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家之后,林春明在院子里冲了个凉,准备回屋睡觉。

可一进南屋,却看见林春禾还坐在那里。

“啥时候了,还不回屋睡觉?”林春明瞥了林春禾一眼嗔道。

林春禾没说话,却只是呆呆的看着他,那样子好像有什么话要说。

“咋了丫头?魔症了?”林春明拧开电扇,想吹干身上的水。他第一次看到妹妹这种忧郁的眼神。

林春明不知道她是不是因为刚才看见了自己跟李萍的事,难道是为这个生气了?对他这个当哥的失望了?

“哥,是不是觉得禾不好?”林春禾突然没头没脑的问了这么一句,而且说出这话来的时候,她那眼里竟然滚动着晶莹的泪珠儿。

“啥事儿?谁欺负我妹妹了这是?”林春明也觉得林春禾问这话有些怪怪的,他弯下腰来凑近了看着林春禾的脸促狭的问道。

林春明不这么凑近了看还好,再加上这一问,林春禾本来还在眼里晃荡的泪珠儿便骨碌骨碌的掉了下来。

“禾,你别吓我呀,刚才不还好好的吗?咋走了这一趟就这样了?”林春明摇着林春禾的手,觉得那样子真像是魔症了似的,因为事前毫无征兆,而且除了跟李萍那事儿,他根本就啥都没做呀。

“哥——”林春禾突然像是情绪失控了似的,从椅子上站起来,一把搂住了林春明,双肩耸动着哭了起来。

林春禾这一哭,让林春明更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了。难道说,刚才她一个人在村委办公室里被什么东西给吓着了?不会呀,不就是底下过去是个坟场吗?哪有什么鬼怪之说?不过是别人编故事吓人而已。

可看林春禾身体耸动的样子,好像真的很伤心。

“禾,来来来,先坐下,有什么事儿慢慢跟哥说,你这光哭,把哥都哭碎了。”林春明把妹妹扶到了床沿上坐下,拿了纸巾给春禾擦了擦泪,然后拉了把椅子坐到林春禾的跟前,两手牵住了她的手,定定的看着她的眼睛,企图弄清妹妹到底是什么事情想不开了。

林春明想破了脑袋,也没能搞

清楚这一天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让妹妹如此伤心,最后他试探着问道:“是你亲妈——于姨?”

他觉得除了这个女人,其他人不会让妹妹如此伤心。

林春禾没有摇头,也没有点头。根据林春明的判断,那就是与这个女人有关了。

林春禾说今天她的生母于婕给她打电话了,希望她能早一天回到她的身边,可她没有答应她。可她的心里,却已经打定了主意。她决定要回去。

所以林春明也就放下了心来,因为到现在为止,林春明对这件事情已经看得很开了,不管自己多么喜欢林春禾,家里人多么不舍,但有一点是明确的,那就是她的生母于婕对林春禾是真爱的,就算是那个女人现在要求林春禾回到她身边,他都觉得这是完全可以接受的事情,而且会对林春禾也是一种母爱的补偿。

直到林春禾停止了抽泣,林春明这才追问:“刚才为啥哭得那么凶?好像是谁不要你了似的。”

这时候林春禾才慢慢抬起了她那梨花带雨的脸,看着林春明:“哥,要是禾有一天真的回到了那个女人的身边,你不会骂我吧?”

虽然早就想过妹妹终有一天得回到她生母的身边,可是,当林春明听到林春禾亲口说出这话来时,他还是无法坦然接受。

“不是,妹妹,你是说,这就要回去了?”林春明生怕自己误会了林春禾的话,他不得不让林春禾重新一遍。

“如果你说不让我回去,那我就不回去了。”眼里闪着泪花,林春禾完全不像一个二十多的女孩,倒更像她小时候做了错事的样子。

“傻丫头,谁说不让你回去了?那是你亲妈。我知道,你不想离开这个家,咱爸咱妈也不舍得你走。可是,如果强把你留下来,你的亲妈会更痛苦的。虽然当初是她抛弃了你,可她肯定有自己不得已的苦衷是不是?如果现在你还不能原谅她,那就是在她的伤口上撒盐。哥知道你是个善良的女孩儿,不要再把仇恨培养下去了。再说了,虽然你回去了,可哥知道你还爱着这个家,爱着这个家里的每一个人。”林春明伸手在林春禾的

头顶上用力的揉了揉,泪却已经迷蒙了他的眼睛。

毕竟兄妹两人共同生活了二十多年,这中间,他们之间的情感,已经超越了普通家庭里的兄妹关系。今天林春禾一旦离开林家回到她的生母身边,那对于林春明来说,跟把他的心肺掏出来没什么两样。

“可是,爸妈会同意我走吗?”林春禾眼里的泪已经跟溪水一样哗哗的淌着。

“同意,我保证他们能同意,虽然他们都不舍得你离开这个家,但我想他们不是那种糊涂的老人,怎么可能不让你跟你的亲生母亲团聚呢?”

“可我还是怕他们受不了。”说着,林春禾呜呜的哭出了声来。

“不过,禾,哥可有句话得跟你说。”林春明突然正色道。

“什么?”林春禾止住了哭声抬起头来眼巴巴的望着哥哥的脸。

“如果你单纯是想回到于姨那边生活,哥不反对,如果有其他别的想法儿,那哥可就不认你这个妹妹了?”

林春明最担心的是林春禾带着报复的心理回到她生母的身边。如果那样的话,林春明料定林春禾今后不会有幸福的日子,而且会让两个人都痛苦。

“我不明白哥你说的是什么意思。”林春禾故作糊涂的看着林春明说道。

其实在林春明说这话的时候,她已经心虚了。因为她的确是有这样的心理在作祟。当然,她还看到了于婕不同寻常的富裕家境,相比林家的贫穷,她心理上不平衡,她要凭着亲生女儿的身份,来为林家争取些什么,来让林家养父母得到物质上的一些补偿。

“禾,你可已经不小了,有些事情哥就是不说,你也能明白,咱可不能做那种糊涂事。这二十一年,你生母虽然没有养你,可她也一直在寻找你的下落,她心里的苦,或许不是咱们能想象的。原谅她吧。不管当初她对你做了什么,她毕竟是你的亲生母亲,而且现在看来,她也是真心爱着你的,希望你能幸福。想开了看,其实你回去也不是什么坏事儿,只要心里还有这个家,你随时都可以回来,家里的大门,哥跟爸妈永远都会为你开着的。”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