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4章 女婿,上门了 飞库网

“妈,我来做,你出去陪我爸爸聊天去。”回到家的莫嫣然,似乎特别的勤快,这样的她,让杜琴文有些不适应。

被强生推出厨房的她,嘴里不断的嚷嚷着,“然然,你让妈妈把那菜洗出来吧。我怕你做的不好,那菜可是不好洗的,一洗就碎了。”

杜晚枫却在这时候走来一忍拽住她胳膊肘儿,“老太婆呀,你平时都不爱做菜的。这会儿到是勤快起来了,算了,咱们家宝贝儿懂事了,想要孝敬我们,你就让她去做嘛。”

莫嫣然一回到家里,就抢着做这做那的。特别是厨房的事情,以前的她在家就不爱做的。这会儿居然抢着做。可这样的她,却让杜琴文老不放心。

她本意是想呆在屋里听听女儿的心事的。可是这会儿看着她这样子,她还真问不出来。

摇头,叹气,杜琴文随着老头子走了出去。

看了一眼厨房的地方,杜琴文瞅着莫晚枫,“老头子,你不觉得,咱们家的囡囡特别……不正常么?”

说实话,从莫嫣然被雷皓明抢走后,杜琴文着实的生气了一番的。

就算是莫晚枫,也是狠狠的气了一把的。

好在他们看中的乘龙快婿还没生气,相反的,还在第二天亲自上门来安慰二老,说然然只是被迫的。

她在事后一定会回来向俩老解释的。可是,她们等来等去,等到的,就是莫嫣然回到家里后,就象个勤杂工人一样的不断的做这做那。至于逃婚的事情,她是从头没说过一句。

要不是看她明显不快乐的脸色,杜琴文早就开始了她的无敌拷问法则了。

“这孩子和那个变态呆在一起就没好过,不行,我得把她给劝正过来。这个观点,是要不得的。今天,我怎么也得和她说开了。再这样折腾下去,我会首先接受不了的。”

坐在客厅里面,杜琴文不断拿着一张报纸狂煽着。

这个女儿,越大越不象话了。

哪有在结婚的当天说跑就跑的,明明和那个男人在一起是不快乐的,干嘛还非要委屈自己和那样的男在一起。

靠呀,想想她杜琴文年轻的时候,虽然也曾经苦苦挣扎在三大美男身边犹豫不决过。但是,也只是小小的挣扎了几次,也就被身边这头老狼给收服了。这会儿女儿还只是和俩个男人纠结不清,就被折腾成现在这个样子。她哪里还咽的下这口气,感觉,这女儿忒没用!

说着,杜琴文就站立起来,想要进厨房去找莫嫣然算账去。

杜晚枫哪有不知道老婆是个火爆性格的人,他赶紧把她给压住,再压住。

“老婆呀,你也不想想,咱们家的闺女,现在正处于郁闷当中。你看她那破脸色现在再进去添她的堵,这不是找骂么?”一会儿俩人对骂起来,他莫晚枫要站在哪一方??

“我看着她脸色过日子了呀?靠,老莫,你不要再拦着我。我还真不看她脸色过日子,大不了我就和她闹翻了事。这成天的折腾,谁受的了?”

屋里的莫嫣然听着外面母亲的嚷嚷声音,她难过的把手里的东西一扔。

快步的走了出来,紧盯着俩老,她的眼神莫测诡谲,这样的她,看的杜琴文原本嚣张不可一世的气焰,立马就消失了下去。

她困难的咽了一下口水,语气和缓了一些。上前拉住莫嫣然的手,“然然,妈还不是怕你被那小子的花言巧语给欺骗了去。你说说,亦轩多好的一个人呀。在结婚的当天,人家请了那么多的人前来参加。可你到是好,这么不声不响的走了。

我们当时那个脸面哟……唉,真的是不同办法搁呀。

可人家亦轩就是好呀。在第一天不舒服过去后,第二天就上门,还一再的表态,说你会回来向我们解释这所有的一切。

最最重要的是,人家沈亦轩说了,无论你怎么样,他都会承认这一场结婚有效的。他……从头到尾当你是沈亦轩的老婆。”

这话一出,莫嫣然无力的坐在了椅子上。

眼神呆呆的看着前方,“妈,我和亦轩……我们只是做假的……我……我们只是说了要假结婚的。他……你别相信他的话了……”这个沈亦轩,这个时候怎么可以再来搀和呀。

要知道,这会儿她真的是心力憔悴累到不行了。

要应付这混乱的一切,还要应付家里的一切。以及自己矛盾犹豫不决的心思……乱了,这所有的一切,全都乱了。

“你们……假的?”杜琴文和莫晚枫听的张大了嘴巴。杜琴文使劲地掐了一下莫晚枫的手,“老莫,你给我说说,这一切,我们是听错了,还是真实的?我怎么感觉这一切象是在天方夜谈呢?”

