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春明赶过来的时候,大凯的车子早就停在了不远处的角落里,他一直坐在车上没有下来,如果林春明不来的话,他就不下车了。

可二十分钟之后,林春明的车子如期而至。下车之后,他直接进去,有一个服务生见林春明面生,便问他找谁。

林春明正好借着机会问蟹子在哪个房间。那人一看外面停的车子那么牛逼,便没敢多问,麻利的告诉了林春明。

林春明朝那服务生笑着说了声谢谢,便直奔蟹子的房间。

他没有敲门,直接拧开了把手走了进去。

三四个男生跟四个女生在那里狂跳着,音乐声震耳欲聋。

见有生人进来,几个人立即停了下来。

“你谁啊?”一个家伙走上前来。

“谁是蟹子?”林春明不答反问道。

一个光头先是一愣,指了指旁边的一个说道,就是他。

然后光头就朝外走。

刚走了一步,还没跟林春明错过身去,就让林春明一把抓了回来。

林春明从监控里早就认识了这个家伙,他只是不知道这个光头就是蟹子。

“你干什么?”蟹子用力挣扎了一下,却没有挣开,林春明的大手抓着他的胳膊很牢。

“找你有件事儿。”林春明说着,弯腰从几子上摸起了一盒烟,抽出一根点上。这房间里本来就已经乌烟瘴气,也差不了他再点上一根了。

另外三个男子朝这边走来,因为他们看到了蟹子被林春明抓在了手里,一边朝这走着,他们顺手从茶几上一人抓起了一只啤酒瓶子。

这些人向来都是能动手就不叨叨。

可惜的是,人还没有走到林春明面前,就让林春明一脚踹到了沙发上。

那几个女孩一看情况不妙,吓得赶紧往外跑,林春明大吼一声,“给我老老实实的呆在那儿!”四个女孩一个没敢作声的,立即撤回了沙发那边老老实实的坐下。

她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但看那样子,猜着应该是冲蟹子去的。所以,她们现在只能配合这个气势汹汹的陌生男人了。

在林春明刚刚进来不到两分钟,大凯也跟了进来

,当他也问起蟹子在哪个房间的时候,那服务生就觉得有些奇怪了,怎么这两人都找蟹子,他蟹子什么时候成了香汤了?

虽然奇怪,但大凯是面上的人,这里的人都认识他,自然老老实实的告诉他。

林春明进房间之后,把门给锁上了,外人进不来。

“你到底是谁?我怎么不认识你?”蟹子被林春明抓着,有些莫名其妙,他感觉到了对方的怒气与力量,都有些恐怖。可刚才林春明所亮出来的几招,已经让他放弃了反抗的念头。

“啪!啪!”连续两个耳光结结实实的抽在了蟹子的脸上,“那今天我就让你认识认识!”

这两耳光之后,林春明一松手,又是一脚,直接把蟹子踹到了沙发上,蟹子很聪明,被踹倒之后他没再爬起来,因为他知道,一旦爬起来,少不了又是一踹,刚才这一脚已经踹得他肚子很疼。

现在他连问都不敢问了,只要一开口就会挨打。

其他三个人似乎更知道厉害,一个个蜷缩在那里一动不动,根本没有替蟹子出头的意思。

林春明也在另一侧的沙发上坐下来,与蟹子只隔了一个短茶几。

“现在知道我是谁了不?”林春明问。

“不……不知道。”蟹子确实不知道林春明是谁。他正在那里想着呢,却见林春明突然扬起了一条腿来,蟹子想躲却没有躲得过去,那张脸被林春明的脚背生生的抽了一下,整个人的头就感觉毫不受控制的朝后折了过去。

无缘无故的挨打,这次蟹子确实懵了,他干脆不再问。

可是,林春明却在问他,只要答不上来,那就会挨打。

林春明连续问了五遍,蟹子一直都说不认识他,结果就挨了五脚,每一脚都是被林春明狠狠的抽在了脸上。林春明打人太狠,速度太快,根本就躲不开,蟹子只有老老实实挨打的份儿。

现在他感觉自己的脸已经肿成猪头了,连眼都睁不开。

“大哥,我确实不知道您是谁,要是我哪地方得罪了您,您直接说啊!”现在蟹子确实操急了,只要不知道对方是谁那就得挨打,这可如何是好?没有办法,他只能硬着头皮去问了。

可是,这种问哪有什么结果,林春明怎么会告诉他?

又挨了一脚之后,林春明才提醒他:“最近做了什么坏事儿?”

蟹子开始总是避重就轻,他嘟囔了半天,这才承认,自己往林家湾的养殖场里扔了几只得鸡瘟死的死鸡。

刚一说完,林春明的脚又抡了起来。

“啪!”的一声又是狠狠的抽在了蟹子的脸上。这次他是在交待完之后就准备躲闪,可还是没有逃过林春明的那一脚,他不躲还好一点,让林春明看出来他想躲之后,林春明直接两条腿盘住了蟹子的脖子,直接将他的头绞在了自己的两腿之间。

蟹子那一刻直觉得就要憋死了,可他喊又喊不出来,挣扎也挣扎不起。最后还是林春明怕出了人命,慢慢的松开了他。

“你知道你给我造成的损失是多少吗?”林春明咬牙切齿的问道。

大凯在外面大声的喊着:“林春明,快开门啊!我是大凯!”

可林春明就是不开门,像是没有听见一样。

外面有人要报警,大凯制止了他们。

“明哥在里面有事儿,出不了人命,你报个屁警啊?”大凯虽然没有小弟,不属哪一派,但他在五岭地儿上却是说话很好使,即使在这些老板们面前,他也照样可以高声大气。

为了让大凯放心,他还是去开了门,只让大凯进来,然后又反锁了门。

“到底怎么了?”大凯也是不明所以,当时林春明只让他查那个车牌的主人是谁,却不知道蟹子到底做了什么混账事儿。

“这王八蛋往我养殖场里扔了得了鸡瘟的死鸡,让我死了那么多的鸡,而且鸡瘟还在蔓延。”

林春明说。

“我靠,你个王八搓的,敢这么祸害明哥?你活腻了是不是?”二话不说,大凯上去就是一脚,直踹蟹子的背。只听“喟”的一声,蟹子让大凯差点儿踹叉了气儿。

蟹子连凯哥饶命都没有喊清楚,他觉得自己有可能再也站不起来了。

那个动作也把林春明吓了一跳,林春明打人懂得掌握分寸,可大凯不行,了是纯粹凭着一股子怒火打的,那力气自然就没有什么控制。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