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时,外面侍卫传话:“皮盖西侯爵求见。”

斯特洛贝里一愣,心想:“皮盖西侯爵?这家伙来前线干什么?他不是因为特区仙蒂亚德省的事情正在被调查中吗?不过因为琴乌鲁斯二皇子死去,接下来又对法莱开展。对他调查一直搁置着。”

薛伦帝修斯说:“让他进来。”

肥胖的皮盖西侯爵需要把门推开很大才能顺利进入,他下跪行礼,然后说:“看到太子殿下安然无恙,实在是无尚……”

“够了!有什么事直接说。”

皮盖西侯爵似乎被吓了一条,他生怕自己激怒了太子,那就糟糕了。他忙说:“是这样。我给你带了一些帮手来,希望能对这次战争有所帮助。你进来吧!”

斯特洛贝里这时看到一名身穿怪异服装的女性走了进来。这位女性由斯特洛贝里来评判的话算是难得的美貌女子,她天生美貌的瓜子脸,那美目上有着又弄又黑的睫毛,小巧可爱的鼻子,诱人的樱桃小嘴,这眉清目秀的感觉让身为女性的斯特洛贝里都不禁心动。

她还有一头不输给薛伦帝修斯的黑发,她将其绑成一条辫子摆在胸前。身高还没有斯特洛贝里高的她衣服则是一股异国风味,那些布衣将她的身材遮掩,看不出里面有什么“料”,这是斯特洛贝里最介意的地方。如果一定要猜测,这名女子看起来像东边岛国伊岐国的人,不过感觉完全不同。而这套布衣看起来可能是东方大陆的服饰。

女子双手作揖说:“小女子名叫秦思家,今年二十有三。参见太子殿下。”

听到这个名字,本来为了战事十分恼火的薛伦帝修斯也突然爽朗了起来。

斯特洛贝里也心想:“来了个好帮手。”

薛伦帝修斯做出很礼仪的姿势迎接这名美女,他说:“原来是传说中的青龙王,欢迎欢迎。”

估计谁也没想到,朱雀相海茵的死对头青龙王居然是一个弱相的女子。

青龙王圣天秦犰也是三十年前机缘巧合来到露娜大陆的四圣天中的一人,也是四圣天中的首席圣天。论四圣天中的最强者,当然是青龙王圣天秦犰莫属。

秦犰对于来到这个大陆很无奈,顽固的他十分不喜欢这个奇异的世界,甚至憎恶这里。他的思维很传统的东方式,在东方大陆最忌讳就是血脉断绝,所以秦犰打算在此留下自己的血脉。

不过秦犰的确是打心底地厌恶这片大陆,这里金发碧眼的人种让他感到恶心,他可不愿意让这种血液污染了他的后代。在几年后,秦犰终于得知了这片大陆东边有一个岛国名曰伊歧国,那里的人种和东方大陆很接近,都是黄皮肤和黑发黑眼睛。他就理所当然在伊歧国寻找一位美丽的女子成亲,并且生下了秦思家。

秦犰传统观念很强,他希望能生下一男子继承他的衣钵,可惜第一胎是女孩儿。于是他继续想让自己的妻子生育。遗憾的是他的行为可能招致了神的不满,没有人可以不尊重诞生的生命。仿佛被诅咒一样,秦犰的妻子之后几胎不是流产就是先天不足,最后连他的妻子都因为难产而死。

没有办法,秦犰只能将自己的一身本领传给了长女秦思家。两年前青龙王圣天秦犰被杀死,秦思家就继任了青龙王的名号。

秦思家笑道:“太子殿下,我看您印堂发黑,您身体现在极差啊!是不是得了什么病?”

斯特洛贝里忙问:“秦小姐会医术?”

秦思家点点头。

斯特洛贝里:“我听闻东方的医术很深奥玄妙,您能帮太子殿下诊治一下吗?太子殿下最近莫明其妙地生病,我们的太医都没有办法。”

然后斯特洛贝里说了黑太子曾经中毒的情况。

秦思家谦虚地说:“小女子试试看。请太子殿下躺下,我给您把脉。”

秦思家说得谦虚,其实是十分有自信的,她先是把脉,又看了看薛伦帝修斯的舌头。这时候她自信的表情开始动摇了。她再用打诊的方式试了一次,脸色变得越来越暗。

“小女子不才,实在诊断不出太子殿下的疾病。这些症状我看过的医术中完全没有记载。”

薛伦帝修斯并不发怒,他说:“秦小姐不必自责,其实我觉得身体还行,可能只是小病。”

秦思家是一名不服输的女性,她绝对不会轻易认输。

“怎么会这样?不行……”秦思家自言自语地说。她对斯特洛贝里问:“请问太子殿下的厕所在那里?请带我过去。”

斯特洛贝里感到十分奇怪,说:“您要上厕所?”

“不是。请带我过去。”

斯特洛贝里老老实实地带着秦思家到了厕所。秦思家打开了装有薛伦帝修斯粪便的木桶的盖子。

一股恶臭扑面而来,不禁让斯特洛贝里皱起眉头。

可以斯特洛贝里没想到秦思家居然用她那宝石一般的指甲去扣出一些,在一下个瞬间送入了自己的玉口,轻呼:“好苦。”

斯特洛贝里惊呼:“秦小姐,你这是……”

秦思家红着脸说:“放心,我可没有怪僻。这是我学的医术中诊断方式的一种,我也不是很喜欢用这种方式。”

斯特洛贝里恶作剧地心想:“要是被男人知道了,不知道谁敢吻你。”

秦思家回到了床前说:“虽然具体原因我也不太清楚。不过根据刚才的……的……那个的味道,我确认太子殿下体内已经没有残留毒素才对。也许因为毒伤害了一些内脏器官,我给您开几个东方医术中强身健体的方子,应该能让您变得有精神起来。”

斯特洛贝里感激地说:“真是太感谢您了。秦小姐您就是帝国的恩人。”

秦思家对着这性感的将军笑了笑说:“您太客气了,叫我思家就可以了,斯特洛贝里将军。太子殿下也如此吧,不必太陌生,我经常听佩雷将军提起你们两位。”

薛伦帝修斯有点诧异地说:“哦!思家你还认识佩雷啊?”

“是的。他这样一个圣人,我在听闻他行善的事情之后就对他很有兴趣,后来巧合终于和他相遇,结交成了好朋友。”

之前,佩雷?柏辽兹在和神犀骑士团的团长布拉瑟的战斗中曾经用处一种奇怪的招数,用旋转增加长矛的威力。那是东方长枪术传统的一种技巧,就是秦思家教给他的。

秦思家继续说:“那位圣人,他的心思都是为了他人的幸福着想。他所行下的善事让小女子钦佩不已。虽然总是用眯着一条缝的眼睛装傻,嘴上老是说想要一个老婆,其实一直都单身呢。对了,我听说他也参战了,现在还好吗?”

薛伦帝修斯和斯特洛贝里的脸色都沉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