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春明没想到这么快就接到了芊芊的电话,如果是让他过去拿画的话,那么这画肯定是前期早就画好了的。而当时林春明虽然没有明确提出要求让她新画一幅,可他的意思却是这么表达的。

“这么快就画好了?”问这话的时候,林春明心里自然带着一种厌恶,因为林春明觉得你这么快就交卷子,分明太看重钱了。

“不是,我正在构思呢,我想知道,你让我画的这一幅画,是不是跟前两幅一样的性质?”

其实芊芊对于林春明也已经没有了刚刚认识的时候那么好的感觉,尤其是昨晚让李文来要了去十五万之后。她心情很糟糕。

“你是什么意思?我怎么不明白啊?”林春明当然不想在电话里把事情承认下来。

芊芊也意识到自己这么问有些不妥,便又改了口,“我是说,我画的这幅,您也打算让他知道吗?”

如果不把这事儿说明白,芊芊还是不死心。

“不会的。这是我单独跟你作的一笔交易,与任何人无关。”林春明总算是明白了她的意思,而且也明确的告诉了她。

“那要是这样的话,那我可是要谢谢你了。”芊芊对林春明的好感再次找了回来。“有时间吗?再来东海的时候,希望能跟你一起吃个饭。”

“那谢谢了,我现在很忙,再去东海的时候,一定过去找你。”

“林总,我只是不太清楚,您大体喜欢哪一类型的画,我可以有所选择?”芊芊很担心自己画出来的东西,人家却不感兴趣。

“只要是你擅长的就行,而且一定要你的亲笔哟?”林春明特别强调了这一点。

“你放心,这个没问题。”

挂了电话之后,芊芊还真的动起了脑筋来。她需要灵感跟构思,而仅仅是趴在这间画廊里,是找不到什么灵感的。

于是穿上了风衣,芊芊开上了她的迷你,朝着郊外驶去。

将车子停在了一片野坡上,芊芊沿着小路朝山上

走。

为了寻找灵感,特别是符合林春明审美的那种灵感,芊芊不得不把刚刚认识的林春明给加到了自己的想象之中。

她闭起眼睛,仅凭着自己对林春明的一面之印象,展开了丰富的联想跟想象。因为是早上,太阳还没有从山岭上冒上来,东西山上便有了一抹嫣红。那些嫣红之下的树木与景物都仿佛被浸染在了那一片晨色之中。

芊芊想到了林春明是一个创业者,他对于未来的那种渴望,还有他一展宏图的雄心,都融在了这嫣红的晨色里面了。

突然之间,一幅优美的画面出现在了芊芊的脑海里。她没有立即睁开眼睛,而是将那幅画进行了润色之后,直到满意了之后,她才将整个画面与色彩给固定了下来。

这正是她要找的一种感觉。

好久没有出来在外面寻找这种灵感了,所以,脑子里基本就是空白,只有这一次,在将人物融入其中之后,她才觉得画面是那么富有生命力,那么生动,那么鼓舞人心。

她相信,这幅画出来之后,林春明一定会满意的。

带着这份灵感,芊芊上了车,她拿出了画板,粗略的打了个草稿,然后就上了车子折了回来。

这一天芊芊决定不开业了,她关起了画廊的门,然后在里面贴了一张纸条:今日起五日内不营业!

躺在二楼的小床上,芊芊一直闭着眼睛在回忆她那幅画。

两个小时的工夫,芊芊就没有动过一动,而是聚精会神的完善她那幅画作。

这可能是芊芊自从独立创作以来,最为用心的一次了。虽然时间不长,但收获却很大,因为他能把人物跟景物融在了一起,同时还能参考了林春明个人的精神境界里的东西加到了画面之中。

下午芊芊又开车去了一次,那是在夕阳之下所感受到的东西。夕阳在多数人的眼里那是悲伤,是末日,可此时在芊芊的眼里,它却是那么的优美,那么的华丽,那么催人向上。

一边这么

三天,早上下午芊芊都出去到外面观察,寻找灵感,终于将那幅草图在心里有了一个大概的样子。

也正好这时,林春明打通了芊芊的手机。因为一直在那里忙着,芊芊好久才接了电话,然后夹在了脖子上。

“喂,我在野外呢。”她在用彩试色。

“你在哪里我过去找你。”林春明正想看看这丫头是不是拿过去的画作来糊弄他这个外行。

然后芊芊说了自己的位置,林春明一路找去,二十分钟之后,林春明终于发现了山坡上的芊芊。

那一刻,林春明心里甚是满意。至少这证明了这丫头还是比较认真的,没有拿现成的作品交差。

这一回芊芊没有像第一次见面时那样讨好林春明,而只是瞥了他一眼,然后又投入到自己的创作之中。

“这就是给我的吗?”林春明指着芊芊正在创作着的那幅画问道。

“是的,现在应该还没有感觉,但在我的心里,它已经成形了。”芊芊直起了身子来,打量着自己的作品说道。

林春明也凑过来瞅了瞅,他虽然不懂得艺术创作,但他也会看,至少他能从画作中发现作者所想表达的东西是什么。

不过现在这作品还没有成形,林春明当然就看不出什么名堂了。

“今天就画到这儿吧,咱们找个地方吃饭去。”林春明建议说,在路上的时候他就想好了,要是亲眼看到了芊芊给他创作的话,那他就好好表示一下,不然,他也有可能取消这次交易了,因为他是想得到芊芊认真创作的一幅画,而不想被人糊弄,这跟前面买的那两幅完全是两码事儿。

“这样吧,咱们不下去了,你车上带了没有,咱们就在这儿随便吃点儿好了,在这里吃也挺有意思的。”芊芊好像不愿意自己的创作被突然打断。

“那好,我这就下山买去。”

林春明大体了解了一下芊芊的食谱。

“是人吃的,我一般都吃,没有什么忌口。”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