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高考结束后韩越所憧憬的大学生活里,有着悠闲至极的日常,丰富多彩的活动,多姿多彩,潇洒散懒,却从没有想过有朝一日他会比在高中时还要期待假期的来临。

这段时间来,他一直在进行着各种各样的在他看来近乎摧残的训练。他被逼着按照一种令人很是憋气的频率呼吸,连吃饭睡觉时也不放过。曾有几天他睡过去,因呼吸频率变了,就被靳随云找上来叫醒,撑着满心疲惫调整好呼吸才再次入睡。而他每天上午,都得跟着其他人锻炼身体素质,体能、抗打击、反应速度,等等等等,每在训练的时候,时间都仿佛停了一般,难熬得紧。

而中午吃过饭后,小睡片刻,就得被一大堆人围着拿着纸笔趴在茶几上续写不知会拐向何方的故事。这个时候,是他一天里最轻松的时段。

编故事时间一个小时,要求为一不注水,二要合理,否则的话,他下午的精神力训练就会在厕所里进行。他多次进行抗议,但总因无人支持而被驳回。

而下午的精神力训练,他到现在也没明白具体方法是什么,姚听寒会让他带上靳随云给他检测异能时用的那个眼镜仪器,他被强迫开启天眼状态,其后却和检测异能那一天不同,他的脑袋会立时昏昏沉沉,眼前透过镜片的景物模糊难见,令人难受。虽然摘下眼镜之后,会立觉神清气爽,但是那强化过程却实在难忍。

最最糟糕的时,这训练天天进行,没有礼拜六,没有礼拜天!韩越觉得自己要对这个世界系色忘了。

************************

幸好,终于到了十月一日国庆节。

当初韩越被拐带来这阴间的说法,是上大学前的军训,如今到了国庆,也就该回去过个假期了。就算这帮异能者们太过变态,不人道也要有个限度。

于是他终于坐着靳随云的破烂桑塔纳回到了长子县城。

当他下来车,敲响家里院门的时候,竟然有种恍如隔世的感觉。

“来啦来啦。”他听到老妈的声音。等下老妈开了门,肯定会问在学校过得怎么样,还有学校好不好啥的吧?我该怎么说呢?很不错,我有了异能,还见识了精卫,如果在其他学校,一定没有这样的际遇……这样说,老妈一定会把我送进医院吧……还他回头看了一眼,靳随云坐在桑塔纳里,冲着他微笑摆手,倒车退出小区走廊离开。

院门咣啷咣啷响了几声,老妈开了门来,把韩越上下打量一番,忽然笑了:“学校军训很累吧?瞧瞧,黑了也瘦了。”

韩越忽然就觉鼻子一酸,抬手摸了摸鼻尖,口是心非地回答说:“还可以吧,不怎么累。”他跟着老妈进了家,客厅里要比屋外*阴凉了许多,电视开着,一个又一个的广告正挨着在荧屏上亮相。老妈和他说几句话,就要去准备午饭,他自倒了杯水,在沙发上坐下,问道:“我爸呢?”

“工作忙呢。”老妈回答,忽然想起什么,又说:“哦,对了,你同学打电话来,让你晚上聚会呢。我记在电话旁的记事本上了,你自己查下给人回个电话。”

韩越稍微一愣,应了声好,又听老妈说:“上回你走得急,手机也没给你买个。下午我还有事,我给你钱你自己去买。”

韩越依旧应是。

老妈去做午饭,他啥也不会,老妈也不让他帮忙,便只能坐在沙发上,百无聊赖地举着遥控器指着电视剧一个台一个台挨着换过去。可是即便这样的清闲,也让他很是喜欢,如果可能的话,就这么在家不回那阴间了才好……

但这终究不可能。他吐了口气,继续换台。

************************

午饭很简单,烩菜手擀面,但是韩越吃着,却总比阴间食堂做的好吃。

真希望以后还能天天吃呢……怎么老是有这想法,他再次叹气,不过,如果能就这样和那什么阴间什么异能脱离开来过上几天,该也不错吧?

他只能这样降低要求。

可是他没想到,即使是这样,他的要求也没法实现。

当下午他独自在通讯城里左逛右逛看着手机的时候,姚听寒突然就出现在他的身前。

“听说你晚上要去参加同学聚会?”当那银铃般的声音说出这句话的时候,他本来难得轻松愉悦的心情立马就阴云密布了。

“是的。”他故意把视线从姚听寒的娃娃脸上撇开,看着玻璃柜里的新款手机,边绷着脸说。

“哈哈,瞧你这德行。”姚听寒轻笑道:“放心好啦,我不会打扰你的假期的。”

“算了吧。”韩越黑着脸撇嘴,“就冲你能知道我今晚的活动,让我怎么信你?信你能千里之外听到我家里的谈话?”

“嘿嘿。”姚听寒讪讪地笑,“没事啦没事啦,我昨天外出工作,今天返回阴间刚好路过县城,想起你要回家休息,就顺路过去看看你。我耳朵虽然没有千里搜音的能力,但是站在你家门口,还是能听到你们说话的。”

“看我怎么没进我家?”韩越继续撇嘴。

“忽然就不想进了。”姚听寒依旧笑着,耸了耸肩,忽然转移话题,眨着晶亮的大眼说:“你晚上的活动,带上我怎么样?”