老莫也在一边拧眉,一脸的不展,“实话说,我也觉得这一切太不可思议了。不过,然然说的,一定是正确的吧。”自己的女儿自己了解,这么大,这个时候,她没必要撒谎。

“但是,你们谁来告诉我,沈亦轩……他象是演戏的?他要是演戏,有必须这么认真。他要是演戏,有必须在第二天还来找我们安慰……他要是演戏,为什么看着然然的眼神,会如此的深情?老莫,莫嫣然,你们谁来给我说说,这一切,是我的错觉,还是你们真的没看见?”

杜琴文痛苦的揪着老莫的手不断的责问。莫嫣然听的发呆,也听的发懵。

她如桨糊灌顶一样,瞬间就清醒过来。和沈亦轩所有发生的一切,全都一一浮现在脑海中。

闭上眼睛想着他无论是婚纱,还是所有的请柬以及婚礼中的一切一切。全是他在经手,若是假的……他有必要这样事事亲为……

他……好傻瓜,一直以来,他都在用他沈亦轩的方式方法向自己说着他爱着自己。他用欺骗的方法,把自己蒙到圈子里面去。

这一切,她怎么能当做什么也不知道?

却还一厢情愿的说要和他假的结婚。这一切,真的……好过分。

沈亦轩,他真的好傻瓜。

有种冲动,想要找到沈亦轩,向他说,不要再这么傻瓜下去。她不值得,她真的不值得。

打开房间的门,莫嫣然却惊呆在原地。

大门口,雷皓明拎着大大小小的礼物盒子,就站在那儿,手,还保持着想要敲门的姿势。

看见莫嫣然的瞬间,他的眼里溢出点点滴滴的笑意。

“然然,伯父她们在家吗?”

“在……的……”

傻瓜一样的莫嫣然,就盯着面前被盒子包围着的雷皓明,有些反应不过来。他,这样上门见丈母娘了?还是上门求亲了?他,是认真的了?

“然然……你站在门口和谁说话呀?”

杜琴文听着女儿和一个陌生人说话,却没看见人进来。

纳闷儿的她,拖沓着脚步走到门口,看着被盒子包围着的雷皓明时,也明显的吃了一惊。一时之间,杜琴文也站在那儿找不着北了。

虽然没亲自看见过雷皓明,但是,这俩老毕竟也是关心女儿的人。

知道她有和这么一个人交往后,便一直有打听雷皓明的事情。

俩人没在现实中看见过雷皓明,但是也在电视上偶尔看见过他的新闻报道。

每次看见他在电视上的睥睨姿态,俩老就有种感觉,自己家的丫头,配不上这个不可掌控的男人。

可是,今天,却看见了活生生的雷皓明提着大小的盒子出现在自己家门口。

这与他平时那种睥睨一切的姿态,太不相同了。

杜琴文与莫嫣然一样,站在那儿反应不过来。就这么傻傻的瞪着面前的礼物男人,有种现实放梦想相差太远的感觉。

“怎么了?是谁呀?”老莫看见自己爱老伴儿到了门口就没动静,也跟着闪了过来。

“爸,妈,我早就应该来看你们的了,只是一直没来,这是我的不对。然然知道的,我这人……不怎么擅长和长辈打交道,所以一直没来。来晚了,请你们原谅。不知道你们要什么样的礼物,也不知道你们会喜欢什么样的东西。所以我一样拎了一点来,据他们说,这些全是中年人爱用爱吃的东西。”

这一番话出来,莫嫣然再有种石化在当场的感觉。这个男人,他是不是说错了话呀?

什么时候,他也会有这么多的话说?

且,等等,这个男人叫父母亲管什么?爸爸,妈妈……

呃,怎么感觉,他叫的比自己还要顺口呢!

杜琴文再一次掐住莫晚枫的手,在他耳朵边悄悄的嘀咕,“老莫,你是不是听错了,告诉我,我是不是出现了幻听幻觉之类的?这一切不是真实的,这个男人……怎么会亲自上门来,还叫我们爸爸妈妈?”

老莫也吓的够呛呀,这个女婿,他也观察过很久的了。可是,与杜琴文一样的感觉,就是这个男人,太帝王,太锋芒,她们家囡囡反正是配不上的。

这会儿听着看着这移动的礼物架子,他也反应不过来。不过,他还算是见过世面的人。

反掐了一把老太婆一下,“别慌乱,这是真的,这一切全是真实的。我们家女婿……呃,上门了。”

他安抚好了杜琴文,这才接过雷皓明手里的大小盒子,“来……你就来嘛,提这么多东西干嘛……进来说话……进来说话……”

慌乱不已的他,一会儿提这个盒子,一会儿拿那个盒子。

雷皓明到也好,把一堆的礼物盒子往老头子面前一堆。

“没事,我不会选择东西,所以秘书长说的这些东西好,我就每样都拎了进来。周海天,提进来。”

让三人再次惊叹的是,在门外,还有一个男人提着大小的盒子站在外面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