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春明回到御苑别墅的时候,已经是夜里十一点。他并没有走门,而是给林春禾打了一个电话,让她把窗子打开。

林春禾很是纳闷儿,因为她并不知道林春明一直没有回五岭。

当她打开窗子的时候,什么都没有看见。

过了两分钟之后,一个黑影直接从窗子上飞了进来。

“你怎么不走人路啊哥?”林春禾看到林春明出现的时候,又惊又喜。毕竟她在这层楼上一个人有点儿吓破了胆。

“我不是不想让别人知道吗?别说话了,好了,静静的睡觉吧。”林春禾之前来这里的时候,早就趁林春禾不注意检查过她的房间。里面好在没有窃听装置。

林春明没有去原来自己住过的那个房间,而是在林春禾的沙发上半躺着。

林春禾则依然睡在了床上。

有林春明在,林春禾心里安定多了。

可刚过十二点,她再次听到了外面走廊上的脚步声。

林春禾轻轻的下了床,来到林春明身边,轻轻的推了他一把,然后朝门外指了指,意识是让他也听听那声音。

其实林春明早就听到了,他是在凭着自己的听力来判断,那声音是不是真实的存在,又是在什么方位。

林春明并没有像林春禾那样突然打开房门,而是蹑手蹑脚的开了门,灯都没有开。

那声音一直在有,林春明寻着那声音,果然来到了林春禾发现小方盒子的地方。伸手一摸,他找到了那个东西。

那声音果然就是从那方盒子里发出来的。

林春明从楼梯上轻手轻脚的下去,正好看到了一个黑影躲在黑暗中,林春明有夜行的本事,当然会对黑暗中的东西更加敏感。

不等那黑影逃开,林春明突然加快了脚步,直接扑了过去。

那个黑影不是别人,正是家里的保姆。

那女人一声尖叫,却让林春明捂住了嘴。林春明的手在她的身上一阵摸索,结果摸到了她手里的一个遥控器。

但林春明并没有拿走那遥控器,而是松开了手,直接在女人的胸上抓了起来。他暂时不想揭穿她。

“你

干什么?”女人还想挣扎。

“我早就喜欢上你了,你别叫,我会给你钱的。”

林春明小声说道。

果然那女人就不再叫唤,也不再挣扎,任林春明在她的身上揉着。

林春明其实对这个女人的身体一点都不感兴趣,他只是想给这个女人一种错觉,他是为色而来的。

直到把那个女人揉得半晕不素的了,林春明这才放开了她。

“刚才我在楼上听到了脚步声才下来的,原来是你。怎么,是不是身子寂寞了,那你直接进去啊?这么偷偷摸摸的干嘛?”

“我——”女人想回应林春明几下,可林春明却躲开了她的手。

“不好意思,我今天有点儿累了,咱们改天行吗?”

“你是不是林小姐的哥哥?”女人小声问。

“你这感觉挺不错的嘛,是我。喜欢我吗?”林春明的大手又在女人的身上抓了两下。那力道对一个如狼似虎的女人来说,真是恰当到了极点。

“你不是已经走了吗?怎么又回来了?”女人很是好奇的问道。

“我这不是舍不得你吗?我第一次看到你的时候,就被你迷住了。”林春明的脸在女人的脖子里逡巡着。这让女人有些受不住了。

“快到我屋里吧,别让你妹妹看见了。”女人声音颤抖的说。

这个女人模样还算周正,可没什么姿色,也不是林春明喜欢的类型,林春明才没兴趣在她身上下手呢。

可并不是所有的女人都有自知之明,像这个保姆,她还真的相信了林春明的话,以为林春明看上她了。

毕竟林春明是从乡下来的穷小子,看上大户人家的一个保姆也不算什么怪事儿。

因为是睡下了,所以保姆穿得并不多,怀里拥着这么一个女人的身体,林春明竟然也起了反应。

“这楼上还有其他人吗?”

“除了你们兄妹两个,就那个半死不活的老头子了。”女人拽着林春明往自己的房间里走。

林春明就跟了进去,不然的话,这个女人怕是不会真的相信自己是喜欢她了。

她刚要脱林春明的衣服的

时候,林春明就问:“你这里有套儿吗?不然的话,那就算了。”

“有。”在黑暗中,女人从衣柜里摸出了一只在林春明的眼前晃了晃,然后自觉的上了床。

林春明已经没有了退路。

他干脆一不做二不休。

从保姆房间里出来的时候,林春明没忘了带上自己的罪证,然后扔进了马桶,冲到了下水道。

回到林春禾房间时,林春禾就疑惑的问:“怎么去了这么久?干什么去了?”

她没有下楼,一直在自己的房间里呆着。她才不担心林春明会出什么事呢,况且她在楼上的时候还听到了林春明跟那保姆说话的声音。

“我跟保姆说了会儿话。她可能觉得我喜欢上她了。”林春明当然不会对林春禾说实话,这是一件很丢人的事儿,下去了不到十分钟的,竟然就失了身。

“哥,那保姆的为人怎么样我还真不清楚,你可少招惹人家。”林春禾提醒道。虽然这楼上再也没有别人,但有些事情,只要做了,总得露馅的。

她不想让别人对自己的哥哥说三道四的。

“是她非拉我到她房间里坐坐的。对了,你知道刚才那声音是哪里来的吗?”林春明把自己的发现跟林春禾说了一遍。

“怎么可能?声音是她搞出来的?”林春禾小声惊呼道。

“那遥控器还在她那儿,我故意没有揭穿她的,这样,你那位大哥就不会知道咱们已经发现了这个秘密。总之,以后不要害怕了。对了,你说,他这样吓唬你的目的是什么?”林春明问道。

“他是想让我搬到另一个地方去住。”在林春明的面前,林春禾不想隐瞒什么,因为她自己也意识到了钟文这样做肯定有他的目的,只是她不太清楚,所以才说出来说哥哥替她判断一下。

“让你到另一个地方去住,这小子可没安什么好心哪。”林春明叹了一声。

“如果他有什么坏主意的话,在这地方不一样吗?”林春禾也有些怀疑林春明的猜测。

“当然不一样了。这里有于姨的亡魂,那小子怕得要命。他担心于姨的灵魂会随时出现。这小子心里真的有鬼。”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