到了死神的脚趾一般。

“要是你喜欢的话,我会让你尝上几十遍之后再离开这个世界。”林春明慢悠悠的道。他声音的力量不在于多高,而是在于那种威慑力。

五分钟之后,那男子又尝了一次差点儿被闷死的滋味儿。这一次,似乎比上一次时间更长那么一点点,而就是这一点点,就让他整个的心理防线彻底垮了。

他不想再尝第三次,或许他根本就熬不过第三次。

他终于把自己被人收买威胁然后干下了伤天害理的事情说给了林春明。

这人叫于海,论起来还是于婕的一家子,也正是因为这层关系,他才在于婕的公司里谋到了这个差事。

林春明并没有继续难为这个于海,因为他知道,用不着自己动手,自然会有人收拾这个混蛋。

按照于海的指点,林春明来到了一个出租房。

他门都没敲,直接打开了那扇门。

当他突然出现在房间里的时候,床上正有一对男女在那里偷欢。那男的叫李德才,是明星建筑公司的一

个施工队长,床上的这个女人正是他的相好。

看到有人不声不响的闯进来,李德才吓得直接从床上跳了下来,一手用毛巾被盖住了自己的羞处,一手抓起了床边上的一把水果刀。这家伙因为平时做的坏事太多了,总会在自己的身边放着一把刀子。

林春明并没有进里面的卧室,而是退到了外面的客厅,坐在了一张破沙发上,等着李德才出来。

李德才还是穿好了衣服,从里面拿着刀子走了出来。

“你是谁?怎么进来的?”李德才非常警惕的看着林春明。

此时林春明正抽着烟,看都没看李德才。

“你能不能让那个女人回避一下,咱们谈点儿事儿。”林春明说。

“我跟你素不相识,有什么可谈的?”李德才不曾见过林春明,当然不知道这个人来到这里找他是干什么的,但最近有于婕的案子在那儿,他自然心虚得要死。李德才见林春明并没有上来就动武。他也算计了,凭着这个人不声不响就能闯进被反锁着的门里面,他的功夫肯定不是一般的强大。如果自己强先动手的话,绝对不会有什么好果子吃。所以,他决定先听听林春明是为何事而来的。

于是他折回了卧室,安排了一下那个女人,这才出来,并大着胆子坐在了林春明的对面,只是那把水果刀还在他的手上。

而事实上,这样一把水果刀,在他的手上,对林春明绝对不会造成一丁点儿的威胁。

“你确定咱们两人的谈话不会让那个女人听到吗?她要是报警了的话,对你可是很不利哟。”林春明又提醒了一句。

李德才考虑了一会儿,便又去了卧室,把那个女人撵了出去。

在经过客厅的时候,林春明打量了一眼那个女人,姿色平平,身段也不是多么的好。不过,对付李德才的话,已经绰绰有余了。

“兄弟,找我有什么事?”李德才为了让自己平复一下紧张的情绪,他也点上了一根烟,深深的吸了一口。

“我就是想知道于婕是怎么死的。把你知道的全都说出来你就算

是完成任务了。”林春明这才把目光投到了李德才的脸上。这个男人眼神猥琐,贼眉鼠眼的。但绝对是一个聪明的人。

“于婕?她的死与我有什么关系?她不是被渣土车给撞死的吗?公安部门已经有了结论,那是一起严重的交通事故。”李德才在没有见到林春明任何证据之前,断不会轻易说实话的。“对了,你是于婕什么人啊?你是怎么找到我的?”

“你那么聪明的人,这个问题还需要我回答吗?如果识相的话,那就快点儿把实话告诉我,呆会儿我还有事儿,别耽误我的工夫。”林春明不紧不慢的说。他相信,这个人不需要多久,就会把实情全部说出来的。

他也想过了,就算是那个女人出去报了警,也得需要些时间才会有人来。

李德才坐在那里,眼睛转了几圈,突然握住了那把水果刀朝着对面沙发上的林春明就刺了过去,人也同时扑了过去。他想以全身之力给林春明致命的一击。

可他人扑过来的同时,林春明已经闪到了一边,一只手抓住了他的手腕,人却被摁在了沙发上。

“大哥,跟我玩这个,你太嫩了啊,小心伤了自己。”林春明把那水果刀从李德才的手上夺出来放到了面前的茶几上,直接抓起了扶手上的毛巾,盖在了李德才的脸上,然后朝着他的脸就泼了一杯子水去。

李德才呼吸困难,根本就不敢大喘气,只要一喘,那水就会到了他的气管里去。林春明又蒙上了一层,再泼上一杯子水去,直接封住了他的呼吸。

李德才痛苦的在沙发上挣扎着,直到他快要不行的时候,林春明这才放开了他。

“给那个女人打个电话,最好别让她报警。”

林春明彻底放开了李德才,刚才那一阵,让他惊魂未定。但他还是打通了那个女人的电话:“嘴巴严一点儿,这里不关你的事儿。”

两人交了一次手之后,李德才这才算是死了心,他知道自己不是林春明的对手。

“实话告诉你,你没有任何其他的选择,只有一条路可走,那就是跟我说实话。”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