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两人还在吵闹的时候,身为新郎的戈弋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从窗子里飞梭而出。

“主子。”凌峰想着那一角火红色的袍角,向赫连煜请示,该不该去追。

赫连煜略微地摇头,戈弋已经离开了九霄阁,不归他管了。戈弋要为妻子报仇,他不会阻拦。只是,萧烨那边,戒备森严,他一个人不一定能杀得了青黛。。

“我要跟戈弋一起去!”虞莫盈怒目道,为什么戈弋可以随心所欲地为虞莫愁报仇,她就不可以。

赫连煜敛眸,眼里的神色愈发深沉。别人要去报仇,他不会干涉,可虞莫盈不可以,因为他太在乎她,不希望她再因此受到一点伤害。

她的债,他会替她讨回。

见虞莫盈执意要去找萧烨和青黛,赫连煜就伸手点了她的睡穴,让她暂时先睡一觉。

虞莫盈素来沉着冷静,也许睡一觉,就会好许多,才会郑重地思索下一步的行动。

宋楚天和冷冰心也在喜房内。刚才虞莫盈和赫连煜的对话,他们都听到了。

此时,宋楚天的心里已对虞莫盈完全改观了,甚至开始慢慢欣赏起这个少女来。

他没有想到,虞莫盈的性子会那么激烈,有恩报恩,有仇报仇。

不过,他也赞同的赫连煜的做法,让虞莫盈一个人去面对萧烨和青黛,是万万不行的。

他也是同样的痛恨萧烨,身为一个国君,萧烨为了平衡朝中的势力,对宋家过河拆桥,实为他所不耻。

但是,华熙国朝廷中,是十分支持向外扩张的。杀了一个萧烨,要来的战争还是会来的,受灾的会有更多人。最好的办法,就是让两国统一,再无纷争。为此,他可以尽自己的一份力。

“渝王殿下,宋某都已准备好了。”宋楚天走向前,抱拳道。同时,他的眼光往赫连煜怀里的虞莫盈瞥了一眼。

听闻赫连煜要回北溟国,他都把东西收拾好,要携家眷一道回去。

赫连煜随即便点头,让凌峰去筹备回北溟国的事宜。

而一直在门外站着的易非台,从头到尾都没有进过房间。看来,赫连煜这次是真的要带虞莫盈回去了,他是不是该和虞莫盈说再见了。

然后,他就继续逍遥地行走在各名山大川间?

可是,华熙国和北溟国的战火一开,只要没有停止,又有哪里会是真正的世外桃源。

易非台暗自叹了口气,便拂袖,扬长而去。

虞莫盈再次醒来的时候,发现周身的床榻都在摇晃。

这是在哪里?

她的眼帘徐徐睁开,打探着周围的环境。

一张床榻,两盏碧玉灯,一张桌子简单地被摆放着。

等视线扫了一圈后,她发现自己是在一艘船内。

她仔细地回想着之前发生的事,她记得虞莫愁死了之后,戈弋要去为虞莫愁报仇,她也是要打算去的,可不知怎么的,就昏迷了过去。

虞莫愁死时的模样历历在目,虞莫盈顿觉胸口有一口闷气堵着,让她的呼吸都变得很困难。

“你醒了。”冷冰心在一张桌子上煮茶,看虞莫盈坐

了起来,就拎起一把紫砂壶,给她倒了杯茶水拿来。

嫂子……虞莫盈看到她在这里,有一丝讶然。

她不觉得自己会无缘无故地和冷冰心出现在同一艘船上。

除非……这是回北溟的路上。

上次,宋楚天答应了赫连煜,要和他回北溟国。这样的话,冷冰心在她身边,就是情有可原。

虞莫盈想到这里,心中不由得有几分慌张。她怎么能让青黛那么恣意地活着。

榻边的木窗倏地一下被她撩起。

虞莫盈的手肘搁放在窗棂上,向外探头望去,只见船外,有三山合抱,山上有茂林修竹。

夕阳的余晖投映而下,给水中的倒影,镀上浅红的轮廓。

随着船只的行驶,底下的水流在潺潺流动。过了不久,就驶入了一个水流湍急的峡口。

从西夜国到北溟的京都,是要穿过一片绿洲和大漠中的官道后,再由一条云水的路引到北溟边境,然后再从陆路走到京都。

那她该是沉睡了多久,虞莫盈心里暗道。而心中的仇恨,却不会因自己的远去,有半点消退。

冷冰心看她从醒来后一直都很安静,脸上也没有明显的情绪起伏,以为她不再执拗于要去找青黛的事,也就稍微放宽了心。

虞莫盈感觉到冷冰心在观察自己,就微微笑道:“你也累了,就先不用管我了吧。要不然,宋将军估计又要怪我,占了你的时间。”

