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位美女挺漂亮呀!”徐涛突然站了起来,笑嘻嘻的迎了上去。

那服务员顿时眉头一皱,徐涛此时正好挡在了她和叶韵竹的中间,冷冷的说道:“先生,请你自重!”

徐涛脸上的笑容更浓,显得极是猥琐,道:“美女,这么漂亮当个服务员是不是可惜了呢,跟着我吧,要房有房,要车有车,保你一辈子过的滋润。”

郭芳蕊和叶韵竹一下子都呆住了,虽然她们都知道徐涛这个人在男女之事不那么检点,也爱口头上占些小便宜,可是今天竟然当着两人的面去调戏一个服务员,而那服务员虽然长的还不算不错,但跟两人比起来,显然还是差了不少,这让她们都是心里暗自着恼,叶韵竹还能沉得住气,郭芳蕊已经是气得腾的站了起来。

而就在这时,那个服务员已经感觉出不对,左手依然托着托盘,右手却已经从盘底抽出,一支装了消间器的手枪赫然出现了徐涛的面前,而且毫不犹豫的就去扣动板机。

只不过那的手指刚刚触到扳机之上,胳膊突然像被针刺了一下,拿枪的右手竟然一下子失去了力气,连手里的枪也拿不住,直接向地面上摔去,这顿时让她大惊,一脚飞起就向徐涛踢去,只要现在逼开徐涛,她还是有机会再捡起枪的。

徐涛哪里会给她机会,双腿一分一闭,就紧紧的夹住了那服务员的小腿,一手抄起还没掉到地面的枪,另一只手则是闪电般的伸出搂住了那个女人,瞬间已经在她的身上搜了一圈。

郭芳蕊和叶韵竹在徐涛身后则是看不到其中的凶险之处,只看到徐涛凑过去调戏那个女服务员,而那个服务员则是气的摔了盘子想要踢徐涛,但反而是让徐涛抱住了。

“徐涛,你这个混蛋!你……”郭芳蕊愤怒的骂了徐涛一句。突然想到这事应该是叶韵竹发脾气才对,她发脾气就与自己地身份不符了,连忙转头对叶韵竹说道:“韵竹,你……你看徐涛这个混蛋,这也太过分了。”

叶韵竹也脸色惨白,不过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脑筋就是变得灵光了起来,不但不怒,反而是紧张了起来,对着徐涛说道:“徐涛,没事了吧?”

“什么?没事?”郭芳蕊瞪大了眼睛看着叶韵竹。怎么也弄不明白叶韵竹会这么问。

徐涛转过头来淡淡一笑。道:“没事了。”然后拥着已经昏迷地那个女人回到了桌边。把那个女人扶到了椅子上。而那个服务员则是软绵绵地坐在椅子上。头也侧到了一边。

“这……这是怎么回事?”郭芳蕊也感觉事情有些诡异。试探着问徐涛。到不像刚才那样愤怒了。

徐涛拿出了那把手枪放在桌面上。笑道:“我本想跟她开个玩笑。没想到她却是拿枪打我。现在地女人真是太剽悍了。当个服务员都带枪。”

郭芳蕊和叶韵竹对望了一眼。眼里同样都是一种惊骇莫名地目光。徐涛虽然跟她讲过有人要对付她。可是叶韵竹也没有想到竟然是这么直接地用枪来杀她。这要不是有徐涛在。只怕现在自己已经魂游地府了。脸色也顿时变得惨白之极。

郭芳蕊则是狠狠地咽了一下唾沫。声音有些干涉地说道:“这个女人……她要杀我们?”徐涛虽然是在开玩笑地说出这句话。可是她也一点笑出不来了。

徐涛微微一笑,道:“跟你无关,她是别人派来杀韵竹的,那么一大笔财产,她能那么容易就能得到吗?”

“我……我不想要。”叶韵竹这还是第一次正面面对杀手,饶是她早有这样的心里准备,但也一样受不了这种刺激。

徐涛摇了摇头。脸上的表情也是变得严肃了起来,道:“这已经不是你要不要的问题了,你的身份摆在那里,就算你不想要那笔财产,他们也不会信你,只有把你杀死,他们才会甘心地。”

“那可怎么办?”郭芳蕊一下子就懂了神,她可是没有一点的心里准备。

徐涛走到两人身后,轻轻的拍了拍两人地肩膀。道:“放心吧。不会有事的,芳蕊。你先坐在这里,不要离开,等十分钟之后,你再走。”

“我……”郭芳蕊看着在那里一动不动的女人,道:“她……会不会醒来?”

