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2章 二入仙剑四

人总是难忘自己的第一次,第一次上学,第一次赚钱,第一次……同样的,温小天也没有忘记了自己的第一次。仙剑奇侠传四的世界,是他走上武道的开始,里面有对他意义非凡的人。

云天河、韩菱纱、柳梦璃。

说这三个人是温小天的老师,都不夸张。温小天不善于表达自己的情绪,甚至于走得悄无声息,但这却不代表温小天将他们给忘记了。

他只是记在心里而已,他只是要选择一个合适的时间,等自己拥有了足够的力量之后,再悄悄的回去,去拯救韩菱纱的生命!去改写云天河和柳梦璃的命运!他们给了自己最宝贵的财富,自己就应该报答。

这种报答,应该是一种行动,而不应该是一句话:我要报答你,我一定会报答你,我永远不会忘记你,这样的话,说再多又有什么用?

给别人看你是多么的重情重义么?

温小天对此嗤之以鼻。

舒适的大‘床’上,温小天四仰八叉的躺着。身上穿着一件连身的内衣,将他上半身的曲线都勾勒了出来。如同预料之中的一样,回来之后,肯定是要悲剧的。但是这样的内衣穿两年,他自己都习惯了。

无论白叶子有多少的恶趣味,也都是爱他的,这就够了。饱满的‘胸’部,那三十六帝上,覆盖着‘胸’衣,将外面的连身内衣支撑的无比饱满浑圆。白叶子的手,在温小天的身上游走,就像是一条蛇。

“决定好要走的日子了?”

白叶子软软的问了一句。

温小天心说:“再不走,让人怎么活?”每天赤‘裸’‘裸’的被自己的媳‘妇’调戏,换谁也受不了啊。

一天两天,那是情趣,一年两年,那简直就是阿鼻地狱。

一个小脑袋从二人的中间钻出来,雪姬一撇嘴,说道:“爸爸,你这一次要走多久啊?”这一次?这一次是很快的,至少比诛仙的世界来的快如果不曾发现任何意外的情况的话。

收拾行囊,水晶吊坠之中,装满了各种各样换洗的衣服,以红‘色’为主,显然是参照了温小天那“东方不败”的造型设计的。一些内衣,也是量身打造,是白叶子亲自吩咐了红后做的。

除了这些东西外,还有一些,是温小天自己搜集的,一个来自于星球大战当中的,类似于‘激’光炮的武器。

这是为了最坏的情况作出的准备。

他记得游戏之中,最后的结局是琼华派从天上掉了下来。为了不让人间生灵涂炭,云天河晃瞎了自己的眼睛,用后羿弓‘射’出了一道神剑,拯救了世界。可温小天不想要看到这样的结局。

所以他准备了这个利器。

一炮出。

那时候世界肯定也就跟着安静了。

‘玉’佩这一次反应的速度并不快,而是好像在小心翼翼的度亮着什么,过了大概十多秒钟之后,温小天才是被传送走了。周围,是青‘色’的草地,一转弯,就看到云天河、韩菱纱和柳梦璃三个人站在一起说话。

正是温小天走到了僻静处那个时间点。但就是这么一会儿时间,再一次出现的温小天,却已经和“刚刚”的温小天不同了。

刚刚的温小天是男的,现在看起来像是教主。那一身大红‘色’的衣服,个‘性’而张扬,带着十足的霸道。

温小天的心中,由衷的升起了一些暖意。他们三个人还是原来的样子,对温小天来说,已经是有上百年不曾见到的人,没有一丁点儿的变化。这样纯粹的人,无论是谁,也都难以生出讨厌的情绪来的。

他笑了一下,努力让自己的笑容自然了一些,说道:“三位,看看我穿着这件衣服的感觉,怎么样?”

韩菱纱三个人转过头来,都愣了一下,这是什么情况?

云天河的反应最夸张,人都跳了起来,叫道:“哎呀,小天,你怎么变成‘女’人了?”

柳梦璃含蓄一些,却也疑‘惑’。

至于韩菱纱?

韩菱纱已经围着温小天绕圈子了。

温小天干咳了一声,依旧祭出了自己的便宜师父旱魃来。虽然现如今,按照年代算,旱魃还不是他的师父,但温小天就认了这个师父了……师父嘛,帮助弟子背黑锅,那是应该的,谁让是师父呢?

