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梅安顿好了公婆之后,这才对林春明说:“回去好好安慰安慰韩春雪吧,前面的工作我可是都给你做好了,后面就看你的了。”

林春明并没有直接来到村委大院,他不敢肯定这个时候那里就没有别人了,万一让其他人碰到,又要多出一些话来。虽然今天已经很累,可韩春雪这边他却不得不安抚一下。林春明第一次意识到,在几个女孩子中间游走,其实并不是一件很容易的事儿。他感觉到心累。

因为他不是一个很善于哄女孩子的人。

走到村委大院门口的时候,他看到办公室里已经黑了灯,只有韩春雪的屋子里还亮着微弱的光。不用说,韩春雪这是在等着他。

看了看四下里没人,林春明这才大胆的走了进去。

轻轻的咳嗽了一声,生怕吓着了韩春雪,接着林春明就听到韩春雪拉开门栓的声音。这丫头明明说给自己留着门的,可见她还是害怕被有人偷袭了。直到听到林春明的声音后,她才开了门。

林春明进去的时候,却是看到韩春雪已经躺回了被窝里,两条藕一样的胳膊露在被子外面,骨碌着大眼睛在看着林春明。

那双眼睛里是跳动着的小火苗儿。显然她已经期待很久了。

林春明闻到了整个屋子里弥漫着一种淡淡的沐浴液的芳香,那种味道会让男人不由自主的兴奋起来。

“我能用用你的卫生间吗?”林春明忽然客气起来,开了一整天的车子,身上有汗,他想在与韩春雪滚床单儿之前还是得先洗个澡才好。

“假客气!”韩春雪娇嗔着白了林春明一眼,“去吧,自己调水。”

林春明进了卫生间,他这还是第一次使用这个卫生间,进去之后,他就能感受到女孩子专用的卫生间那种味道,包括里面的布置也是带着女生的特色,以至于让林春明觉得自己在这样的卫生间里洗澡有些不太正常了。

哗哗的冲洗完后,林春明只裹着浴巾走了出来。他坐在床沿上,没有立即钻进韩春雪的被窝里。

刚刚洗完澡,他不是有那种收拾韩春雪的冲动,而是想抽一根烟。

韩春雪理解他是想坐在那里先晾一晾身子,等身上的水珠子干了之后再进来。

“别着凉了。”韩春雪露出半截身子来,拿了一条自己用过的浴巾搭在了林春明的肩膀上。

“哪有那么娇气。”林春明有些愧疚的说。虽然从形式上的确是瞒过了韩春雪,可在林春明的心里,他却始终觉得对不起这个丫头。

一只温热的小手在林春明那冰凉的肌肤上摩挲着。那种温存更让林春明心里难受。他不再犹豫,干脆直接掀开了被子,将自己跟韩春雪那娇小的身躯盖在了底下。

他吻着她,爱抚着她,动作虽然缓慢却极具力量感,这让韩春雪很是满足。她觉得林春明是用了心的,于是她幸福的打开了大门,延军而入。

“你越来越会了!”完事儿之后,韩春雪还是直言不讳的夸了林春明一句。她觉得不论是从技巧上还是力量上,林春明所掌握的火候都让韩春雪觉得非常美妙,似乎这正是她所需要的那种感觉。

两人相拥着很久才分开。

林春明从被子里抽出身子来,靠在床头上,点上了一根烟悠然的吸着。

“起初我还以为你跟张扬姐一起出去旅游了呢。”韩春雪也从被窝里爬出来,雪白的半截身子靠在林春明的身上,双臂搂着他的腰。

韩春雪的这句话让林春明心里不由一颤。因为韩春雪的猜测正好说中了事实,当着韩春雪的面来否认自己做过的事实,他还真的觉得有些底气不足。

“怎么想到她了?”林春明尴尬的笑了笑,还好,此时将脸贴在他胸膛上的韩春雪根本就看不到他的表情。

尽管这样问,可他还无法保证张扬会不会主动把他们两人一起出去旅游的事儿说给韩春雪听。到了那时,他将如何面对韩春雪?那他可就成了一个标准的大骗子了。

“是张扬姐自己说这个周末要出去玩的,而你也是在周末有了安排,我能不那样想吗?”现在韩春雪似乎已经把一切都澄清了,心里很是畅快。她仿佛费了好大的劲才把心头的疑云给驱散了,那种心情自不必说。

即使不用去看韩春雪的脸,林春明都能感觉到她的心情有多好。

可越是这样,林春明心里就越是内疚。因为这一切都不过是一种假象而已,而真相却正是让韩春雪伤心的一面。林春明本就不是

那种专门靠着哄骗女孩子过日子的人,所以,对着韩春雪说了谎,其实就等于对他自己进行了一次严重的惩罚。

他甚至已经看到了韩春雪知道真相之后那种伤心欲绝的情景。

刚才韩春雪的话又提醒了林春明,张扬还真有可能把他们两人一起出去游玩的事情亲口说给韩春雪的,要是那样的话,他该怎么办?

到了那时,他将两头都不是人了。

“春雪,你真的喜欢我吗?”林春明觉得应该作一下铺垫了,不然的话,一旦有一天真相让韩春雪识破,他将无法收拾局面了。毕竟韩春雪跟刘梅的情况不一样,因为刘梅与其他女孩子不会存在什么竞争关系。但韩春雪跟张扬可就不一样了。

“废话,不喜欢你的话我会把自己最珍贵的东西都给了你?”说着,韩春雪还在林春明的腰上轻轻的拧了一把。

如果事情能够有被拧一把那么简单就过去了的话,他愿意被拧得再重一点都可以。

“丫头,喜欢我老林什么?我自己怎么没觉得有什么让人喜欢的地方啊?”

可韩春雪并没有听出来林春明这话里是什么弦外之音。

“你哪里都好,你身上就有男人味儿。我就喜欢你这种味道。”

一边说着,韩春雪还特意用鼻子使劲嗅了嗅。

“呵呵,我自己都恶心我自己。你又不是不知道,我这样花心,凡是漂亮的女人我就会打人家的主意。你还不得气死?”林春明吐了一口烟,他没有很正经的说这话,真怕今天晚上韩春雪就跟他翻了脸。

“你们男人都这样儿,这可能是你们男人的天性吧。”韩春雪倒是客观,但她依然没有说明自己对于他跟张扬之间的关系有什么看法。

事实上,韩春雪也知道林春明在追着张扬跟常方慧,只是她自己武断的相信,常方慧跟张扬两人不可能与林春明之间有什么正果的。因为他们双方之间的地位太悬殊,一个是天上,一个是地下。因此,韩春雪直接把这种可能性定性为零。可她万万没有料到常方慧家长并不是那么看重地位,而是看重了林春明的能力。而张扬这边,却是出乎韩春雪意料的决绝,她几乎宁愿付出与家长断绝关系的代价也要与林春明在一起。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