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涛拍了拍唐念楚的肩膀,笑呵呵的说道:“好了,大叔说话算话,你先好好休息,我先回去。”

“什么?你要走!”唐念楚腾的一下子坐直了身体,虽然疼的是啮牙咧嘴,但还是瞪圆了眼睛不满的说道:“你刚才说要勇敢的面对,现在你就要逃避?”

“我不是逃避,咱们总要有一个适应的时间,今天发生的事情真是太突然了,我还一时有点消化不下去。”

“借口,你这是**裸的借口!”唐念楚小脸气的鼓鼓的。

唐欣这时轻轻的拉了唐念楚一把,道:“让你徐叔叔走吧,他有自己的事情的。”

“不行!他总骗我们,这一次她要是走了,就又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再来了。”唐念楚紧紧的扯住了徐涛那**的肩膀,徐涛刚才出去由于要听两人的谈话,所以也只匆匆忙忙的去浴室里面取了一条短裤穿上就跑出来了

徐涛捏了一下唐念楚的脸蛋,笑着说道:“好吧,那我就在这里住好了。”反正现在已经这样了,与其还扭扭捏捏的瞻前顾后,还不如洒脱的从容面对。

“大叔你真的答应了?”唐念楚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紧紧的盯着徐涛。\\/\

“答应了,有你们这一大一小两个美女,我就算天天住在这里也乐意,有什么不答应的。”徐涛又是扭了一下唐念楚的脸蛋。

“哈……大叔你真是太棒了,我就知道你最好了!”唐念楚扑到徐涛的身上,给了徐涛一个甜甜的香吻。

“别乱动!”徐涛和唐欣同时叫了一声,手同时扶住了唐念楚,而唐欣的手也恰好按在了徐涛的手上。

唐念楚皱了一下眉头,然后看着两人调皮地一笑,道:“这样多好呀。我现在有两个人疼我了。”

徐涛有些无语。这唐念楚也不知道到底是把他当成了爸爸还是情人。而唐欣则是看了徐涛一眼,苦笑着轻轻地摇了摇头。

徐涛板起了脸,道:“好了,知道我们疼你,那就乖乖地倒着吧。”

“嗯!”唐念楚眯着眼睛点了点头。然后小心翼翼的倒在了床上。

“唐欣,你这里有没有消炎药水之类的东西?”

“有!我马上去取。**”唐欣马上到旁边的一个抽屉里面取出了一瓶药水还有一些棉签。

“好了,你给念楚上些药吧,我先出去了。”徐涛虽然没有看到唐念楚伤的情况,只不过一想到唐念楚地痛苦表情,还有他那时的感受,只怕唐念楚伤的也是不轻。

“大叔,你……你不许走。”

徐涛反手捏了一下唐欣的手。道:“放心吧,我说不走就不走,我到客厅里看看电视。你先让你妈给你上点药,要不然你只怕要有好些日子遭罪了。”

唐念楚嘟起了小嘴,道:“那还不是因为你!”

待徐涛走出去,唐欣小心翼翼的给唐念楚上着药,虽然这时心乱如麻,但心里也是老大一个迷惑,迟疑了好一会,才道:“念楚,你刚才不知道……错了吗?”

唐念楚这时也是娇羞万分,低声说道:“我……也不知道呀。我只知道第一次很疼。所以就很紧张,而刚才真的好疼。我都麻木了,也不知道是……哪里痛了。”

“你呀……真是一个傻孩子。”唐欣真的不知道说唐念楚什么好了,本想责备她两句,可是看着她皱着眉头,可怜惜惜的样子,又是张不开这个嘴,不说吧……现在把事情弄得越来越乱,以后要是徐涛真地跟她们在一起,她都不知道三人在一起,她应该如何自处。**

“妈!你是不是怪我了?”唐念楚歪过头看着唐欣。

“我……”唐欣尽量想让自己的笑容自然一些,可还是表情有些僵硬的说道:“怪你有什么用,事情都已经这样了。”

“妈!其实我知道你在怪我,你怪我不应该就这么鲁莽,但我真地好喜欢大叔,我不想让他离开我,就算是当我的爸爸也好,我只要能天天看着他,我就会很开心,你虽然是一个老总,公司里也有几百号人,可是对待感情的事你还是太懦弱了,爱情是需要争取的,你处处容让,只会让大叔离我们越来越远,所以我就要替你争取,你争不来,我们娘俩一起上阵,我就不信争不过那些女人。”

唐欣愣愣的看着唐念楚,她的话里固然是有些道理,只不过这个方法实在是太过让人难以接受,放下手里的棉签,又拉下了唐念楚的睡衣裙摆,这才叹了一口气说道:“念楚,你还小,你不明白爱情是无法勉强的,而且就算是我们把她争来了,但以后你说我们怎么在一起生活?”