韩越抬起头来瞧了瞧姚听寒,翻了个白眼:“凭什么?”

“喂喂喂,咱们可是一个阴间的同事呀,还需要讲条件么?”姚听寒很是不满地双手叉腰,微微倒竖的秀气眉毛凝结出一缕貌似煞气的气息。

韩越这些时日训练久收压迫,看姚听寒这模样,习惯性地阉了口唾沫,心里紧张,硬着脖子道:“那那那,那是我的高中聚会,又不是你的,同事也不能参加。”

“真不让参加?”

“不让!”韩越很坚决地摇头。

姚听寒忽然深吸口气,饱满的胸膛随之一鼓,韩越只觉她要爆发,不由神经绷紧,神情戒备。哪知她跟着就忽然把那口气长长吐出,娃娃脸上又露出笑来:“你让我去,我假装你女朋友。你想想,你有我这么个漂亮的女朋友,让你的同学看见,多有面子。”

“呃……”韩越登时讶然,他怎么也没想到姚听寒会提出这样的条件,看着面前这张艳丽可爱的娃娃脸、这具窈窕动人的身体,不由有些意动,然而他忽然想到阴间里所受的罪,想起每当下午蹲厕所时那幸灾乐祸的笑靥,终于忍不住开口:“不行!”

姚听寒眨了眨眼,盯着韩越看了半晌,直到韩越有些发毛,才耸耸肩道:“算了,我回阴间去,不跟你折腾了。”

韩越顿时松了口气。

“那么,再见。”姚听寒冲韩越摆了摆手,转身出了通讯城。

韩越看着姚听寒离开,忽然没了买手机的心情,随便挑了一款付费结账,便出了通讯城去买手机号。

************************

十月份已经有点凉了。韩越披着外套,却挡不住风从领口钻进去,刮在皮肤上,很是不爽。

西天上太阳降落,染红了遍天的云;东方天空里升起淡白的弯月,却似没有放出任何光芒。

韩越到了约定的KTV时,那个给他打电话召集聚会的同学已等在那里。那同学叫杨毅,曾是他的同桌,他瞧见韩越,立时就迎了上来,边说:“哟,韩越,你来得挺早呐。”

“闲着没事,就早点来了。”韩越应了一声,“其他人还没到么?”

“没呢,我等着,你先进去吧。”杨毅说。

“算了,左右我一个人,进去也没意思,跟你在这里站会儿。”韩越说着,与杨毅同站在KTV门前。

此时KTV的霓虹灯已经亮起,五颜六色忽闪忽闪晃人眼睛。两个人有一句没一句说着,杨毅边不时看着手表,又往KTV前路上左右顾看,韩越看见,也不由觉得等得无趣,说道:“怎么都还没来。”

“谁知道呢。”杨毅说着,又看手表,忽然低声呢喃:“也不知道林熙会不会来。”

“林熙?”韩越愣了一下,没想到杨毅会忽然提到这个名字。

“嘿,说漏嘴了。”杨毅曲着手指刮了刮自己鼻子,韩越晓得这是他尴尬时才会有的动作,“其实我这回召集同学聚会,主要就是为了林熙。”他说这话时,朝着韩越露出个“你懂的”的猥琐笑容。

韩越大感无语,笑说道:“没想你上个大学,倒是脸皮厚了不少。想当年你可连跟林熙说上句话都不好意思呢。”

“你当年不也是么?脸皮不厚没法活呀!”杨毅装模作样地摇头感慨,突然语气一肃,跟韩越说:“咱俩当初都暗恋林熙,不过现在我终于下定决心准备下手,绕大功夫举办这聚会,你可不能跟我抢。”

“放心,我不跟你抢。”韩越翻了个白眼,撇嘴回答。犹记得当初高三,繁重的学习压力下唯一的乐趣就是每天和这位同桌坐在后排一起看着前排的林熙,进行饶有兴致的品评,时说她的容貌多好多好,时说她的身材多妙多妙,也会就她每日穿着进行点评,言语间赞扬爱慕之词洋溢。

可是没想现在说起林熙,他现在竟连这个当初和他同班的校花的模样都记不清了,那么当初那种迷恋,又是怎么回事呢?他吐了口气,不禁怅然。那该只是一种青春期的**吧,觉得该恋爱了,该找个目标了,便下意识地选定了这个全班甚至全校公认的美女做为对象,做为自己那**的寄托。这心理现在想来,或许是为了虚荣,抑或对自己品味的肯定。

可如今呢?短短一个来月,经历了奇怪的甚至颠覆常识的事情,见识过了堪比小说里描绘的美女的姚听寒,对于杨毅的话,他竟有种“我和你境界不同”的高姿态感觉,于是他很淡定。

暗恋是浮云,谁不曾青春年少……他不无感慨地摇首吐槽。

“来了来了。”杨毅忽然很激动地说话,“林熙来了!”

韩越朝杨毅手指指处看去,一个靓丽清秀的长发女孩款款走来。

可是……

韩越忍不住扭头看杨毅。

果然呢,暗恋对象身旁跟着一个男人,这个依旧青春**的同桌无法淡定了。

*

**

***

****

新建一个群,喜欢的请进

群号

1585379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