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金到位,郭芳蕊的工厂马上加班加点的生产,只不过原材料一下子却成了掣肘他们生产的重要因素,本来他们一年的产量也就那么多,所以只联系了一家原料供应商,现在突然加大生产,对方完全无法供应他们所需。

公司这边暂时的事情到是不多,叶韵竹马上请缨去跑原材料,顺便也是硬把徐涛拉去了,原因只有一个,那就是徐涛会开车,要给叶韵竹当司机。

徐涛这一次到是痛快的答应了下来,让叶韵竹和郭芳蕊都小小的惊讶了一下。

开着以前郭林的那辆黑色奥迪,徐涛和叶韵竹很快就出了辽市,他们的目的地是远在上千公理的河东市,那里有几家专门供应他们需要的原材料,本来坐飞机会快一些,但因为有太多的时间限制,再加上两人到那里之后也要在各处跑,开车去还是方便一些。

很快就到了调整公路,由于限速,在一百二十迈的速度下,徐涛开的十分轻松,一边开车还有时间打量着叶韵竹。

叶韵竹身上穿着一套浅灰的职业套装,胳膊抱在胸前,还未及膝的短裙之下,两条穿着丝袜的美腿合拢在一起,此时侧目注视着窗外,似乎在想着心事。

从侧面看去,那小巧而又圆润的鼻子,还有那忽闪忽闪的长长睫毛,看了很是让人心动叶韵竹漂亮,最难得的就是那种端庄恬静的气质,此时看到她静坐在这里的模样,虽然没有跟徐涛说话。但也让他有一种怡然自得地感觉。

“徐涛……”叶韵竹突然转过头来,待看到徐涛的目光也在看她,不由皱了一下眉头,道:“你现在开车呢,不要东张西望好不好,我可是把性命都交到了你的手里。”

徐涛淡淡一笑,转过了头去,道:“你又不跟我说话,我只能没事看看你了。要不然我开着车都要睡着了。”

叶韵竹歉意的一笑,道:“那真是我不对了,忘了开车疲惫乃是大忌,我跟你聊天好了。”

“那是最好不过了。聊点什么?”

叶韵竹浅浅地笑了一下。道:“那我们就聊聊你好了。”

“聊我?我有什么可聊地?”

“可聊地地方很多呀。你地过去。你地现在。还有你地未来。”

“昨天、今天和明天?”徐涛想起了崔永元和赵本山、宋丹丹演地那个小品。

“呵……”叶韵竹轻笑了一声。道:“算是吧。我也来现场采访你一下。”

“我地过去没什么好说地。不过我到是对你地过去很是感兴趣。”徐涛转头看了一眼叶韵竹。嘴角带着浓浓地笑意。叶韵竹淡淡一笑。道:“你不要转移话题。是我先问你地。第一个问题。你以前做过什么样地工作?”

“可不可以不回答?”

“当然不可以,这个问题已经憋在我心里好久了,难得我们两个单独在一起,又没有别人。你也知道我这个人嘴一向很严,就算有什么事你跟我说了,也不会从我这里泄露出半句的。”

“难得我们单独在一起,你这句话说的不错,很有深意。”徐涛转过头来一脸坏笑的看了一眼叶韵竹。

“不要打叉,好好地开车。然后回答我的问题。”叶韵竹让徐涛看的有些慌乱,连忙板起了脸。

徐涛没有回答,而是点了一支烟。

叶韵竹不由皱了一下眉头,现在已经到了夏天,车里开着冷气,车窗紧闭,徐涛抽的烟可是一点也放不出去,这可不像以前在办公室里那样了。

不这过徐涛马上打开了车窗,又把车里的冷气关掉。外面的空气顿时扑面而入。叶韵笑的头发顿时被吹起,那长长的波浪卷发也有些零乱。连忙把自己的车窗调高了许多,只留下了一道缝隙。

没有一个女人不喜欢被男人呵护地,叶韵竹也不例外,徐涛开窗显然就是因为她怕那浓浓的烟味,这让叶韵竹心里却是感觉有点温暖,此时闻着车里淡淡的烟草气味,反而是感觉很舒服。

“我的过去其实很简单,早上起床吃早饭,然后出去工作,接着晚上回家吃饭睡觉。”