唐念楚轻轻的翻了一个身,面对着唐欣倔强地说道:“我们不是勉强大叔,我们是靠着我们两人地媚力让他离不开我们,我们生活在一起又有什么,现在哪个有钱人不在外面养个情人,我那天都看到一个新闻了,有一个官员就收了一对母女花,要不是犯了事,他们过的不也一样挺好。**”

唐欣连连摇头,“这……这样不行!”

“这有什么不行?”唐念楚轻轻地晃着唐欣的手,道:“别人结婚都要跟妈分开,但我们要是在一起了,那我们就不用再分开了,我一辈子都跟妈在一起,那该有多么开心,到时我们再都给大叔生个孩子,岂不是更加有趣。”

“有趣?你可真能胡闹,那时你生的孩子是管我叫姥姥呢?还是叫别的,我生的孩子是管你叫姐姐,还是叫什么?”

“唉呀!这还真是问题呀!”唐念楚轻叫了一声,眼珠叽里骨碌的转个不停,低声嘀咕:“应该叫什么呢,我孩子爸爸是大叔。\

\\妈妈生的孩子爸爸也是大叔。按理说她们两个是兄弟。可是我妈的孩子跟我是姐弟,我妈跟我地孩子是祖孙,那我娘子应该叫我妈地孩子叫舅舅地,这还真是乱了套。”

“好了,你不要胡思乱想了。快睡吧。”唐欣听着唐念楚有如绕口令一般的话,真是有些哭笑不得,拍了拍唐念楚的肩膀,扯过被子躺在了唐念楚的身边。

看到唐欣也躺在自己的身边似乎也有睡觉地意思,唐念楚忙道:“妈!你干吗?”

“睡觉呀,妈今天有些累了。”

“大叔还在外面呢,你怎么跟我一起睡觉呢?”

“哦,我到是把他忘了。那……让他睡你房间吧,这时还是少挪动你的好。”

“嘻……”唐念楚突然狡黠的笑了一下,道:“妈。我可不是小孩子了,还用你来陪我睡,你……还是跟大叔去睡吧。”

“什么!这样不行!”唐欣顿时满脸通红,神态慌乱。

“有什么不行的呀?”唐念楚笑嘻嘻的抱着唐欣,道:“你也不是没有跟大叔上过床,我刚才不是说了吗,咱们娘俩要跟人家争,就要主动一些,最起码第一点就是让大叔不舍得离开我们,要他天天晚上想着回到这里来睡觉。你要是不理他。他又怎么想到我们这里来。”

看到唐欣还是不动,唐念楚小嘴一噘。道:“你要是不去,那我去陪大叔。”

“别……别……我去,我去!”唐欣连忙按住了作势要起来的唐念楚。

“嘻……妈你就放心去吧,我是不会吃醋的。”

徐涛到浴室里面冲了一下澡,看着顺水而下的点点血迹,直感觉今天发生地事情就像做梦一样,但他知道这一切都是真实的,用水冲过的大脑也是越来越清醒,猛地甩了一下头,还只穿着刚才那条内裤走了出来。

点了一支烟,徐涛坐在沙发里打开了电视,随手调到了体育台看了起来,房间里面娘俩还在窃窃私语,但他已经不想偷听了。

过了一会唐欣从房间里面走了出来,看了一眼徐涛,然后轻声说道:“跟我到念楚的房间来。”脸上带着大片的红晕。

徐涛微微一笑,掐灭了烟头,又闭了电视,走过去搂住了唐欣的香肩。

唐欣的身体一抖,但却并没有挣扎,和徐涛一起走进了唐念楚的房间,然后顺手锁上了房门。

徐涛直接坐到了床边,笑吟吟的看着唐欣,道:“是不是有话对我说?”

唐欣叹了一口气,走到了床边坐了下来,低声说道:“现在怎么办?”

徐涛毫不客气的搂住了唐欣的肩膀,道:“没有什么怎么办的,反正已经错了,那就一直错下去吧。”

“你……你真地打算要了我们……娘俩?”唐欣脸上地表情显得甚是古怪。

徐涛迎着唐欣的目光,过了一会才重重地点了点头,道:“要!”

唐欣的身体又是猛烈的抖了一下,道:“不是我……也不是念楚自己……是我们俩?”

“不错!就是你们!”徐涛还是很肯定的点了点头。

唐欣更加吃惊,唐念楚有这样的想法,那是因为她年龄小,想法有些离奇也不为过,可是徐涛有这样的想法,就是让唐欣无比震惊了,“我们娘俩……怎么能跟你……在一起!”

“事在人为,我徐涛什么大风大浪没有见过,我就不信我连几个女人也摆不平!”长笑声中,徐涛胳膊一紧,已经是把唐欣拥倒在床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