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然这次刘长水得了那十万块钱之后非常顺利的通过了他的项目方案,但林春明心里却明白,这种人,实际上就是企业发展的拦路虎。如果他们真正的一心为民的话,或许什么都不需要付出,企业就能顺顺当当的发展下去了,可现在看来,你刚刚开展,什么都还没有做呢,这就得先把这拦路虎给喂饱了,不然的话,他就会让你好看。

而这些人可不管你这企业是不是能够活下去。他们想要的是眼前的利益,只要先把钱拿到手,你企业是死是活,关我什么事儿?

所以,虽然刘长水将他这个项目放了行,他林春明心里却一点都不感激他。林春明心里说,这些年不知道有多少创业者死在了这些人的手里,要知道,是个官儿就想从自己可以管得着的企业里捞点油水,不捞白不捞,捞了也是白捞,那你说,白捞哪个不捞?

倒是钟文很讲信誉,林春明去了那一次,不到两天的工夫,一个亿的资金就打到了林春明的账户上。接下来便是由钟文公司担保的一亿贷款也落实了。

按照当初林春明向钟文的承诺,林春明还真的给了钟文整个游乐场的百分之二十的股份。他拿着合同亲自来到了福平,让钟文签字的时候,钟文都有些不太敢相信。

“林春明,咱兄弟两个,有这个必要吗?”钟文努力克制着自己的激动。

这虽然是自己的钱换来的,而且远比自己投入的资金所占的份额少,可他依然是那么的高兴。因为林春明总算是把他当人看了。

林春明不太明白钟文说这话是讲兄弟之间没有必要给他这么多,还是没有必要送股份还得立文书。

“这是我情愿的。也是你应该得到的。百分之二十不多,不能与你的投入成正比,但事出有因,我想你也能理解。”林春明说道,不过他不想旧事重提。

钟文点了点头,掏出笔来,在那合约上签了字。

从钟文那里出来,林春明去了林春禾那里,他还给她准备了一份儿合同。

那是将游乐场百分之五十一

的股份给林春禾的合同书。

“哥,你这是干嘛?”林春禾当然不解,就算是林春明愿意给她一部分股份,就凭他们兄妹之间的这种关系,也用不着签合同的。

“这钱算是于姨的,你替她收了就是。”林春明早就在那合约上签过了字,只要林春禾在那上面签了字,那合约就算是生效了。

林春禾将那合约收了起来,却没有签字。

“哥,你这份心意我领了,但这字我不能签。要是真的签了,那咱们两个又成什么关系了?”林春禾嗔道。

林春明就知道,林春禾是不会接受这么多股份的。于是他只好劝道:“我知道,这股份在咱们两人谁的手里都一样,但对于外人来说那可就不一样了。万一中间出现什么问题,你只要拿着这五十一份的股份,那就有对公司的发言权,公司的事务还是由咱们来执掌。你能明白我的意思吗?”

其实林春明考虑的更多,只是他不想说出来,如果这间公司将来有什么不测的话,只要主要的股份还在林春禾手里,那就会有人站出来说话,保住这间公司。毕竟林春禾还有一个位高权重的亲生父亲。

到现在为止,林春禾也还没有去认这个父亲,这个父亲也没有来认她。但这并不妨碍他们之间血缘关系的存在。

毕竟是血浓于水,将来如果林春禾真有什么难处的话,她那个生身父亲不可能不管的。

当然,这也只是林春明作了最坏的打算。

林春禾将那合约收了起来。现在可以不签,将来如果用得到的话,再签也不迟。

现在已经到了大雪封地的季节,林春明找了一位游乐场建设专家聘请他当建设顾问。根据那位专家的建议,林春明大体规划了整个游乐场的布置,然后进行了基础施工,先把一些明年开式的项目的地基挖出来。这样就不会耽误明年开春的工程进度了。

与原来的一些设想不太相同,真正实干的时候,林春明这才意识到当初自己的确是太天真了,许多事情并不是想象的那么简单。尤其

是你想综合进行考虑建设的时候,更加复杂,有时候甚至不得不把之前认为已经非常完美的规划重新打乱。总之,这是一项目令人焦头烂额的工程,在这之前,林春明怎么也没想到做一件事,竟然会这么难。

刚刚开工的那些日子,林春明几乎每天都要泡在工地上,随时解决遇到的一些问题。

此时村委的办公楼也已经峻工了,里面电路跟水管等等也都铺好,就剩下装修了。

按照有些村委的意思,这房子只要刷点涂料就可以使用了。但林春明却不这样认为,村委办公室,它代表的将是整个林家湾的形象,必须漂亮一点。将来林家湾游乐园公司办公室也要设在这里的,所以,林春明直接把装修的大体要求跟韩春雪交待了一下,就推给了韩春雪了。

在韩春雪的指挥下,简单大气的装修效果图就出来了,林春明看后表示满意,韩春雪这才叫了装修队进来施工。

韩春雪新近招聘的三个财会专业会计全部录用,其中那个最让韩春雪满意的,就安排在了游乐园建设工地,另外两个,一个在养殖场跟火锅店,一个安排在了东海市的保镖公司。而韩春雪担任三个公司的财务总监。这样一来,三个公司的财务运作就走上了正轨。

不过,刚刚成立的保镖公司,并没有林春明所期待的那么多的业务,开业近一个月来,公司一共接了三笔保镖业务,而且每一笔都不足两万元。也就是说,整个保镖公司一个月的进项还不到六万块。

按照公司的规定,每位任务执行者都可以从每一个任务中抽取百分之十的佣金,这三个任务由三人完全,也就是说,已经被抽去了六千佣金,剩下五万多,平均每人发了五千。

这些钱,对于这些退伍军人来说,养家糊口不成问题了。毕竟是公司运作刚刚开始,能够让大家发上工资林春明觉得已经很不错了。

不过,他觉得开业这么久了,还没有理想的业务量,这里面肯定存在着问题。虽然说他不是靠着这个公司赚钱,但他也想找到其中的原因。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