“每一个人都是这样的生活,但却有很多的不同,像我以前上学时一片纯真,就想着好好读书,期望能够通过自己地学习能够改变自己的生活,可是毕业之后才发觉像我这样的本科生遍地都是,要想靠着自己的专业出去找个工作真是不易,所以才找了一个业务员的工作,每天就是跑业务,以期待着能够让自己赚更多的钱,好让我的亲人能够过上更好的生活。”

叶韵竹感觉徐涛似乎根本就不想谈他的过去,所以自己简单地说了一下自己,借以抛砖引玉。

徐涛微微一笑,道:“这样地生活确实不错,我也很喜欢,我现在正在向你学习,要过这样的生活。”

“呵……那你以前就不是这样地生活了,我知道你不是一个普通人,以前的经历也一定多姿多彩,如果你不介意的话,我真想听听你的故事,反正一路也是无聊,你就当给我讲个故事听听有什么不好呢?”

徐涛又抽了一口烟,然后淡淡一笑,道:“说说也没有什么,我还真没有跟谁说起过,你还是第一个。”

叶韵竹眉角露出了喜色,道:“那我真是相当的荣幸。”

“我在十六岁以前,也跟大多数的孩子一样,每天上学,那时我淘气的很,上学不好好学习,每天都是逃课出去玩,上山打鸟,下河摸鱼,我最喜欢的就是去偷村里有一家人果园里的果子。”

徐涛的嘴角露出了淡淡的笑容,眼睛眯着,似乎一下子沉浸在那快乐的回忆之中,尤其是那时偷着果子被一个女孩追的满山跑的情景更是让他刻骨铭心。

“你还真是够淘气的。”叶韵竹轻笑了一声,打断了徐涛的回忆。

“是啊,那时我父母可是没少跟**心,也就在我十六岁那年,那天下着毛毛细雨,我父母说出去赶集,回头还要给我带好吃的,我早早的就在村口盼着,可是一直等到天黑,他们也没有回来。”

“那他们怎么样了?”叶韵竹看着徐涛黯然的神色,不由紧张的问了起来。

徐涛苦笑了一下,道:“他们回来时坐的车掉进了山路旁边的山涧里,一车十一个人全都摔死了。”

“啊!”叶韵竹捂住了自己的嘴,过了半晌才歉疚的说道:“对不起,提起了你的伤心事。”

徐涛淡淡的笑了一下,道:“没什么,已经过去那么多年了,一说起这件事,我还真有一个理想一直没有实现。”“什么理想?”

徐涛讪笑了一下,道:“我父母出事,就是因为路不好,那时我就发誓,等我有一天赚了钱,我就回去把那条路修好了,可是这么多年过去了,我却差点把我这个理想忘了。”

“这个理想不错呀,那你应该去实现才对。”叶韵竹眼前不由一亮,修一条公路需要的资金可不是小数目,徐涛要真有这样的理想,那就应该努力了。

徐涛又抽了一口烟,把手里的烟蒂扔出了车外,道:“说的也是,这件事我真的应该做了。”

“嗯,我支持你,你要是想去修路的话,我一定会出一份力的。”

徐涛转过头对叶韵竹笑了笑,道:“谢谢你了。”

“那后来呢?”

“后来……后来,我的一个叔叔把我带出了国,那时我即不会外语,学习更是糟糕,上学跟不上,找工作又找不到,那时的日子过的相当苦。”

“那肯定很辛苦。”叶韵竹轻轻的捏了一下徐涛的胳膊,眼里满是同情之色,不过知道最精彩的地方徐涛就要说出来了,很是期待。

徐涛的面容这时抽搐了一下,然后才缓缓的说道:“一次我因为跟人家打架而差点被人打死,好不容易养好了伤,我就在心里发誓,我以后绝对不能再让人随便欺负我。徐涛说到这里突然停顿了下来,这让叶韵竹不由急迫万分,追问道:“那接下来呢?”

“接下来……”徐涛又一次点了一支烟,然后车头一转,已经开向了旁边的服务区,笑着说道:“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我们先去休息一下再说。”

叶韵竹无语,徐涛正说到关键的地方却给掐了,这家伙还真是会吊人胃口,不过这时也是无奈,只能等再一次上路之时问徐涛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