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6章 婚礼送钟?

看来,这孩子自从上次的事情后,人还是很消极的。从他的外表上,就能看的出来。做为长辈,杜琴文心里还是觉得极难受的。

怕自己在这里呆着,三个人不好说话,杜琴文把水果留下后,就转身去另外一个房间了。

兰悠悠的精神似乎很好,她笑看着脸上有着甜美笑容的莫嫣然,“然然,要当新娘子了,说一下你的感觉吧?”

看她一点也不介意的样子,这让莫嫣然内心的担忧放了下来。嗔了她一眼,“你又不是不知道那种感觉,你曾经……”看兰悠悠脸色越发的难看,莫嫣然赶紧住嘴。

她和雷皓明曾经的婚事,可是兰悠悠心里的疤痕啊。这时候自己甜美的说出这件事情,岂不是在她的伤口上撒盐。

莫嫣然讪讪的收回话,小心的看了一眼兰悠悠,“悠悠对不起,我……不是故意要提这档子事儿的。”

兰悠悠大肚的一笑,“没事,我知道你是无心的。以后我们一起说笑惯了,一时也改不过来。哦,对了,我今天来送礼,也是向你说一声,明天,我不能参加你的婚礼了。今天晚上我要和我们公司的人一起去新加坡公干。你也知道的,现在的我只是一个小部门的经理。没办法,要听从人家的吩咐行事。”

语气里面的苍凉失落,听的莫嫣然心里发酸。曾经的大富豪千金小姐,如今却沦落去给自己的二妈当打工的人员。这样的事情,不是一般的女人就能容忍的下去的吧。

“悠悠,你过的……还好吗?”

酸涩的问出这话,莫嫣然垂下了脑袋瓜。

而沈亦轩,只是淡淡看着这一切,似乎,俩人谈的事情,与他一点干系也无。

“还行,不就是偶尔看看人家的脸色,被那个人为难一下。反正,还在我的容忍范围内。对了,你怎么了,眼睛怎么红起来了?傻瓜,明天都要结婚当新娘子的人了,这会儿还会哭鼻子,看来我还真不应该来呢。”

看着莫嫣然的眼睛红红的,兰悠悠呵呵的笑话她。

揩一下鼻子,莫嫣然恼怒的瞪她。“就你还笑的出来,这样的事情,谁要遇见了,都会觉得难受的。偏偏你非要去忍受那些没必要的气。悠悠……对不起……”

虽然不是她莫嫣然做出那些事情,可是,终归是雷皓明参与了的。这件事情,一直以来,就是莫嫣然心里的痛。这会儿再次说出对不起,兰悠悠的眼睛里划过一丝愤怒。便只是一瞬间,便消失不见。

“好了,你这个傻瓜蛋。我们学校那么多的花啊朵儿的,那么多人没结婚,就你结的这么早,你还这样哭鼻子。不行的,你要幸福哦,我有事情要先走了。”

兰悠悠不愿意多呆,起身,笑着擂了她一个,就欲往面去。

她回头看了一眼沈亦轩,后者冲莫嫣然淡淡一笑,“保重!”

兰悠悠听的心里一惊,再一次抬头不着痕迹的打量沈亦轩。一丝隐忧划过。

“我送你们吧。”

莫嫣然起身,欲送她们出去。

兰悠悠亲热的回身把她按坐下,“行了,你就回去吧,我和亦轩交流培养一下感情行不行?你总得给我们一个机会相处吧?”

莫嫣然呆怔,旋即呵呵的笑。“你们……和好了?”

兰悠悠娇羞的不回答,但那羞涩的脸儿,无一不说明,她所说的话,极有可能是真实的。

莫嫣然悄悄的睨沈亦轩,看他不承认,但也不否认,心里到也把这俩人的情事认同了。

这一来,原本的压抑,一下子就消失了。这俩人能有幸福可言,于她来说,感觉,也是一种幸福的。做为男方,雷皓明伤害过兰悠悠。做为自己,也曾经伤害过沈亦轩,现在他们能组合走到一堆儿,这样的好事情,当然是最乐得其见的。

“好吧,我不送你们了。”

欢笑着把俩人送到门口,莫嫣然回身,脸上还有快乐的笑容。

能看见好朋友有好的未来,这样的好事情,无疑于是一件最大的礼物。

她兴冲冲的打开兰悠悠送的礼物,看着那里面的钟摆时,她有脑袋一阵的发晕。

拳头,蓦然攥紧,心,一下子痛到不可呼吸。

“悠悠……你是真的不懂,还是……故意为之的?”

