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4章 考校和杀戮

太极洞关闭着的石门打开,外面的天光照了进去。大竹峰的弟子鱼贯而入,打头的是田不易和苏茹,殿后的则是温小天,以及拉着温小天的手的小环。这是一次策划了三天两夜的本脉弟子的大,主要目的就是要看一看温小天现如今的修为情况。

至于说是宋大仁等人……

以前看是什么样子,现在还是什么样子,他们不过就是一个添头罢了。田不易和苏茹等人尽数进来之后,就简单的说了一声“开始吧”,最先上场的是张小凡,玉清境界第三层的修为,已经追上了吴大义和吕大信。

温小天看看张小凡,推了一下小环,“小环,去……把这个傻头傻脑的打趴下!小凡,可别说我欺负人啊……”

尼玛派出一个五六岁的小女孩儿和张小凡打,这还不是欺负人?张小凡感觉自己哪儿都不舒服了。但师父师娘都看着自己呢,总不能认输吧?可张小凡也头疼,该怎么和一个小孩子打呢?

狗咬刺猬,没处下嘴,就是这种感觉吧?

“我来了……”

小环没有让张小凡太多为难,直接就先动了起来。温小天这一路上所教导的东西,淋漓尽致的展现了出来。虽然时间短暂,步法身法当中的很多精妙都无法发挥,但天生就聪明无的小环,却将一手的剑气用的极为精准。

两只小手随着自己的走动,不断的点出,一道道无形的剑气嗤嗤声不绝,张小凡的衣服上一会儿工夫就被切割出了好些洞洞。

幸好。

张小凡的身体还是较结实的,这才避免了沙漠中那些倒霉蛇被打成好几截的命运人毕竟是活的,不像是蛇,贴着地,作用力完全作用在身上,而体内的空腔又小,肌肉又结实,所以这些剑气是可以化解的。

化解这些剑气,张小凡没有太好的办法,就是用身体硬抗。虽然表面看不出什么来,但他的胸口都疼的麻痹了。

躲闪,躲闪不过去,笨拙的没有学习过这种格斗技巧,以及步法的张小凡,是小环打一下他挨一下,最后脚腕实在是疼的厉害,直接一屁股坐在了地上。眼见自己战胜了一个庞然大物,小环笑的眯起了眼睛。

挥了一下自己的拳头,小环给了温小天一个很安慰人的明媚笑容。

“大义……”

苏茹一声断喝。

吴大义和吕大信这俩货,也一样没有逃脱过这一次摧残。小环的剑气还不是太过于凝聚,打在人的身上,也就是疼一下,但打的多了,就有淤青了。二人先后嗷嗷的叫着下场,相互基情四射的抚慰自己受到了创伤的身体和心灵去了。

然后,是郑大礼……

接下来,真正的战斗,才是刚刚开始。

得到了苏茹的示意之后,温小天走下了场,宋大仁、何大智和杜必书上场。和温小天对打,他们是分外的不愿意的,脚下那明显的迟疑,已经将三个人出卖了。温小天嘴角带着笑,说道:“都什么表情?三打一还不满意?要不再让我徒弟小环上来?”

“这个好……”杜必书很没有节操。

贱人……一群人的心中都是这么骂了一句。

“开始。”

“等等……小天,你不能用蟠龙棍,不然简直没法儿打了!”

“对对对,那个什么……有本事你就站在那里和我们打,脚下动了,就算是我们赢,怎么样?”

没有最无耻,只有更无耻,宋大仁的一句话,就刷新了温小天对于大竹峰人的无耻下限的定义了。不过想一想,这样打,也没什么,温小天很爷们儿的同意了。右手伸出,食指轻轻的勾引了一下。

“来!”

三个人一齐后退,呈现出一个等边三角形,将温小天围拢起来,然后开始远程法宝招呼之。筛子毛笔仙剑乱飞,剑气纵横,隔空攻击。距离远了,温小天又站在原地不能动,他们几乎已经处于不败之地了。

可真的如此么?

温小天的右臂打开,红色的衣袖如云一般散开,嗖嗖嗖三条红线就飞了出去。细细的红线的尖端,是一根根银光四射的绣花针。这些绣花针飞出的速度极快,带着尖锐的破空声,朝着三人的胸口就刺了过去。

人是不能动,但身上的东西还是可以动的。这些针攻击的迅速,加之又是细小,又是突然,三个人还没有反应过来,就已经着了道。

针上蕴含着内劲,阻隔了他们真元的运行。

战斗,在这一刻定格。

丝线在空中微微的颤抖,一端就在温小天的袖子里。温小天眯了一下眼睛,嘿嘿一笑,说道:“三位师兄,我可是一没有用法宝,二没有挪动脚步。现在你们已经输了,有什么话好说么?”