她一手持着茶杯的的样子很是乖巧,眼眸中流露出的一片静谧。

“他要是敢怪你,我就去怪他。”冷冰心轻声回道,字里行间洋溢着的是满满的幸福。

自己的哥哥找了这么一个好嫂子,真是他的福气。虞莫盈的眉眼弯弯,真心地为他们感到高兴。

同时,她也在默默祈祷着,但愿他们去了北溟国后,也能像现在这般。

接着,他们就聊了起来,这么一聊,顿觉两人还聊得投投机的。

赫连煜推开舱门,进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两人一副其乐融融的样子。

眼前这个少女的笑容依旧明媚,仿佛,过去的事没有给她造成压力。

赫连煜的唇角慢慢地往上一勾。

须臾,虞莫盈和冷冰心似是觉察到有别人来,就齐齐把目光瞄向他那边。

即便是见了赫连煜,虞莫盈脸上的笑容也没有淡去,仍然保持着方才的样。

“殿下,臣妇先行告退。”冷冰心低头起身退出,眼下,她要是还呆在舱内,那就显得十分多余。

赫连煜本来有许多话想要和虞莫盈说,可是,见到她后,反而一句都没说出来。

虞莫盈亦是如此,看着他,呆愣了好一会儿。

半晌,虞莫盈撇开视线,开口道:“殿下,这是什么时辰了?”

赫连煜没有想到她问的第一个问题会是这个,随口便道:“酉时。”

那是黄昏时分了,虞莫盈低眉道:“那殿下你用膳了吗?”

“还没。”赫连煜微愣,继而道:“要是你饿的话,本王即刻就让人去准备晚膳。”

虞莫盈却不是这个意思

,她展颜笑道:“既然殿下还没用膳,那今晚,就由我来为殿下做一顿饭吧。”

原来她是这么想的。赫连煜唇角的弧度往上扬了些。即便他还清楚虞莫盈那令他难忘的厨艺,也不打紧了。难得她醒来后,没有吵着要回去,还愿意为自己做饭。

不管饭菜的口味怎么样,他觉得只要是她做的,他都会喜欢。

他们所在的这艘船除了可供洗漱的舱室,内室外,也有一个膳房。

赫连煜命人备好食材,就带着虞莫盈去了一个舱内一个简易的临时的膳房。

虞莫盈看似认真地挑选了好久的食材,稍微理了下茎叶,就把红杏叫过来,帮忙生火。

“要不要本王留下帮你?”赫连煜本是打算到外边等着的,可看她一个人既忙这,又忙那的,还是忍不住又问道。

虞莫盈抬头道:“我为殿下做饭,哪里有让殿下帮忙的道理。”

赫连煜也就不说话了。

过了半天,虞莫盈总算是把饭做好了,她一手拿着一个碟子,将它们在桌子上整齐的摆放好,然后又给赫连煜盛饭。

菜色平平,煮出的米饭中还夹杂着生米粒,赫连煜却像看到山珍海味一般,随即,就迫不及待地拿起筷子,大快朵颐。

“殿下,如何?”虞莫盈自己还没有吃,而是转头向他问道。

赫连煜没有答话,而他眼眸中刚刚焕发出来的光彩,一时之间,又黯淡下去。

“你的厨艺进步了很多。”赫连煜的嗓音低沉,筷子在空中停顿了一会。

虞莫盈则夹了几样菜放到他的碗里,眼睛笑得如同两道月牙。

赫连煜把她夹给自己的菜都吃了下去。没过多久,他又用自己的筷子,将她做的所有菜都吃了。

吃到后边,赫连煜的心情已是越来越沉重,他的唇角早没了笑意。

饭菜的味道平平倒没什么,而他尝得出,里头混入了一种软骨散。

这些软骨散该是虞莫盈亲手所放,她还是想离开他。

吃到后面,赫连煜觉得每吃一口,都是煎熬。但是,他的动作没有停。

虞莫盈没有去品尝一口,她只是不时地给赫连煜的碗里添菜。

至始至终,赫连煜都是侧对着她。

片刻之后,赫连煜把筷子轻搁在碗上,缓缓地转头。

虞莫盈状似疑惑道:“难道是这些菜不对殿下的胃口?那我去重做。”

说着,她就要起身,而她刚一转身,赫连煜将她的手拉住,忙道:“没有,你做的很好。”

在说这话前,赫连煜已将腹中所有要质问的话语全都吞咽下。

虞莫盈没有看到,向来高傲的他,此刻的眼角眉梢,都透露着一分苦涩。

她的心里在倒抽着起。旋即,她就可以清楚地感觉到,赫连煜的手脱离了他。

她回头时,他已然倒在了桌子上。

虞莫盈稍一弯腰,手指挑过他的眉,叹息道:“对不住了,渝王殿下,你所谋甚大,而阿盈的心胸狭窄,是阿盈配不上你。”

在她话音落下后不久,船外就有“咚”的水声响起。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