温小天编造了一段来历,说自己身上有旱魃的血脉,如今只是血脉觉醒了而已。男人还是男人,只是多了‘胸’部……

这样的怪事,令人啧啧称奇,只是温小天希望他们可以“保密”。

大家也都知道进入琼华派并不容易,所以一起找到了一个很好的理由。温小天就如同在诛仙世界中一样,同样变换了‘性’别名义上的。

四个人商议好了事情之后,就各自回房了。琼华派中,一整天也没有什么事情,第二天一早,慕容紫英就已经站在了四面环水,风景秀丽的剑舞评上,等待着云天河四人过来学习练功了。

温小天和韩菱纱、柳梦璃三个人,几乎是不分先后的。

慕容紫英先是讲了一些练气练剑的基础,而后就让三人练习。他本人则是去了云天河所住的房间,将云天河给‘弄’出来,让这小子去思过去了。云天河这个傻小子,估计在山‘洞’里的表情会特别‘精’彩。

温小天甚至于都想到了云天河的抱怨,关山‘洞’里思过没啥问题,可不给吃饭就是慕容紫英的不对了。

剑舞评上,三个人都在练功,韩菱纱显得最为跳脱。温小天则是继续修炼着自己拿看不出多少效果的二十四节气,美好的身材更显动人。

来自于千般功法的‘精’华,尽数被他融汇在一起,不断的充实着二十四节气。随着一年一年的修炼,温小天体内的内力也越发的浑厚起来,他能够感觉到那种越发深邃的透明,就像是黑‘色’的水晶。

琼华派的心法,他没有必要修炼,也不想修炼。只是身在琼华派,剑法上面,却多多少少要表现表现的。

他重新拿起了剑。

简单的劈砍。

没有必要表现的多好,也没有必要表现的糟糕。他始终记得自己来到这里的任务是什么。他一直都在注意着韩菱纱……

“菱纱!”

温小天叫了一声韩菱纱,韩菱纱停下自己的动作,一叉腰,问:“干嘛?”

“我这里做了一个护身符,送给你了……”

温小天妆模作样的在自己的三十六帝上‘摸’了一下,然后将水晶吊坠当中,已经准备了好久才是做出来的,一个饱含着巫术力量的护符取了出来。形状有些古朴,呈现出简单的三角形,看不出特异来。

但温小天却知道这个东西的能量……隔绝、阻断。

有了这个东西,望舒剑是不可能再亮了。对于云天河来说,这不是一个好东西,因为这会让他的绝招没有办法发挥。但又是一件好事:韩菱纱绝对不会英年早逝了,因为温小天这个变数已经做出了应对。

命运,可以打破么?

可以,只要有足够强大的力量。

更大的命运,或者难以打破,但是韩菱纱个人的命运,温小天相信自己已经有了改变的力量了。这个世界的功法不行,但是来自于邪风曲世界的功法呢?普通的功法不行,那么换成是七品生莲登神术呢?

不自觉的,温小天的嘴角多出了一丝笑容。

“你笑什么?护符给我。”

对于自己熟悉的朋友,韩菱纱根本就不知道客气是怎么一回事。下午的时候,云天河才是被放回来,狠命的吃了一顿,才是罢休。

夜深深。

禁地之中,深深的‘洞’‘穴’深处,寒冰中,一个人被封印在当中。那个人的声音浩浩‘荡’‘荡’的传了出来,正好可以让站在寒冰前的‘女’人听见。这个‘女’人的名字,叫做夙瑶!她,是琼华派的掌‘门’人。

“为何,望舒剑竟然没有动静?”

玄霄郁闷了,郁闷的想要撞墙。

望舒剑如同石沉大海一般,消失了。

但剑明明在。

“不对……”

山‘洞’中,声音在回‘荡’。

“明明感受到了望舒剑的存在,却一下子又没有感觉了……夙瑶,你不是说,云天河已经在琼华派中了么?这是怎么回事?”

夙瑶的心中,一万头草泥马迂回了一百遍。

她又知道这是怎么回事?

如果她可以知道,那她就是神仙了,还会辛辛苦苦的谋划这些事情?

云天河的房间里。

望舒剑舒舒服服的躺在地上,昨天夜里帮着主人修了一下脚趾甲和脚后跟的老皮后,就被云天河扔在了地上,很是不待见。睡梦中,云天河就听到了来自于慕容紫英的咆哮……然后,咆哮声变得歇斯底里。

温小天用手堵住了耳朵。

任何一个爱剑的人听到了云天河是如何对待望舒剑的,都不会无动于衷。慕容紫英也就是咆哮了一声而已,换成是西‘门’吹雪的话,一定会让云天河知道什么叫做作死但温小天感觉蛮好的。

剑,说到底不过是一种工具而已。

工具就要有作为工具的觉悟。

慕容紫英在本末倒置。

喧嚣热闹,却又不失那种率真纯粹,如果这样的日子可以持续下去,多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