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了四个多小时的车,徐涛和沈宏洁才到了沈宏洁的家。

高高的围墙,上面还拉着电网,大门之外两个士兵拿着枪站的笔直,准不丁一看,徐涛还以为跑到监狱了呢,但是大门口可以看到里面绿树成荫,一幢幢二楼小楼分布其中,才知道这是一个军属大院,住在这里的都是军队的高级军官。

看到沈宏洁的车停在门口,其中一个士兵行了一个礼走了过来,道:“请小姐出示证件。”

沈宏洁拿出了一个黑皮的小本递给了那个士兵,那个士兵看了一眼,之后,马上恭敬的递还给沈宏洁,道:“请沈小姐稍等,我马上开门。”

沈宏洁开着车进了大院,道:“这两个士兵都是新来的,我以前回来都不用拿证件的。”

徐涛笑了笑,心里则是暗赞沈宏洁,生长在这样的环境中的孩子,大多都会对那些士兵们呼来喝去的,而对于新兵敢来检查他们的证件,只怕更是不耐,但沈宏洁能免坦然面对,也显出了很好的修养,跟平时那个动不动就发火的沈宏洁还真有那么一点区别。

待看到院里还有一些士兵来回的巡逻,徐涛这次也是不得不说道:“宏洁,你这里真是太牛了,一进这里,感觉自己的身价似乎都有些不同了。”

沈宏洁转过头看了徐涛一眼,道:“你喜欢这里吗?没感觉到这里像个监狱?”

徐涛呵呵一笑,道:“你还别说,真有那么一点感觉。”

在这些小楼之间,沈宏洁拐了几个弯,车子就停在了一幢楼之前,只不过待看到门口还停着一辆银灰色的宝马之时,眉头顿时皱了起来,“这个混蛋怎么也跑来了?”

“谁?跟我们有关系吗?”

沈宏洁气哼哼地说道:“就是昨天晚上我们遇到地那个史青云。他到是腿快。比我们还早一步到了我家。”

徐涛嘿嘿一笑。道:“呵。这可真是挺热闹地。你父母内订地准女婿和我这个假女婿就要火星撞地球了。”

“去你地。还有心情开玩笑。没有他我们还好混一点。有那个家伙。肯定要想方设法地来捣乱地。”

“那也未必。有那个家伙做陪衬。或许我们能够更容易混过去一点。走吧。看看我未来地岳父岳母到底是何许人也。能够把我准老婆逼地愁眉不展地。”

沈宏洁看到徐涛已经下了车。只得连忙跳下去。抢先一步走到了徐涛地身边。

“沈小姐好!”一个二十刚出头地年青小伙子打开了门。一脸地恭敬。

“嗯。”沈宏洁点了点头,对徐涛说道:“这是我妈的勤务员小李。”徐涛对着小李微笑着点了点头,小伙子一看就是比较精明。马上也对徐涛打了个招呼。

“宏洁你回来了!”史青云听到了声音快步走了出来,满脸笑容地对着沈宏洁打招呼,不过在看到徐涛之时,则是面色不善。

沈宏洁冷哼了一声,伸手挽住了徐涛的胳膊,道:“徐涛,这就是我的家,咱们进去。”

徐涛对着史青云眨了一下眼睛,又得意的笑了一下。擦着史青云的身体走了进去。

史青云的脸抽搐了一下,徐涛这样就是赤裸裸的挑衅了,平时他到哪里都是受人尊重,现在一个小经理竟然对他如此,顿时气的直翻白眼,缓了一口气,才返身走进了客厅。

客厅的沙发上此时坐着一个方脸浓眉地五十多岁的男子,鬓角有些花白,但精神饱满、虎目含威。只是坐在那里,就有一种不怒自威的气度。

沙发地另一边坐着一个四十多岁的女子,一头短发,虽然眼角有些鱼尾纹,但容貌漂亮,气质高贵,跟沈宏洁长的到是非常的相像。

这两人自然就是沈宏洁的父母了。

“爸,妈,我回来了。”沈宏洁这时也放开了徐涛。规规矩矩的打了一个招呼。

“哼!你还知道回来。”沈宏洁的父亲冷哼了一声。坐在那里没有动,而她母亲则是站起来。笑眯眯的说道:“小洁,来,让妈看看,跑出去这么长时间也不回来,你看看你,这皮肤都发黑了,也不注意保养一下。”

两人虽然都在说沈宏洁,但目光都是往徐涛看来,目光凛冽,上下的打量着徐涛。

身处高位之人,那目光看人之时就会有一种威势,一般人碰到他们地目光都会下意识的躲避一下,但徐涛则是坦然的跟两人对视,脸上还挂着淡淡的笑容,道:“叔叔阿姨好!”

