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零八章 有道禁制

其他人都有如此的疑问,不过当他们看到满地法宝的时候,方才忘却灵气一事,大家都怦然心动起来。。 更新好快。

不过,在他们心动的时候,同时也感觉情况有些诡异,因为通常如果是好几个人同时遇到这样一个场面,很有可能会有人产生杀人夺宝或者说是独吞宝物的想法并且为这个想法而疯狂地去行动,就算没人产生这样的想法,也绝对会有人怀疑别人产生这样的想法。

不过,赵胡在心里一思索,林薇薇是不可能对自己出手的——赵胡警惕地看向小莺,恰好这个时候林薇薇也与他一般齐齐地看向小莺,带着不尽的警惕之心。也就在这同时,小莺也警惕地向他们看过来,然后不自觉地退了退。

场面一刹那间陷入了一种奇妙的景象之中,虽然他们谁也没有产生杀人夺宝的想法,可是都防着对方,赵胡两人这边,则因为这里曾经是蛇族的聚居之地,这里的东西属于蛇族所有,而通过先前的一番事情,赵胡两人也看出了小莺的果断与手段,这让两人觉得小莺会不会因此而对四人下毒手,毕竟这小莺也初见到,他们之间就产生了很多不快,综其原因也正是她对蛇族的强力维护。

而小莺那边,她自知与赵胡两人发生过矛盾,到这个时候又面临如此多的宝物的诱『惑』,到时候说不定他们会突然对自己下手。因此,她下意识地想要离他们远一些。只是,他们谁也没有产生袭击对方的想法,可是都怀疑对方有这样的想法,所以既没有人出手,也没有人会放松防备。一时间,气氛显得有些尴尬。

也就在这个时候,赵胡只是哈哈一笑,打破有些尴尬的局面,他说:“那个……小莺啊,这里宝物这么多,足够咱们分的了,你看看咱们各划一个区域,各不越线,如何?”

小莺也考虑到如果真的动起手来,就算对方不用偷袭手段,自己恐怕也在他们围攻之下支撑不了多久,如此一来自己的情况堪虞。她听了赵胡的话,心想既然大家互不相信对方,那么如此之法便是最好的方法了。

小莺说“好,只要你们不出现在我百丈之内,什么事都好说!”她有自信,在这有禁飞的禁制当中,只要赵胡两人在百丈之外,她就能逃过生天。

“如此便好,这样,我们一起退吧!”赵胡此刻也看清楚了,就算小莺有想法偷袭,自己这方有两人,对方也肯定不敢下手了,反而是对方应该考虑己方对她的想法才是,既然己方也没有偷袭对方的想法,倒还不如各退一下,远比这尴尬局面要好得多。?? 神魂不灭308

于是在对方警惕的目光之中,两方都后撤起来,此刻谁也没有管那些尸骸有多么可怕了。当两方距离大约百丈的时候,两方同时舒了口气。

小莺自然怕对方人多,而赵胡两人也是见识过小莺的手段的,也不敢再尝试她更多的手段了,而且这里原本是蛇族的聚居地,谁知道她数百年的阅读之中,会不会有此地相关记载,到时候弄个什么阵法之类的东西,他们就要倒霉了。

林薇薇还有些不放心地说:“你看那丫头会不会突然出手啊?”

赵胡摇摇头,说:“不太可能,这么远的距离,以她的能力不可能偷袭成功!”

“万一她对这里熟悉呢?”林薇薇说道。

“应该不太可能,方才我仔细看了她的表情,她对这里也是相当陌生才对!”赵胡虽然这么说,但也不敢肯定自己的话。

林薇薇说:“那还是防着些好,我可对她不抱什么希望!”

有宝物他们自然不会放过,可是『性』命却一样非常重要。于是他们在捡取宝物的时候,也不忘随时看看对方在干什么,离自己是否在安全距离。

那边的小莺始终不敢放松警惕,谁会相信与人 个未曾相识的人,而且在面临如此诱『惑』的时候。

就在这个时候,突然一阵光芒四『射』,众人都被其吸引,向那边看过去,只见那一处似乎有一个大洞,平常时候或许还没注意到,可是当它的里面『射』出这么一道光芒来的时候,这才让人注意到它的存在。

有宝物!不论是赵胡两人还是小莺,一刹那间都闪过这么一个念头。

他们如今见到满地的法宝,早已没有把普通的法宝放在眼中了,在他们眼中的宝物,至少得是高级的婴宝才有资格。

一件高级婴宝何其珍贵,就算是多宝的他们见了亦是心动不已。

不过,他们也知道,出宝之地必定危险万分,因此在光芒闪现的一刹那,谁也不敢冲过去,只等那光芒一直闪了许久,他们确定那边的确没有什么危险了,这才向那边靠近过去。

待到离那光芒百丈之所,赵胡忽然说:“等等,我先过去看看!”?? 神魂不灭308

“不行,我要跟你一起过去,到时候有危险也有个照应!”林薇薇马上说道。

赵胡也只好说:“那好,大家都用上防护法宝,一旦发现有什么危险,咱们马上就撤!”

