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涛静静的看着萧菁菁,然后揽过了她的头,萧菁菁则是像小猫一样柔顺的贴在徐涛的怀里,那一对傲人的胸脯就像横在两人之间的两颗皮球,那种软绵绵的弹性却又绝对不是皮球所能相比的。

“这什么这么说?”徐涛的语气很是柔和。

“三万元对别人来说不多,不过对我来说就很难了,就算是能赚到钱,我只怕也会赚一个花两,哪能攒出三万块来。”萧菁菁的语气也一样温柔。

“就因为这个?”

萧菁菁迟疑了一下,道:“我知道涛哥你对我好,自打我一个人之后,就只有涛哥你这样真心的帮助我,爱护我,从来也没占我的便宜,跟你在一起,我不用防备什么,做错了事你也不会说我、骂我,所以……。”

“呵……那就把自己卖了?你也太瞧你自己了吧,三万块卖的实在是太便宜了一点。”

“咯……那你说我值多少钱呢?”萧菁菁抬起头,然后歪着脑袋调皮的看着徐涛。

“你呀……你可是无价宝,现在要想找到一个像你这样的开心果,只怕一万里也找不到一个,不要说三万,就是三亿那也值了。”

“三亿?”萧菁菁嘴里差点能装下一个鸡蛋,然后咯咯的大笑起来,指着徐涛边笑边说道:“你这个……大傻瓜,三万块你不要,主动给三亿,哈……那你现在给我三亿吧!像你这样的人要去做生意,只怕亏也要亏死了!哈……”

“所以我也从来不去做生意,就是怕把自己赔进去还帮着人家数钱。”

萧菁菁笑的倒在沙发上直打跌,好半天才弯着身子说道:“那现在怎么办,你可成了我的债主了。@@”

“现在吗……”徐涛摸着自己的下巴,装模作样的想了一下,道:“要钱你肯定是没有了,让你干活我又怕你把我的房子拆了。指你还我钱,那这辈子也没啥盼头,让你给我当老婆。你又啥都不会干。这可真麻烦的很。”

“不会吧……我就这么没用呀!”萧菁菁苦着脸,小嘴嘟的老高。

“那我想想……嗯,跟你在一起到是挺开心的,这样吧。你以后每天让我笑一次,一次顶一百块,一个月三千,加上利息地话,正好一年还完。”

“好啊!好啊!我最会讲笑话了。”萧菁菁马上开心的拍起了巴掌。不过马上摇头说道:“涛哥。你对我太好了,我都不知道该怎么说好了。”

“那就什么也不要说了,只要你天天开心,涛哥看着你也开心,做一个快乐的女孩就是你对我最好地回报了,至于包不包地话,你以后可不许再说了。“嗯!”萧菁菁用力的点了点头,那模样到是少有的坚定,然后小心翼翼的问道:“涛哥。那你给我拿了三万块。你还有钱了吗?”

“还要干什么?”徐涛笑眯眯地问。

“我看你的工作也很普通,赚的钱也不会多。这样是不是把你多年的积蓄都花光了呀?”

“你还真有点眼力,虽然没花光,但也所剩无几了,所以我你以后还是最好别惹事,免得把我的钱都败光了。”

萧菁菁吐了一下舌头,道:“看来我就是一个倒霉蛋呀!”

“哈……你就是一个倒霉蛋,午饭还没吃吧,到外面吃,还是在你家里吃。”

“在我家里吃吧,上次涛哥给我煮地面条就非常地好吃。”一说到吃,萧菁菁马上就精神了起来。

萧菁菁的家里的东西到是不少,能看得出她父母在世之时也都是勤快人,而可能也是因为他们太勤快,所以萧菁菁少了很多锻炼的机会,再加上萧菁菁的性格比较含糊,才造成了现在这样的局面。

徐涛不但是给萧菁菁做了一顿午餐,还帮萧菁菁收拾了一番房间,萧菁菁本来挺不好意思的,可是看到徐涛收拾一处就干净了一处,实在是比她收拾的要好的多,而且她过去帮忙也是越帮越忙,到后来干脆就惬意地倒在沙发上看起来了电视。

收拾房间一般男人都是很少干,但徐涛对于这样地事情却有那么一点偏爱,可能是因为以前从来也没有一个真正属于自己的家,所以他地那个小家,他没事时就要整理一下,收拾萧菁菁的房间到也不觉此事有什么不妥,只不过当收拾到小丫头的卧室之时,徐涛不由也是弄得心跳加速。

