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5章 小子,你有种

这一个更加的夸张,整个的看着他脖子左右手上,所有的身体,全被大小盒子给遮掩住了。全身上下,除了大红的盒子,似乎,也看不出啥本来的面貌了。

把所有的东西全都放下,周海天才有种喘气重见生日的感觉。

这个老大,做事太它妈滴有才了。人家售货员只是说了这一排全是中年人爱的东西,他就全都给搬走了……

害的他这个司机兼职搬运工人从楼下上来到这里,可是撞了好几下的。

看着屋里堪比售货铺还要夸张的屋子,俩老全惊呆了。

莫嫣然傻傻的坐回沙发上,而雷皓明,居然灰常热情的紧挨着她坐下。

看俩老还束手束脚的站在那儿反应不过来的样子,他大手一招,“爸,妈,你们站在那儿干嘛!”

这一声招呼,听的莫嫣然心里嘀咕,这家是你的还是我的呢?怎么感觉你这么喧宾夺主的。

“啊,坐,坐,老婆子,你站在那儿干嘛,赶紧去沏杯茶来呀。”莫晚枫今天还真反应满快的。这会儿被雷皓明一喝斥,立马就招呼杜琴文去倒茶去。

“啊,好,好,可是,老莫啊,怎么是我去,你不知道我不会沏茶?”反应过来走了二步的杜琴文,立马又回身揪老莫。

莫晚枫尴尬的笑着,起身,他知道这是老伴要拽自己到另外一间屋子去说话呢。

“然然,我这表现怎么样?”雷皓明看见俩老走远了,立马就把莫嫣然的腰给霸道的圈住。

莫嫣然翻眼,“好,好的不得了。”

这话,怎么听怎么感觉在闹别扭,怎么也觉得是有成见的。

“你不满意?你居然敢不满意!”雷皓明怒了。最直接的反应,就是很狂肆的把手劲加大,再把她往怀里一圈,鼻子,也越来越靠近。

远处一直在盯着俩的莫晚枫和杜琴文,看着雷皓明这么狂肆的样子。全惊的傻傻的看着。

“啊哈……”可怜莫晚枫还在接水,那可是开水呀!

这一发呆一出神,得,水满了,烫的他哇哇的叫。

这一声惨叫,堪堪的把俩个眼看就要变成连体婴儿的家伙给还魂。

俩人惊慌的跳起来,一齐往莫晚枫那里冲来。

“爸爸,你怎么样!”

“我爸,你这是怎么了?”

“老莫呀……你让我怎么说你?”

三个人的反应,都是关切之心溢于言表啊。

雷皓明腿最长,率先在莫嫣然之前走到了莫晚枫的面前。

“没,没什么事情!”他这高大雄壮的身体一站到雷皓明的面前,那股凛人的气势,压迫而来。可把莫晚枫给吓的一个哆嗦呀,介个,不怪他,谁叫他只有一米七出头,和人家快一米九的个子一比,这个气势……

差的不是一点半点呀!!

“有事!”回头对惊慌不已的莫嫣然吩咐,“然然,把烫伤药拿出来!”

“哦哦,好,烫伤药!妈,我们家里有没有?”

慌乱不已的莫嫣然这会儿是真的象只打昏了的鸡,啥也不知道了。

“有,有,我马上去找。”杜琴文立马想起家里还有这药呢。

“我说,这真的没啥事儿。”感觉这几个人把自己当成了国定级别,莫晚枫乱不自在的。

可是,接下来一瞬间,他就被雷皓明给拽到了洗手间去。

“我说有事就有事情。”

“喂,小子,你要把我拽到什么地方去?我……我不跟你走。”莫嫣然一听这话,嘴巴咧了咧。怎么……感觉自己这半老的老爸,象个被人侵扰了的良家小女人一样呢……

“我说有事就有事情,现在得用冷水降温,你以为你是钢筋铜骨!”雷皓明略微拔高一点的不悦声音,吓的老莫立马就噤声不敢言语。

这个女婿太吓人,这会儿向来幽默网址的莫晚枫大人,居然吓的任这个男人乖乖的弄着自己的手,任冷水哗哗的冲凉着。

“来了,来了,药来了。”

杜琴文把药拿来,想要替莫晚枫上药。

因为慌乱,她居然水也不知道擦拭,就这么想给莫晚枫上。

“停,先擦拭干净。”沉着的雷皓明,把一边的一张干毛巾拽来,直接把老莫的手擦拭干净了。

托着老莫的手,方便杜琴文给擦拭。看着老头子手上红肿的一大片,杜琴文立马就红了眼睛。擦药的手也有些抖擞。

雷皓明拧眉,拽过她手里的药替老莫擦拭上,“这几天不要乱碰东西,过几天会好的。”

呃,这算是他雷皓明特有的安慰人的方式方法吧。

不过,还是带着一丝丝的狂肆霸道,但是,却让一边的杜琴文莫名的就信了。

眼里的泪花花,也在这时候消了下去。

“唉,你也是,那是开水,怎么能把眼睛乱看呢。这么大个人,做事情还这么的不小心,我真的是服了你了。”

担心一去,杜琴文就数落起来。

老莫咯的慌呀,这个,我看了人,我不也看了么。凭什么你就说我,不自我检讨。一蹦八丈高,老莫不满的还击了,“那你不也在看他们会不会亲嘴的么?我……”

“咳……咳……”莫嫣然狂躁啊,这个……有这么一对活宝一样的父母,你说,你是幸事儿还是不幸呀?