“你不用怕,她暂时不会醒来,我让玉晴来这里带你出去。”徐涛说完就拔通了苏玉晴的电话,待接通之后,马上说道:“十分钟之内你赶到圣华园梅花厅,把芳蕊送回去,有没有问题。”

“没问题!”苏玉晴很干脆的回答,在挂电话前,徐涛能听到车轮摩擦地面的剧烈声音。

“玉晴来这里带我走?”郭芳蕊感觉没有半分的安全感。

徐涛淡淡一笑,道:“你现在跟我和韵竹一起出去,只怕更危险,保护韵竹一个人我还能行,但要是一起保护你们两个人,我只怕要困难一些,所以只能让你在这里等一下,他们要对付的是韵竹,不会把你怎么样的。”

说着话,徐涛已经拉起了叶韵竹,拿起了那把枪,然后大踏步地向门口走去。

郭芳蕊连忙跟着站了起来,伸着手指着徐涛,但却没有跟徐涛出去,而是大声叫道:“小心!”然后又慢慢的坐了下去,徐涛那种身手她也是知道一些的,上一次帮她之时的能力让她也是略见一斑。

“先生,小姐慢走!”楼梯口处站着两个女服务员,看到徐涛和叶韵竹走出来,都是礼貌的打着招呼。

徐涛和叶韵竹则是从她们的中间穿过,直接向下面走去,这两个女服务员并没有什么特殊之处,徐涛一眼看出她们就是这里的员工,他和叶韵竹也是临时到这里吃饭的,所以那些人肯定是跟踪进来布置的,不免就会有些仓促,不可能把饭店里面所有地服务员全都换了的。

走到楼梯口处,一个服务员端着一盘菜向上走来,待徐涛和叶韵竹走过之时还侧身给徐涛和叶韵竹让路,而当两人走过去之时,他从胸前的衣服里快速的掏出了一把带着消息器的枪指向了徐涛和叶韵竹。

但他还没等扣动扳机,额头上突然一痛,身体瞬时间就是没有了力气,而在临失去知觉之前,他的眼睛竟然还看到一只黑洞洞的枪口正从徐涛的腋下穿了出来,还且还冒着一股轻烟。

“哗啦!”伴随着那个服务员的倒下,他手里地菜盘子也摔在了楼梯上,楼梯口地两个女服务员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连忙跑过来想要扶起这个人,待看到那人瞪着一双恐怖的眼睛,额头上一个血洞还在不停地涌出鲜血和脑浆,顿时尖声大叫起来。“杀人了!杀人了!”两个女人的尖叫声实在够高,瞬间整个饭店里都充满了他们那种惊恐的叫声。

听到两个女服务员的叫声,楼下的人全都是往这里拥来,人的好奇心就是强,明明知道这里有危险,竟然还想过来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

但徐涛此时则是拥着叶韵竹既然往前走,有这么多人在,让他们的速度减慢了许多,但有了这么多挡枪的肉盾,他们到也是安全系数大增。

徐涛的目光有如苍鹰一般的锐利,在每一个冲过来的人身上扫过,很快就定格在两个人的身上,那两个人都是三十来岁的男子,穿着一身灰色的西服,虽然到这里吃饭的人都是一些有钱人,衣装也是非常的考究,穿西服来的人也不在少数,只不过吃饭的时候,都是把西服脱下去,这两人此时还穿着一身西服就不免有些突兀了。

最主要的就是他们的右手都伸在胸口里怀的位置,徐涛知道那里面有什么,拥着叶韵竹并没有采取直线前近,而是借着拥过来的人迂回着往前去,让那两个人一时间根本就没有机会开枪射向两人。

叶韵竹此时紧紧的抱住了徐涛的腰,徐涛打昏了一人,打死了一人,看似都非常轻松,但其中的凶险之处她完全能够感受得到,此时换做另外任何一个人,只怕她也不会有命在。

侧眼看着徐涛那冷峻刚毅的脸,叶韵竹不由有些痴迷,这样的徐涛可能才是真正的他吧,叶韵竹的脑袋里突然想起了那个李连杰演的中南海保镖,女孩子也有幻想的,叶韵竹在看那部电影之后,有好一阵子也幻想着自己成为其中的女主角,靠在一个强大的能够面对一切的男人怀里,只不过随着年龄的增长,她也知道那只不过是一个幻想,现实之中是不会发生那样的事情的。

可是没有想到现在就真的发生了,两人的情形似乎就是电影里面的男女主角,少女时的梦想一下子充盈在叶韵竹的脑海之中,一时之间心中只有幸福和甜蜜,连身边的危险也一下子抛之脑后,再也不会让她有一点的紧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