沈宏洁的父母对视了一眼,沈父则是指了一下自己对面的沙发,道:“坐吧。”态度说不上客气,但却也至于是特别的冷淡。

而史青云到这时则是很自然的坐到了旁边的一张沙发上,而且顺手给沈父和徐涛倒了一杯茶,那模样到像是他已经是这家里地一员,而徐涛是客人一般。

“小洁,可让妈想死了,来,跟妈回房里聊一会。”沈母拉着沈宏洁就往卧室走。

沈宏洁回头看了徐涛一眼,面色有些焦急,而徐涛则是对她笑了一下,从容之极,这才让沈宏洁稍稍的放了点心,跟着母亲走进了卧室里面。

“你叫徐涛?”沈父喝了一口茶,眼睛看着茶杯里飘浮的茶叶。

徐涛同样端起了茶杯,喝了一口,道:“是的,这茶不错,应该是极品大红袍,平常人很难喝得到。”

史青云马上接口说道:“这是自然,我茶是我专门给伯父买的,这可不是大面积种植的那种大红袍,而是武夷山上真正的大红袍,普通人不要说喝,就是想买也买不到。”

听史青云如此一说,沈父说道:“青云你太破费了。”脸上也是露出了淡淡的微笑,他一是好棋,二是好茶,这极品的大红袍他也几年才能喝到一次,这一次史青云特意给他弄来了这茶,顿时让他很是欣慰。

徐涛转了一下茶杯,道:“那我运气还真不错,竟然也能喝到这样地茶。”

史青云更显得意,道:“那是自然,你以为这茶是什么人都能喝到地吗,也就是沾了伯父的光,你才能喝到。”

这要不在沈宏洁地家里,史青云借着这个机会来表现自己,他也懒得理会了,只不过沈宏洁可是有求于他,如果史青云就这么讨人家的欢心,徐涛这一次岂不是白来,拿着茶杯在手里转了两圈,徐涛又轻轻的喝了一口,道:“你这茶确实不错,很一种大红袍的味道,只可惜呀……”徐涛摇了摇头,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

史青云眉头一皱,道:“可惜什么?”

“可惜这茶是好茶,不过这泡制的方法有些不妥。”

史青云对于茶道没有什么研究,只不过挑着贵重而又少见的茶叶给沈父弄来了一些,但他也知道泡茶有很多方法,刚才进来之时急于向沈父买好,所以直接就用茶几上的茶壶泡了一壶,对于徐涛这样一说,心里顿时有些没底。

沈父这时则是看了看徐涛,道:“那你说这茶应该怎么泡?”

徐涛笑了笑,道:“宏洁早就说过叔叔你喜欢喝茶,我在您面前提泡茶,那就有些班门弄斧了。”

“哈……小伙子挺有趣,小李,给我把那套功夫茶具拿来。”沈父这时招呼了一声,小李很快的就把一套精致的茶具拿了过来,而沈父则是亲手操作开始泡起功夫茶来。

徐涛暗自松了一口气,他对于泡茶也是不太懂,只不过知道这大红袍很是珍贵,所以泡起来也一定很讲究,刚才就是胡乱的蒙了一下,到真的一下子蒙对了。

“来!这次你再喝一喝。”沈父亲自给徐涛倒了一杯。

徐涛轻轻的喝了一口,然后眯着眼睛品了一下,道:“这才是茶中极品,茶好,叔叔的手艺更好,喝起来才有味道。”

沈父也慢悠悠的品着茶,道:“这大红袍确实是茶中极品,我也难得喝上一次,刚才青云直接就给我泡上了,我喝了才知道,不免是浪费了一点。”

两人虽然都在称赞着这茶不错,可是史青云却一点也高兴不起来,明明是自己的茶叶,现在却是让徐涛表现了一把,而且还弄得自己像是很无知一般,虽然也像模像样的喝着茶,可是嘴里只有那茶的苦味,再也品不出极品大红袍的那种特殊的清香了。

喝了两口茶,沈父放下了茶杯,道:“听说你跟我们家的宏洁正在谈恋爱?”

徐涛礼貌的答道:“是的,我们暂时还处的不错,虽然偶尔总有些争吵,还都感觉可以。”

沈父盯着徐涛,道:“哦,你们经常吵架?”

“是的,经常吵,几乎是三天一小吵,十天一大吵吧。”徐涛很干脆的回答。

史青云心里这个乐呀,他感觉徐涛真是傻的要死,当着沈宏洁的父母哪能说出这样的话来,就算是真吵了,那也要用巧言掩盖过去,现在他就等着沈父把徐涛扫地出门了。

只不过这时沈父却是微微一笑,道:“那你们谁能打得过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