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5章 这事儿,要坏了 飞库网

所以,拉蔓儿在这一件押金事情上,从来是不心软的。

“相信一回吧,我这老乡,绝对是个不错的人儿。不过,我得规划一下,怎么样才能把睡衣也设计的更好。拉蔓儿,你有没有发现,再这样发展下去,我们这家店,会越来越红火,也越来越忙不过来的。我看,再这样下去,只怕,你接待不过来顾客,就算家里的俩老,也会忙碌的饭也顾不上吃的了。”

说到这些,莫嫣然的眼睛都笑弯弯了。毕竟,生意好,忙死,也比闲死的好呀。这,在做生意的人来说,是最愿意看见的。

“啊主人,这件事情,真的是这样的。你不提我都忘记了,昨天中午我替主人的母亲送药回去,真的的看见主人的父亲顾不上吃饭。你妈妈一直在一边催促着他吃饭,可他一直说还有一点还有一点。我看这样下去,主人的父亲真的会累坏了。”

莫嫣然呆了,这个事情,她还真没细想过,看来,这招缝纫工的事情,真的要赶紧进行了。要不,把父亲给累坏了,这生意,可就得不偿失了。

俩人还在嘀咕这事儿,等到回到家里,看见的,就是父亲还在工作室内。

而母亲,则站在一边生着闷气,看见三个人回来了,也一幅爱理不理的样子。

“妈,我们回来了。”

郁闷的杜琴文,只是鼻子里面哼哧一声,便抱着手站在一边儿。

对于闺女开店,她当然是支持的,可是,这开店了,天天忙碌的人是老伴儿,还有闺女挺着个大肚子忙这忙那的。

而她,除了做一点简单的吃的,再弄一下家里的卫生,好象,啥事儿也办不了。这件事情,久而久知的,也就让她郁闷起来。

“妈,你是不是生气我把爸爸累成这样了?我……我保证,明天一定招工人去。其实,我也没想到这么快就有这么好的生意嘛。妈,你别生气好不好,再生气,就多了二条皱纹了呢。”

莫嫣然轻拽着杜琴文的手,在那儿发起萌来。

杜琴文叹气,无奈何的伸手抚一下她散发,“妈不是生你累着你爸爸的事情,我是生气,为什么我只能做饭,就帮不上你们的忙呢。”

她这一提,莫嫣然恍然一拍脑袋,“啊,对了,妈妈你以前是财会专业的。这个,我今天还在想着要招一个管帐的人员。嘻嘻……妈,以后呀,你就再多一份老本行吧,这财会,得你来做了。具体的,你先等会儿,我去把我爸给叫出来再说。你看看他在里面都做了半天了,这到现在也没出来。”

杜琴文提这岔子事儿,其实吧,就是存着这心呢。一直以来,闺女开店,似乎就没计划她这当妈的进去工作。这下子好了,终于也考虑到她了。

所有的郁闷一扫而空,杜琴文就等着闺女给自己谈条件呢。

“工作,我要一个月这么多。”

一说到工资,杜琴文还真计较上了。

老太太这样,把一边的拉蔓儿姐妹俩乐呵的。

小娜加沙笑话她,“老太太,你闺女对人这么好,你还狠心管她要工资,你也忒狠了吧。”

杜琴文回头,横小丫头片子一眼,“哼,不懂了吧。这种事情,亲兄弟人家不算账呢。我这一把年纪的给她打工,再说了,象我这样资格极老的老会计,现在外面的行情,可是这个数。”比了五个手指头。

“我现在只要了这三个数,你们说,我是不是很念人情的了。”

看着母亲这样,莫嫣然一直乐呵着呢。这样的亲密无间,她喜欢。“好,就四千了。三千请你这样的老资格,真的少了点。不过,五千嘛,嘿嘿,妈,不是我说呀,象你这样的年纪出去,人家还真的要考虑一下的。所以呢,我这四千,真的不错了。”

杜琴文笑的眼睛都成缝了,“好,好,就四千,我有了工资,也可以自己安排一些东西了。唉,老是用你们的钱,感觉,这手可真叫一个短啊。”

闹半天,这人经济没独立,管人要钱,还是觉得不怎么舒服的。所以老太太才会想着要自己的工资。不得不说,这老太太……

娜加沙靠到姐姐身边,“你觉得主人这一家人好玩儿不!”