别说那会儿俩人不会亲嘴儿,就算有那样的事情……她莫嫣然真的会同意!!

“你个死老头子,胡说八道什么呢?”杜琴文抡起拳头就要砸过去。这男人今天第一天上门,就出这样的乌龙事情,是不是……

她偷偷的去瞄雷皓明,却看见人家跟个没事人儿一样的直接去倒水喝。呃,这神情,这动作,真跟自己家还要来的惬意轻松啊。

看来,人家压根儿就没注意这些话。心里的石头松了下去,杜琴文再回身拧巴老莫几个。

自知做错事情的莫晚枫,难得的不再乱嚷嚷了。只是委屈的遮挡着自己敏感的身体。

垂头喝水的时候,雷皓明的唇咧了咧。

看来,自己家的小女人,为什么会有那些腹黑,那些小可爱动作……介个,因为她有一对活宝一样的父母。有这样的父母,再有那样的小女人,这个,貌似,一点也不稀奇呀。

莫嫣然躁过了,把一盘水果放到他面前。

盯神,时不时的还扫过雷皓明。

原本,她怎么也觉得吧,这时候雷皓明上门来,怎么说,怎么也觉得是个不明智的事情。可是,人家这表现的,那真叫一个自然,一个随便。

而且,最让她意外的是自己的父母的反应。

之前自己在家的时候,还气哄哄的样子,这会儿看见这男人上门了。不得没表现出愤怒的样子,相反的,还似乎……

回头,去瞄还在择菜,却时不时的用眼睛悄悄的打量一下雷皓明的母亲,再瞄一眼坐在一边看似在忙碌做事情的莫晚枫,那双眼睛,也时不时的在雷皓明的身上扫来瞄去的。

这俩人,之前还吼叫着要找自己算账,要把雷皓明活吃了的样子。可这会儿……

呃……不得不说,最易善变老人心。这会儿她算是有所体会了。

杜琴文冲莫晚枫使了个眼神,示意他过去陪那个男人聊天去呢。

莫晚枫这才反应过来,是呀,人家是客人,这个,第一次上门,他这个男主人,怎么着也处上去打招呼说说话吧。

是以,他慢慢的踱过去,再轻轻的坐下,再小心的抬头看一眼一边把遥控器放下的雷皓明。

“那个……”

“爸爸,你不了解我,我了解你。我先来个自我介绍吧。我叫雷皓明,在一年零三个月零二十天前就和你女儿有一面之缘。在那时候,我就应该上门来看望你们俩老的。但是,我一直羞于见人。且,我那时候也没存心思非要然然不娶。所以一直没敢来,这一点,我请求你们的原谅。

在经过一年多的磨合后,我发现了一个很既定的事实,那就是莫嫣然这个小女人,你们的宝贝儿。非常的适合我雷皓明。

我要娶她为妻,奉你们为父母。她的一切,就是我的一切,我的一切,以后也会是她的一切。介绍完毕。爸爸,你可以去休息了。”

还在替雷皓明削苹果的莫嫣然华丽丽滴削着自己的小手指了。

刚坐下的莫晚枫,嘴巴张大了。

杜琴文择菜的手,就这样停在半空中,愣是有半天不知道要做什么……

莫晚枫瞪着眼看了半天面前的雷皓明,昏迷了半天,这时候可算是找到了北了。

竖拇指,他冲雷皓明露出一个儒子可教也的笑容,“小子,你有种,你厉害,我要有你这样一招,在当年半至于走了几次还得看我岳父岳母的脸色了……”

原来,当年的父亲大上去看外公外婆,还得看脸色呀,这事情,怎么就没听说过呢?莫嫣然把手里的苹果强行塞到了雷皓明的手里面。

而雷皓明,看着自己一再马连礼物带表态的,这么快就把俩老给搞定了,原本紧繃着的神经,这会儿倏的就放松下来。

张嘴,那颗大苹果直接就被他狂咬了一大口。

“爸,我不会走象棋,不过我会走五子棋,来,我陪你走一盘……”

才不到消停一分钟,雷皓明再次亮嘴儿,把莫嫣然又惊的下巴又掉一地儿去。

这个男人,走五子棋!!

天呐,这样的事情,会是他雷大BOSS做出来的事情!!

怎么感觉,这个这么的小儿科呢。

五子棋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