看着那一个钟摆,她发现所有的一切,全是假的,所有的一切,不过是自己一厢情愿的美好想法。

那种不详的感觉,强烈的袭击而来。

紧咬着下唇,对于兰悠悠的心机,她有些惨然。这个女人,她一直情愿把她当成是好友。也相信,她是真的把一切放下了的。

今天晚上,她不是还笑着祝福自己的么,可是,她……太会演戏了。

送钟,送终……

“兰悠悠你在暗示着我的婚姻,也会与你一样的送终么?不,不要。”

电话,在时候狂响。接起一看,兰悠悠这几个名字深深的刺痛了她的眼睛。

吸气,告诫自己一定要冷静,在以前,雷皓明不是就告诉过自己,兰悠悠并不会象她表现的那么平静,那么淡定的。自己,应该有所觉悟才对。

“然然,我送的礼物还好吧?唉,真心话,在选择礼物的时候,我真的不知道要选择什么样的好。所以就问了一下我们办公室的一位同事。她年纪大一点,就说送你这种东西比较好。还说这样的东西,既美观还实用。只是,我觉得喻义不怎么好,一直犹豫不决的。可是我那同事说了,她说只要开朗的人,就不会这么想的。”

兰悠悠的嘴角嚼着冷冷的笑容,就这么淡淡的说着这件事情。

莫嫣然想要冷静,但是,怎么也冷静不下。这个兰悠悠,明明她就知道这种时候,是不可以送钟的,可是,她装的还真叫一个纯情啊。

这世界上,怎么就有她这么会演戏的女人。以前居然一直不曾发现她有这样的天赋,看来,她母亲的死,对她还真不是一般的大。

“好,兰悠悠,你送的礼物,当然是最好的。我也听说过,有时候含义,可是相反的。所以我相信,我和皓明会一直走下去的。谢谢你能送的礼物,我以后会把它们留给我家的儿孙们当宝贝儿看待的。”

拍的一下把电话挂断,莫嫣然气的把那个钟就要往窗外扔。

才一举起来,杜琴文就一声大吼,“然然……留下……”

在女儿拆礼物的时候,她就走了出来。看见这样一幅黑色的挂钟时,她的心痛达到了顶点。

只有她才了解,女儿,平时有多注重这些人的友谊。在小时候,因为一个小朋友生气不理会她,小然然伤心难过了好长一段时间。

现在又出来了兰悠悠的事情,还是如此笑着送礼上门。可是,却给了人这样的打击。兰悠悠的心,可真够歹毒的呀。

“留着,就象你所说的,留着以后给你的子孙们,让他们知道你的幸福是来之不易的。人家越是要看你的笑话,你就越要快乐幸福的活着。”

杜琴文这会儿的话锵锵有力,那坚定的眼神,给了莫嫣然无形的勇气。她手上拎着的钟摆慢慢的放下来。

怔了半天,这才冲杜琴文竖起了大拇指。“妈,好样的,我觉得这样的东西确实不错。咱把它摆在屋里吧,有这样的东西随时随地的见证着我的幸福,这也是件不错的主意。”

杜琴文看女儿不再纠结,脸上也有了开心的笑容。“然然,你一定要幸福啊。要象妈妈一样的幸福。”

莫嫣然抬头,坚定的点点头,“对,我一定要幸福,也一定会幸福的。”

她脸上那二个漂亮的酒窝儿,看的杜琴文呵呵的笑。

女儿,长大也,也长的漂亮,能经历风雨了。

“我很好奇你究竟送了什么礼物给莫嫣然!”

坐在车上了,沈亦轩才淡淡的问出这话。

兰悠悠呵呵的笑,伸手,娇媚的把手搭在了沈亦轩的脖子上,“你猜测一下!很有意思的一件礼物哦。我相信,你也是很喜欢那种礼物的呢。”

她伸舌,在沈亦轩的脖子处轻轻的舔吃着。似乎,那里是一块极香甜的面包一样。

“你……不会是送了她不吉祥的东西吧!”

“咯咯,不愧是我的男人,我的小心思,你也能猜测的出来。其实吧,也不是太不吉祥的东西。不过是一件实用的东西罢了。有的人说那样的东西是不可以做为礼物送人的。可是,我偏偏要送人哦。”

沈亦轩吸气,一巴掌拍开她的手掌心。

“你什么意思?不要告诉你你送了然然一个钟吧?”

沈亦轩的眸子平静无波,看不出任何的情绪。

“嘻嘻……你真的……我不得不说,亦轩啊,你可真的是人家肚子里面蛔虫了呢。这样的事情居然也能猜测的出来。不错,我正是送了一个黑色的钟摆给她。怎么样?这样的礼物是不是很有创意呀?告诉我,你其实也是想看着她们的婚姻送终的!”

紧盯着沈亦轩,兰悠悠脸上的笑容淡去。

“走吧,我们去喝酒。”

沈亦轩仍然是淡淡的表情,什么情绪也无,把她的手往一边拢。手握到方向盘上,眼睛,淡淡的扫过前面。

这样的沈亦轩,让兰悠悠看不透,也猜测不出他的想法。

耸肩,“沈亦轩,我相信,明天的婚礼,会是一场极精彩的婚礼哦。你相信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