刚才沙发上的衣服此时都是摆在床上,而床上还有另外的几件衣服,最多的竟然都是萧菁菁的内衣,这时徐涛更能清楚的看到这些内衣,像萧菁菁的这种型号以前徐涛在内衣店里也见到过,本以为只有那些外国人或者体格肥胖的女人才能用到,可是像萧菁菁这样身材纤细的女人竟然也能用这样的型号。

跟徐涛有过关系的人不少,但萧菁菁这样的徐涛绝对没有遇到过,这让徐涛收拾着这些衣物,心里也是浮想联翩,一种欲望也蠢蠢欲动,目光也是不由自主的向客厅里的萧菁菁看去。

从他的角度只能看到萧菁菁的两只搭在扶手上的脚,那白花花的小脚此时还在不停的抖动,十只晶莹的小脚丫偶尔还会调皮的活动一下。

徐涛莞尔,换成任何一个女人只怕也会不好意思让一个男人帮她整理房间,这个小丫头不但很享受,而且连徐涛收拾她的卧室也不加以阻拦,这心还真是够大的。

摇了摇头,徐涛把心里的邪念驱除出去,一个对他如此信任的女孩,他又怎么能对她想入非非,不过想到这里,徐涛又笑了,他什么时候竟然也成了一个君子了,这要是让苏玉晴知道了,只怕她打死也不会相信,更不用说以前的那些朋友了。

“呀!”门外突然传来了萧菁菁的一声大叫,然后匆匆忙忙的冲到了卧室里,而徐涛此时手里正拿着萧菁菁的一件胸罩,萧菁菁顿时瞪大了眼睛僵在了门

“菁菁,放东西时要有规矩,这样找起来也方便,比如说内衣,这要放到床头柜里,这样你换的时候也方便,而像外衣则不能堆在床上,而要挂在衣柜里。”徐涛此时则是面色坦然,随手把萧菁菁的胸罩折了起来,跟其他几件内衣叠在了一起。

萧菁菁毕竟是一个女孩,哪能对徐涛整理她的卧室不在乎,只不过刚才徐涛一直在客厅和其他的房间忙活,萧菁菁到也没太在意,再加上刚才一看电视入了迷就忘了这事,等到电视演广告时,她就看到了徐涛在她的卧室里面了。

“愣着干吗,快过来自己整理,我只不过是帮你一次两次而已,可不能永远的帮你,你自己也要学会照顾自己吧。”

“哦!“萧菁菁磨磨蹭蹭的走了过来,表情尴尬,眼神飘乎,根本就不敢看徐涛。

“好了,我已经收拾的差不多了,其余的你自己来吧,可把我累坏了,我去抽根烟。”

徐涛一走出房门,身后马上传来“咣”的一下关门声,他也是长长的出了一口气,还好他反应快,要不然让萧菁菁认为他有什么不轨的想法就不好了,刚才他要是露出什么尴尬的表情只会让萧菁菁更尴尬,而装做无事,应该也能让萧菁菁更容易接受吧。

抽了一支烟之后,萧菁菁才面红耳赤的从卧室里面走了出来,低着头摆弄着衣角,小声说道:“涛哥,我收拾完了。”那模样就像是一个刚刚被父母批评的小女孩。

“呵……收拾完就好。”

萧菁菁抬起头来看了徐涛一眼,马上又垂下头去,吞吞吐吐的说道:“那个……那个……涛哥……”

“有什么话就说呀,跟我你还有什么客气的。”徐涛笑着问。

“你刚才是不是……什么都没看到?”萧菁菁抬起头来,眼里满是希冀的目光。

徐涛愣了一下,然后哈哈大笑起来,也只有萧菁菁这样的小丫头才会这样自欺人,玩掩耳盗铃这一套。

“你别笑呀,你快回答我呀!”萧菁菁冲到了徐涛的身边,抱着徐涛的胳膊用力摇晃。“是!我啥也没看到!啥也没看到!”徐涛笑的更是大声。

“嘻嘻……”萧菁菁也跟着吃吃的笑了起来,道:“还好是你,要是别的男人,我一定拿着刀跟他拼命!”

徐涛!萧菁菁这小丫头有时候还真有一点暴力倾向呀……