“我们有话说,我们要投诉,我们要抗议,我们……”三个人内心悲愤不已,简直都要咆哮了。但是温小天这一针看起来面积不大,只是在胸口点了一下。但他们的身体已经不能控制了,舌头也提不起来,整个人都被定住了。

所以如何抗议?只能没话说了。

“既然没什么好说的,那就这样吧……”温小天轻轻一用力,三根绣花针就带着丝线回到了袖子里,也不知道藏在了什么位置。

普普通通的绣花针,却将拥有法宝的修士一招之内降服了,这是什么样的节奏?田不易的脸明显的黑了下来。这三个徒弟也是不争气的,挥一挥衣袖,冷哼了一声,田不易直接就走人了。

苏茹阴森森的对着三位笑了一下,同样走人。

温小天也走了。

田灵儿也走了。

然后……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十万里大山中,一场战斗正在进行。五族联军的战士将一群食人族包围,展开了疯狂的杀戮。健壮的身体,挥着宽阔的斧头,简单的劈砍,和对方那种原始的兵刃碰撞。三招两式之间,人飞了出去。

血狂野的喷洒而出,吼叫声在耳边回荡。木族的战士疯狂的冲锋,为数不多的食人族渐渐没有了反抗的力量。

食人族的族长却使用出了一种诡异的巫术。他的十根手指发出咔嚓的折断声,数十点诡异的黑色火焰凭空出现,朝着那些战士杀了过去。火移动的速度并不快,但当它落在了人的身上之后,人在一瞬间就化为了飞灰。

似乎这个人从来没有出现过。

跑!

面对这种非人的力量,战士再强大,也抵挡不住。能够抵御巫术的只有巫术!巫术的战士在黑火的攻击下凭空消失,食人族的族长脸上带着狰狞而疯狂的笑,身体周围多出了一团滚滚的黑云,腾空而起。

腾云驾雾。

这是这个时代里,巫术之中较为厉害的一种。和中原地区的那种驾驭法宝飞行,差不多,却更多了一些随性和自由。黑云席卷,黑色的火焰如同下雨一般落下,一个个战士倒下,消失,只是在地面上留下了残血……

沙场,只剩下了食人族的尸体。一个全身笼罩在黑色之中的诡异人影,出现在了尸体旁边,看着远去的黑云,黑纱后面的眼睛里,闪烁着一些疯狂的光芒……“终于,机会来了。天地之间的门户,将会打开……”

他,发出一阵狰狞而疯狂的大笑。

火族。

有人发现了天空中的黑云,发出了警报。聚集在一起的巫师们集体走出了祭坛,面目严肃的看着天空的黑云……那,赫然是被禁止的黑巫术。

紧急戒备的锣声响起,当当当的声音里充满了一种焦躁。位于聚居地内的男女老少,纷纷朝着祭坛靠拢。年迈的巫师一只手颤巍巍的高举着法杖,口中念念有词。一层红色的光幕,以法杖为中心,朝着周围扩散了出去。

红色的光幕,包裹了所有的人。

是温小天在这里,并且看到这一幕,一定会惊讶的发现这竟然是第五元素的力量……巫术,本来就和第五元素有着说不清道不明的关系。玛雅一族既然出现在了这里,是否也说明了文明的一种影响和延续?

“毁灭吧……你们这一群该死的东西……”

黑云中,一个声音滚滚传下,黑色的火苗落下来,落在了红色的光幕上,却是……熄灭了。

“是黑巫术,怎么会是黑巫术?”

“杀死他,他会给我们带来灾难的……”

“是兽神,那个恶魔!”

拥有着古老的传承和历史的巫师们嚎叫了起来,木族的老巫师已经抓着法杖,飞上了天空,他将法杖扔开,双手的关节卡卡作响,冒出了鲜艳的血花。一层莹白色的绒毛从他的毛孔中喷涌而出……这是什么巫术?

长长的绒毛,很快就覆盖了巫师的身体。干枯瘦弱而苍老的身体,一下子变得威武雄壮,就像是一只干瘦的猴子,突然间变成了泰坦一般的巨人。他的双目通红,口中的獠牙翻卷而出,凶残无。

“你,去死吧……去死……”

声,滚滚如雷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