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实林春禾也不是一个盲目相信别人的人,就算是林春明这样说了之后,林春禾也有她自己的判断。不过,她也知道,现在哥哥林春明已经认定了钟文从中作祟,她提出不一样的意见来,林春明不会接受。所以她干脆不说。

在她看来,或许这只是保姆的个人行为,与钟文没什么关系。

林春明也没有把他今晚从李德才跟于海两人那里得来的情报告诉林春禾,这并不是说他担心林春禾不相信,而是担心她一旦相信了,会对她更加不利,因为林春明判断,至少目前钟文还不敢对林春禾怎样。

所谓气急败坏,都是人在没有掩盖的情况下才做出来的事情。现在林春明还不想激怒钟文,更没有必要这么早的撕破他脸上的面纱。

林春明在去自己的房间之前,林春禾告诉他,钟文给他订了一辆陆巡,十天半个月车子就到岸了。

“这家伙又要收买我?”林春明第一判断就是钟文不怀好意。

“为什么老把人家往坏处里想?”虽然林春禾心里也认为钟文这是在收买林春明,但同时也不否认钟文是出于一种施舍。

毕竟一辆越野车对于林春明来说很有用处。

“他就不是让人往好处想的那种人。我说春禾,你可一定得小心那色狼!”林春明不得不提醒林春禾一句。他不想限制林春禾的感情发展,但是,跟钟文这种阴险的家伙谈情说爱,那就是把自己往虎口里送。他都能把于婕用那种卑鄙的手段弄死了,想必也不会善待她的女儿。

而且,在林春明看来,钟文之所以要对林春禾这么好,极有一种可能是他对于婕曾经有过觊觎之心。而林春禾与她母亲于婕相比,有过之而无不及。在一个成年男人的眼里,像林春禾这样的女孩子,似乎更容易让他们成为目标。

“哥……”林春禾忽然想起了她在贮藏室里找到的那个记事本儿。里面记录的全是于婕跟钟家人的感情纠葛。

“什么事儿?”林春明听出来,林春禾这是有话要说。

“没事儿了,晚上不要出去乱跑了,好好睡个觉吧。”林春禾觉得林春明出

去,也会让她担心。

林春明看到林春禾欲言又止的样子,问道:“是不是有什么事儿要跟我说,再不说我可回去睡了?”

“你一直没有回去?”林春禾问道。

“于姨的死因没有查出来,我回去也安顿不下来。”

“你觉得这样能查出个结果来吗?”现在林春禾担心的是,钟家在福平已经是手眼通天,他们两个人根本不可能有什么作为的。“我知道你肯定会去找与案件有关的人去了解情况,可他们会对你说实话吗?就算是说了实话,你用那些手段得到的口供是不受法律支持的,法庭也不会采纳。”

“既然这样,那你呆在这里还有什么意义?”林春明反问了一句。

“我至少要先把我妈的公司接过来,然后慢慢的一步步真正转到我的手里。”在林春禾眼里,这已经不仅仅是一间价值十亿的公司,同时还是她母亲于婕打拼了二十年的血汗。如果拱手让人,林春禾于心不忍。即使从很现实的角度去想,如果能把这间公司拿过来,帮助哥哥林春明还能干一番事业呢。

从小到大,她一直都认为林春明是个干大事的人,只可惜命太薄,没有那么雄厚的资金,只能望洋兴叹。

听到这个理由,林春明不再说什么了,因为他也是这样的想法,只有把公司真正夺过来,他才能让于婕的在天之灵得到安慰。这也算是帮着林春禾做了一件一生一世最最重要的事情。他当然知道,现在就算是他把从于海跟李德才那里得到的口供交到警察手里,人家也绝对不会采信他的。因为口供的取得就是非法的。

但这至少已经让林春明确定了背后的那只黑手到底是谁。否则,连对手是谁都不知道,那岂不是要当傻子吗?林春明可从来都不是这样的人。

林春禾刚才犹豫了一下,她觉得把妈妈那本笔记拿出来让林春明看了的话,肯定会在心里鄙视于婕的。作为她的女儿,林春禾还不想让别人,哪怕是自己的哥哥来看轻她的母亲。

所以,在林春明转过身来再问什么事儿的时候,她忽然又改了口,将那事儿绕了过去。

事儿林春禾打算不到万不得已,她是不会再让第二个人知道了,哪怕是钟文。

因为在她看来,一个女人做出了这样的事情,毕竟有违人伦。

特别是在那本子里有的地方甚至记录得很详细,让林春禾看过之后都脸热心跳的。

在二楼美美的睡了一觉,天亮之后,林春明嘱咐了林春禾一件事,那就是什么时候她非搬到钟文给安排的那个地方的时候,一定先打电话告诉他一声。

“我不会去的。”林春禾说。在她的意识里,妈妈还没有死,她就在这间房子里。如果自己离开了这里,妈妈将会很孤独。她不忍将妈妈一个人留在这里。

出了御苑别墅,林春明并没有上出租车,而是在一条小路上一边走着一边打电话。

“兔子,现在给你一个活儿。很简单。具体要求我呆会儿发你邮箱里。价钱不错的,办完了这事儿,有五万块的报酬。”

林春明打电话称呼“兔子”的这个人,是他的战友,现在也是一个退伍军人,不过好像没有固定的职业,他想让兔子替他做一件事情。这样,他林春明就可以避开背后那只黑手的怀疑了。一个人越是放松了警惕,他就容易做出傻事来。

“兔子”没有问什么任务,因为电话里说不方便,到时候只要打开邮箱就行了。

林春明这才打车去了车站。

保姆并没有把林春明半夜袭击她的事告诉钟文,这种事情说出去,对她没有半点好处。

听说林春明已经恢复了村支书的职权,张扬也就回到了村里。到现在为止,她还不知道于婕已经死于车祸的事情。

当办公室里只有他们两个人的时候,林春明还是把真实情况告诉了她。

“这怎么可能?”张扬无法相信,刚刚找到了亲生女儿的于婕怎么会这么突然的就死了呢?“公安怎么说?”

“一场普通的交通事故。”林春明无奈的说道。

至于自己暗中的那些调查,他却不打算让张扬知道。

“张扬,这事儿暂时请不要扩散,就连春禾的姥姥姥爷都还不知道。”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