那边的小莺,也向此处移过来,她身上出现一道奇怪的雾气,将她自己团团包裹住,如果有人向她攻击的话,一定会发现这雾气的真正作用的。

很快,赵胡等人接近那一处十几丈的距离,此地已经被那光芒耀得一片雪白。

赵胡忽然又叫停,说:“让我先查探一下!”说罢,祭起一样圆珠一样的法宝来。

“这是什么东西?”看到这珠子被赵胡祭起,缓缓升起来,林薇薇也不禁问了出来。

“这是一件很有意思的法宝,刚刚捡的,虽然没什么威力,可是对于侦查却有出奇不意的功效!”赵胡一边祭起法宝一边解释道,“你们看!”

林薇薇看到眼前这景象,都有些新奇,因为那圆珠一闪,居然在其***现了一只眼睛,而那眼睛一眨一眨的,让她们看到之后同时看向青冥,又看了看那圆珠,发现原来那圆珠中的眼睛竟然与赵胡的眼睛一模一样,登时,她们仿佛都明白了这东西的用处。

林薇薇笑了笑,说:“这只不过是一件法婴宝,在没有完全炼化之前,我也只能够用其部分功能,而且也只能在五十丈以内控制,算是很鸡肋的一样法宝了!”

大家想想也是,在五十丈以内,谁还有这东西,都用神识去探查了。不过遇到一些神识无效,或者侵吞神识的地方,却又有了用武之地。如今这个地方,也正好用得上这样一件法宝。

赵胡念了个法诀,那眼睛便向那光芒处飞了过去。

赵胡闭上了双眼,脑海中只出现那只眼睛的视线,因为只有一只眼,所以视线范围很是有限,不过看得很清楚。

那眼睛靠近那光芒数丈之时,登时感觉前进有些阻碍了,不过尚能前行。

不多久,赵胡指挥着好眼睛到了那洞口之外,正要向洞内查看之时,却忽然被什么东西挡了一下,被弹了回来。因为此刻赵胡完全用那眼睛看东西,所以碰到东西之后,赵胡的身体本能地后退了一下。

林薇薇盯着那眼睛看了,此刻看到这情形,也问道:“怎么回事?”

赵胡说:“那里好像有道禁制,我被挡住了!”

“那赶快破开禁制看看啊!”林薇薇倒是比赵胡还急。

赵胡点点头,又祭起一枚小旗,向那边靠近过去,这小旗在攻击防御上作用不大,可是在破除阵法上功能却不一般,因为大多阵法都是以阵旗摆出来的,所以阵旗如何摆放,却成了阵法成否的关键,而不知制作这枚小旗的牛人是怎么想到这方面来的,居然把这枚小旗制作成一枚无法组成任何阵法的小旗,可是这枚小旗一旦放入阵法之中,就马上混入组成阵法的小旗组列当中去,阻断阵旗之间的一些联系,而阵法对于阵旗的组合要求甚是严格,一旦阵旗之间无法联系起来,也就等于将阵旗胡『乱』地摆在那里,一点作用都没有了。

赵胡刚刚得到这枚小旗的时候,也感觉惊奇万分,没想到世间居然还有如此奇思妙想之作,当即 也不管以后用不用得到,收起来先。他也没想到这东西马上就派上了用场。

不过,这小旗毕竟还是件法宝,在他没有完全炼化其之前,能用出来的功能并不大,更没有他想象中的那样直接钻入阵法之中破坏阵法。小旗刚刚靠近那地方,马上就遭到强烈抵抗,甚至比那圆珠受到的抵抗还要强烈,一下子就被弹出了数丈之远。赵胡眉头一皱,不过他肯定这小旗对那法阵肯定有效果的,否则也不会遭到如此强烈的抵抗。就好像一个法力低下之人对着一个法阵施法,肯定不会引起多大反应,除非那是一种攻击类的法阵,而一个法力足以破除法阵的人施法,肯定会遭到法阵的全力抵抗,直到法阵被强制『性』解除。如今,小旗一靠近那法阵,就被弹出这么远来,看来小旗对那法阵的效果是非常大的,以至于法阵对小旗反弹如此巨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