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3章 他真的很纯良

沁醉的感觉,原来,并不是一定要喝酒。而是,看着一你喜欢的人,能让你动心的人,也能让你沁醉的象喝了酒一样的。

他紧盯着伊莉莎白,身体,慢慢的倾前。

感觉到他的热量,他的灸热,伊莉莎白的心儿砰砰的乱撞一气。

扭了二下手指,抬头,她迎上沈亦轩的嘴唇。

唇唇相吸,俩人伸舌。相互纠缠在一起。

沁醉的感觉,属于对方的沁甜的气息,全因为一个吻而传递而来。这样的滋味,让伊莉莎白更加的想要多一点。

她,倾身,直接就坐到了沈亦轩的身上。

瞪大眼睛,看着这个主动坐上自己身体的女人,沈亦轩有种晕乎的感觉

呃,明明,是他应该主动出击的呀。怎么变成这小丫头片子这么的主动了呢?

一时之间,他有种回不过味来的感觉。

而唇,却在下一瞬间,就被伊莉莎白给堵塞住了。

“沈亦轩,我爱你,以后每年的这一天,我都要你陪着我一起喝酒,一起做,我们爱做的事儿。你不能反悔,更不能后悔……”

所有的感觉,在这一瞬间,全给传递到了沈亦轩敏感的肌肤。他的眼睛,瞪的更大。

唇,被她主导着,不断的共舞,不断的欢聚一堂。这个妞,如此高超的技术,是怎么来的?

没来由的,沈亦轩的心里就有怒火中烧。

“你,你是怎么……这么会这些东西的?”

“唔唔……我爱你,在酒店,我学来的。那些小姐们,只要给钱,她们很乐意的教授我……”

不由他分说,沈亦轩直接就扑倒他。手脚并用,象是饥饿了十年八年一样的。

“啊……”

“啊哈……”

这二声惨叫,听的屋外的雷皓明噗的一声就乐了出来……

从晚上看见沈亦轩拎着红酒往屋里去,他就有感觉,这小子,居心不良了。看吧,这才散步一会儿过来。看见的,就是这俩人……这样的激情场面。只是……这个沈亦轩,是不是太熊了一点啊?

喵的,一个大男人,居然被女人上了,且还喵喵的这么的丢人……我去,他第一次和女人在一起,有没有这么夸张的……沈亦轩你又不是处儿,丫的还叫这么大声的。

在心里,雷皓明是着实的把沈亦轩给鄙视了好一番的。

“呜……不行,这些小姐们的经验,也是不正确的

。没想到,这样做,完全就是不对的嘛。啊啊啊……好痛啊。这些魂淡,她们还和我说,说什么男女会很销魂,很那啥的,可是,啊啊啊……错的,错的,我很痛啊。沈亦轩,我不来了。我要起来。你扶我起来。”

这会儿看她要起来心里的怒火,还没发泄呢。

俩人换了一个方位。

噗……噗……

雷皓明走的远远的了,听着伊莉莎白这夸张的声音,也不断的摇头。

“我的天呐,这……这个看起来象个水晶公主一样的女人,怎么能叫的这么的吓人啊?”

不小心,就瞄见不远处,还有好几个人在那儿窜来跳去的。

回到屋子里面,温昵丹丝还在喝茶呢。

“这谁这么乱嚷嚷啊?我怎么感觉,象是在杀猪一样的?伊莉莎白被打了?”

打……

雷皓明愣了一下,很诚实的点点头,“对,是挨打了,还被打的极凶的。”

这个,男女间的妖精打架,这也叫做打吧。是以,他真的很纯良的没撒谎啊。

“哦,这声音,好夸张啊。不过,沈亦轩这打的也太凶狠了,以后,得提醒一下他,做这样的打人的事件的时候,一定要小点声。要么,就把枕头给塞到伊莉莎白的嘴巴里面。这个,以后带坏了我们家的孩子,这可怎么办啊?”

雷皓明愣,还以为这妞啥也不知道的,哪曾想,人家不仅知道,而且是大大的知道。只不过,是在他面前装着摆了他一道呢。

好吧,他忘记了,他家的老婆,可是最腹黑的。

“老婆,我到是觉得,这样叫的大声点……很有激情感觉啊?”

他说着蹭着,就往前面靠近

。脸,也在温昵丹丝的脸上蹭啊足,啃啊啃。啃到一半了,看温昵丹丝一动不动的。他无奈何地叹气。“唉,你说,这生孩子,大人受罪,男人也跟着受罪。为毛,为毛就非要生孩子呢?唉……”

瞅一眼某人不老实的地方,温昵丹丝挑眉,“要不受罪,要不,我们把它给栓起来。听说,这东西栓一个晚上,以后,一定会极听话的。”

这一本正经的样子,把雷皓明吓的全身的白毛汗儿全齐整的跳了起来。

起身,脱衣,“老婆,睡觉。我明天还得去开会议呢,这个,可能要出去半天,晚上我一定会回来的。”

有了飞机出行,现在的雷皓明,只要有非要出去的事儿,才会坐着飞机出行。不过,能不睡在外面,他是绝对不睡在外面的。

“啊,上次你的病情的事情,我生孩子,这事儿也忘记了。你到是说一下啊?这怎么回事儿?”