“好玩儿,这才叫一家人呢,相亲相爱的。以后,娜加沙啊,你要成家,也得象主人这样的,一家人相亲相爱的才可以。咱不在乎那个男人长的美还是丑,我只在乎,那个人会真心对你就好。”

看着莫嫣然这一家人的和谐相处,亲情中又透着相互关心,还不乏幽默,这样的感觉,才有一种家的感觉。这一种家,也正是拉蔓儿一直以来最向往的。一想到自己的家不成家,拉蔓儿就忧伤一片。

娜加沙看着姐姐眼里的忧伤失落,娜加沙也不好受。伸手,紧拽住拉蔓儿的手,“姐姐你放心,以后我们会有一个真心爱着我们的男人的。再以后,我们就会有象主人这样的家了。呵呵……我在想我的姐夫,会是什么样子的呢。”

姐妹俩说笑着,就这样度完了这一天。

生活,还是有条不紊的进行着。

等到把所有十套睡衣还有十套外套全都做好了,莫嫣然松了口气。

拉蔓儿却嘟着嘴巴,“主人,看吧,我说了让你叫他交付押金的,现在好了,这都快十天了人也不见影子。”

从那天冷子宸说了要做十件衣服后,这人就再也不见了。

为这事儿,拉蔓儿一直就担心不已。今天在店门口望了半天,可还是没看见人影子。这样一来,她感觉吧,这件事情,真的是自己的主人心地太良善,被人给耍了。

“不会,再等等吧,我感觉,他要么是忘记了,要么就是有事情给耽搁了。”

蹙眉,莫嫣然也有些的无奈,一直以来,她还是相信自己的眼光的。那天认识的老乡,她看的出来身上穿的全是名牌的东西。一举手一投足间,无一不说明,那人,是有钱人家的少爷。

对于那样的人,要做二三十套衣服,真的是可以理解的。

只是,按照正常来说,这人,也应该来取货了呀。

这一天收工的时候,仍然没看见那个人来。

这样一来,就算是淡定如她,也有些怀疑,这人,真的是个骗子。没事儿来找自己开心的?

旋即一想,她立马就摇头了,这样的事情,怎么可能发生嘛。

人家要开心,不知道去找别人去,有必要找她这样一个怀孕的人?

可是,她淡定相信了,家里人却不淡定了。

“然然,不是爸爸说你,你就是心地太好。这样的事情,以前我也有过,有人说要做衣服,可是,我们因为是老交情,所以没签下合同。好了,等到我做好了以后,这人不要了。你猜测怎么着,最后这人叫另外一个人来谈生意,把这批他们的工作服给便宜要走了。你说,这人都还是老交情了,他怎么就这样处事儿呢。你呀,这次一做就是二十套衣服,还全是一个人的尺寸。这事情,不好搞了。”

莫晚枫一听说这事情后,便把当年的新老旧事全给勾了出来。

这话说的,一边的杜琴文也忧心忡忡的了。

“然然,你有那人的电话没?按照道理来说,这人要真的象你们说的这样,我感觉吧,可能真的是有事情没能来。人家好好的,干嘛一见面就开这样的玩笑呢。唉,再等一下吧,这个,人有时候真的会有别的事情缠身的。”

杜琴文这话,让莫嫣然的心可算是踏实一点了。

她抬头,扫一眼还想插话的拉蔓儿,“这件事情,我相信他。就凭我对这些有钱公子哥儿的了解,我就是相信他不会是开玩笑的。”

拉蔓儿对于主人的过往,她是一点也不了解。当场就吃惊了,“你又没和这样的公子哥儿交往,你怎么就这么吃定了他们的性格?”

杜琴文莫晚枫交换一个眼神,感觉,这事儿,要坏了。

果然,莫嫣然的眼神也呆了,她抱着自己的脑袋瓜,一脸迷糊的自问,“对呀,我怎么会这么了解他们这样的人?”

“这有什么?以前耀其是名门贵少,你和他感情这么好,对他也了解,以前的他坏毛病不少,也就是和你在一起后,才变的好一点的。所以你知道这些一点也不奇怪,行了,姑娘们,晚了,睡觉去。”杜琴文还真是机灵,三二语就把这事儿给圆了去。

原本拉蔓儿还想再听听陈耀其的故事,可老太太都下了驱逐令了,所以她带着娜加沙就回屋去。

“姐姐,她们一家人,真的很有来历的哦。”娜加沙上床后搂着姐姐轻声嘀咕。

“是呀,不管怎么样,她们都是好人。娜加沙,你要记住,我们一定要全心全力的对主人他们。不可以让他们失望,要是有一天,你做了对不起主人的事情,我不会再认你这个妹妹的。”对于娜加沙,拉蔓儿始终有些不放心的。

娜加沙哼哧一声,“姐姐,你怎么对我的人品总是不相信呢?我真讨厌你这样,对外人都可以相信,就是对自己的妹妹没信任感。睡觉,讨厌的家伙……”

看着妹妹赌气睡去,拉蔓儿轻叹一声。

一想到主人的生意才有了点起色,现在就出了有人订了一大笔生意不上门提货的事情,她辗转着怎么也睡不着。内心,一次次的懊恼,对于上次没让那些人交押金的事儿,她懊悔到极致。

要知道,那个男人订做的衣服,全是好面料的。虽然说那男人的身材不错,但是毕竟是按照他身材的比例做出来的。再要把那些服装给销售出去,价格,真的会掉好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