这件事情,一直是温昵丹丝心里的病。

而雷皓明,听到这里,明显的脸色变的异常的难看起来。

这样的他,看的温昵丹丝的心咯咯一下,“老公,怎么回事儿?”这个不会是太那啥了吧?

呜,不要啊,她们家的日子才开始有了好转,若是发生绝症快要死跷跷的事儿,多不幸啊!

“明天,我就是去办这件事情的。”

吸了口气,雷皓明才平静的说出这样的话来。可是,那悲愤的语气,还是略微透露了出来。

温昵丹丝怒了,“雷皓明,你是不是有事儿隐瞒着我?说,不说,我今天晚上睡不着的。”

好吧,不是雷皓明睡不着,而是她睡不好呀。

“这个……老婆,你相信我不?”

没名由的问出这样一句话来,温昵丹丝疑惑的点点头,“好,我相信你,说吧。:”

“我,真的不是……唉,这事情,说来真的有点冤啊

。我……我没病!”

摊手,雷皓明一脸的无奈何。

却听的温昵丹丝再一次的摸不着头脑。

“你没病,你怎么会有呕吐,还有眩晕的症状。还有,那时候的你,我看的出来,绝对不会是伪装的。这一切,不符合道理啊?”

她又不是傻瓜,又不是没眼睛的。这个,雷皓明是不是装病,会看不出来?

这一点,她还相当的相信自己家的亲亲老公的呀。

“好吧,我也解释不清楚。不过,我有个感觉,从头到尾,我……可能陷入了一个陷阱。一个报复的陷阱……这一切,让我吃足了苦头,也让老婆你跟着我担了不少的心。明天,我一定还你一个公道回来的。还有,明天我还得把咱爸咱妈他们接回来。这么久了,他们也想你了。还有小三儿,咱一起聚着,为她想一个好名字啊。这一次的小三儿的满月酒,我要重新举行我们的婚礼。”

喵的,一想到当初的那个寒酸的婚礼,雷皓明是真心的气啊。

在当时,他是用什么样的心情去兴行的婚礼啊?

那简直就是用死的心情去搞的啊。当时的自己,是一百个一千个的害怕第二天就死掉。然后对不起身边的那个女人。

可是,顼谁来告诉他,这所有的一切,喵的,全是别人的恶作剧!

我去,这样的破事儿,也会发生在他雷皓明的身上。你说,这能让他咽的下这口气去!

反正,雷皓明是气炸了的。当时听着医生的解释,他是一百个的不敢相信啊。

“好,这件事情,一定要查清楚。喵的,这人,太它喵的可恶了。居然敢弄出这样的坏事儿来,我看看,她是活的不耐烦了。

老公,我支持你去把她给搞定。一定要搞的半死不活的,还不是那种一下子弄死的那种。咱们得能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啊啊,对了,我觉得,最好的还是让她在那个黑溶洞里面去穿梭一趟为妙。这一切我们受过的灾难,全是这人搞出来的呢。”

对于这样的惩罚,雷皓明温昵丹丝相当的没有意见的

。俩人相拥而眠,第二天一大早,雷皓明就出发往城里去。

早在知道答案的那天,他就让人把那俩个当初给自己诊断的医生给控制起来了。

想不到,那几个医生,居然会玩儿失踪。好在,跑的了和尚,跑不了庙。

这些人还是有家的,只要揪着他们家里的人,这俩人还是很快就给揪了出来。

今天,他就是去亲自提问这俩人的。

敢对他说他得了绝症,还是众口一词的说这样的话。不得不说,这些人,敢在他大爷头上动土,这个,确实是很……有胆子的了。

在他出发的同时,城里的兰悠悠,则在不断的走来走去。

从做了那就件事情后,她着实的兴奋了好一把。

尤其是听说雷皓明过着生不如死的生活,她更是兴奋的不能自抑。

不过,在这一过程中,她还是有点担心的,怕这件事情最终会穿帮。会出大麻烦,是以,她还曾经考虑过,要不要在他吃的药里面,再加一种慢性的毒药来着。

后来听说这家伙失踪了,一失踪,就是好久,她感觉,上天是照顾自己的。

可,最近,却双听说他强势的回归了。这样的事儿,让她不再觉得老天爷会照顾着她。

相反的,她到是觉得,自己的末日到来了。

尤其是那二个帮手医生的失踪,更是让她如芒在背。

不敢再呆在城里面,她悄悄的潜匿到了国外。想要借助国外的身份,让自己逃脱雷皓明的追踪。

她很清楚的,只要那俩医生一招供了,她,距离死期,也就不远了……

本書源自看書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